第八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總裁爹地寵上天 > 正文 第六百四十四章 下落不明
    “既然你沒事,我先掛了。”

    隔著不知道多少公里,安青都能感覺到穆斐然的尷尬,“你找我什么事?”

    “沒事。”

    沒事就怪了,安青追問道:“說!”

    穆斐然稍作猶豫,答道:“我發現你的車出事故了,所以問問。”

    “什么?”安青手里的毛巾掉在了地上,“你剛剛說什么?再說一遍。”

    “我今天看新聞,發現是你的車出了車禍,所以……”

    安青慌亂的搖頭,不停的念叨著,“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那是你的車嗎?”穆斐然的聲音有些小,似是有些擔憂,“如果車上的人不是你,是誰?”

    “是寧婉!”

    穆斐然的聲音不再冰冷,而是帶著安慰之意,“人還沒找到,你不用擔心。”

    “在哪個位置?”說話時,安青的聲音開始顫抖。

    “那個位置有些偏,好像距離馮氏那個古城不遠,具體應該在古城的東南方向……”

    收起手機,安青穿上外套迅速下樓。

    這個點了,前臺的工作人員坐在座位上,正在悠哉的看電視。

    “我要一輛車!”

    工作人員擺擺手,眼睛還盯著手機,“雪都下了好幾天了,去哪里找車啊?你還是等著雪停了,或者雪融化了再走吧。”

    安青心里著急的很,又看到對方一直盯著手機,小臉一冷,立即拿走了桌上的手機,“我是讓你給我找車,不是讓你給我出建議。現在,立即給我準備一輛車,我要出門!”

    工作人員站了起來,“你這小姑娘說話不能這么橫啊,我……”

    “你們墻上可是寫著24小時為顧客提供租車服務!”安青指著墻上黑板,“你是忘了還是近視眼,要不要我給你拿過來讓你看看。”

    “不……不用了,可是您也不能難為啊,這大雪天的,這沒人愿意跑!”

    安青從錢包里拿出一摞現金,狠狠摔在桌上,“現在給我叫車,如果五分鐘之內能叫到車的話,這些錢都是你的了。”

    “您等著,我這就打電話。”

    聯系了好幾個電話,工作人員眼巴巴望著桌上的錢,可憐兮兮的說:“您也聽到了,不是我不給你叫車,是真的沒人愿意接單啊。”

    “想不想要這筆錢?”說話時,安青腦海里已經有了主意。

    半個小時后,工作人員騎著一輛三輪車,出現在風雪飄搖的小路上。

    安青坐在后面,裹緊了羽絨服和圍巾,“你迅速太慢了,動作快點!”

    工作人員想哭的心都有了,古城附近不是荒山就是野嶺,而且大晚上又是下著雪,自己怎么就答應了這個女人了呢?如果自己一命嗚呼了,那些錢真是有命賺沒命花啊。

    “你怎么越來越慢了?”安青質問道。

    “小姐,我累了,你看這樣,我們先回去,多找幾個人騎車,輪番帶你去找你朋友,行不?”

    安青狠聲道:“你今天想幫我也得幫我,不想幫我也得幫我!”

    “我……”

    安青環顧四周,“你不幫我,我就告你拐賣人口。”

    工作人員徹底傻了眼,好生好氣說:“大姐,我送你,送你過去還不成嗎?”

    “一會小姐一會大姐的,叫我老大!”安青就喜歡捏軟柿子,如果不是寧婉下落不明,她指不定怎么治治這個家伙!

    “是,老大!”

    ……

    另一邊,傅霆的車子半路拋錨了。

    他從車上下來,手里拿著手電筒,一路尋找著。在傅霆的授意下,張宏博叫了很多人過來一起尋找,也加入了找寧婉的行列。

    這邊都是大大小小的山頭,到處白茫茫一片,想要找到一個人談何容易?再說傅霆等人到現在都沒找到出事故的地點。

    傅霆在心中呼喊著寧婉的名字,奮力向前走著,婉婉一定不能有事!

    經過一番長途跋涉,傅霆終于到達了事故發生地點。

    因為大雪封路,車輛不好行走,記者擔心會被圍困在山里,拍完視頻和照片就走了。至于安青的那輛迷彩越野車,還掛在山腰間。

    車身晃蕩,似乎隨時都有繼續墜落的可能。

    “傅總!”大冬天的,張宏博跑出了一身汗。

    傅霆回頭,“留下一部分人把車弄上來,其他人都跟我下山去找人。”

    在傅霆的帶領下,一群人浩浩蕩蕩往山下走。

    山下有零星幾戶人家,屋里有人說話,里面沒有開燈,卻點著蠟燭。

    傅霆敲門而入,拿著手機問:“你好老鄉,請問你見過這個人嗎?”

    滿是絡腮胡的中年男子頭上包著頭巾,看了一眼照片,搖頭說:“沒有。”

    站在傅霆身后的張宏博走上前,把這一張尋人啟事拿過去,“如果您發現這個人,請及時聯系我們,一定會有重謝。”

    “好。”

    中年男子站在門口,說了句,“上路本就不好走,而且又下著大雪,很危險,不如你們等天亮了再走。”

    “我們等不及。”傅霆望著遠處,憂心道。

    “雪太厚了,電路也壞了,沒有燈光,你們很難找人的,還是……”

    傅霆著急找寧婉,“我知道您是好意,不過我們想要盡快找到人,麻煩您看到以后和我們聯系,多謝。”

    一個婦人從里面出來,勸說著,“山路很陡峭,下面都是茂盛的樹木,沒有人帶路更是不好走,你們很可能在山里迷了路,再也走不出來,還是聽我男人的,別去了。”

    即便是留下住一晚,傅霆也不會踏實,委婉拒絕了。

    “傅總,不如我們找這個農戶當向導吧?”

    以他們這些人的能力,的確很難找到。想了想,傅霆回頭,“不知道老鄉愿不愿意給我們帶路。”

    中年男人看了一眼自家妻子,有些猶豫。這個天在山上行走,很可能會送命。夫人看著自己男人,心中也是百轉千回。

    張宏博此時說:“我們傅總的妻子開車在山路上出了車禍,現在車找到人,人卻找不到,我們傅總非常擔心著急,你們就幫幫忙吧。”

    中年男子和夫人眼神交流來了半天,終于同意下來。

    有中年男子帶頭,大家的行程變得輕松起來,“那邊山路不可走,經常有怪獸出現。”

    按照出車禍的地點,寧婉掉下去的地方剛好在那個方向,傅霆問:“我們要找的人可能就在那個方向。”

    中年男人露出難色,“如果掉在那個地方,經過這一夜,恐怕要兇多吉少了。”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