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三哥的拳頭 > 正文 第四百一十章 殺一儆百
    第四百一十章  殺一儆百

    唐家堡堡主唐嘯天正在唐家堡的大門口和自己的女兒唐五姑娘在討論人生的真諦,忽然,不知道從哪里轉過來一批黑巾蒙面的黑衣人,將這個唐家堡堡主唐嘯天圍在當中。

    其中有一個黑巾蒙面的黑衣人身材高大,像是這一群黑巾蒙面的黑衣人當中帶頭之人。

    “唐嘯天,侯爺給你機會讓你升官發財、獨霸武林,你這個榆木腦袋瓜子,偏要和侯爺對著干,也不要等什么了,你就早點上路去陪你那個死去的亡妻吧!”這個身材高大的黑巾蒙面的黑衣人一揚手,對著唐家堡堡主唐嘯天扔出了三支飛鏢,分上、中、下三路射向唐家堡堡主唐嘯天,這個身材高大、黑巾蒙面的黑衣人嘴里還在說著話,只聽見他接著說道:“侯爺說了,殺了你去他那里去領賞金五萬兩紋銀。”

    唐家堡堡主唐嘯天不愧為一個**湖,處事不驚,當他看到那個身材高大、黑巾蒙面的黑衣人對他一揚手之際,他就已經做好防備。

    當他看到了那個身材高大、黑巾蒙面的黑衣人扔出三支飛鏢分上、中、下三路射向自己的同時,一招“梯云縱”,身子拔地而起,人在空中,頭下腳上,猶如大鳥一般撲向那個身材高大、黑巾蒙面的黑衣人。

    因為他知道,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忽然刀光一閃,只看見那個頭下腳上、猶如大鳥般撲向那個身材高大、黑巾蒙面的黑衣人的唐家堡堡主唐嘯天,人在空中一個后空翻,堪堪躲過對方偷偷的斬過來的致命的一刀。

    “朋友,你們好像是鎮遠鏢局的?你究竟是鎮遠鏢局的那一位?”唐家堡堡主唐嘯天雙腳剛一落地,腳走蛇形,左手像蛇一樣刺向那個身材高大、黑巾蒙面的黑衣人的咽喉,右手劃拳為掌,斜斜的向那個身材高大、黑巾蒙面的黑衣人的胸膛之上劈出一掌,只聽見唐家堡堡主唐嘯天厲聲喝道:“我們唐家堡和你們鎮遠鏢局素無往來,毫無瓜葛,你們鎮遠鏢局為什么要來唐家堡生事?真當我唐嘯天老矣?”

    “哎呀,看不出你這個老家伙武功還不錯嘛!”那個身材高大、黑巾蒙面的黑衣人嘴里一邊在調侃著唐家堡堡主唐嘯天,一邊回轉刀刃,迎著唐家堡堡主唐嘯天的面門惡狠狠的劈了下去,這一刀的招式甚是行云流水、水到渠成般靈活和兇狠,在場的眾人看見那個身材高大、黑巾蒙面的黑衣人大喝一聲:“老匹夫,閻王要你三更死,不會留你到五更!”

    唐家堡堡主唐嘯天不愧為唐家堡堡主,只見他不慌不忙一個退步,躲開那惡狠狠劈向自己腦門子的一刀,然后一個矮身進步,一招“黑虎掏心”,雙拳帶著呼嘯的風聲,狠狠的砸向那個身材高大、黑巾蒙面的黑衣人的胸膛之上。

    這一變故,讓站在旁邊的唐五姑娘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等她發現這些人原來是要殺他爹爹的時候,那些全部是黑巾蒙面的黑衣人,已經將他的爹爹唐家堡堡主唐嘯天團團圍住,大家你來我往,拼命的在廝殺!

    唐家堡堡主唐嘯天,他本來從唐家堡出來是為了迎接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和南宮曼曼還有自己的女兒唐五姑娘的,根本沒有帶他的那柄“九環金龍刀”,他也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會在自己的地盤上唐家堡大門口遭遇別人伏擊,現在那些手拿兵刃的黑巾蒙面的黑衣人將他團團圍住,他只能用自己的一雙肉手去和手拿兵刃的這些黑巾蒙面的黑衣人周旋,他希望自己在唐家堡大門口支持的時間長一點,唐家堡里面的護衛們能及時趕過來增援,然后再一舉擊敗這些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黑巾蒙面的黑衣人。

    可是他左等右等,這些唐家堡的護衛們,就好像憑空消失了一般,唐家堡大門口的打斗聲,震耳欲聾,喊殺喊打之聲如此激烈,唐家堡的護衛們,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沒有人出來支援這個唐家堡堡主唐嘯天。

    如果是任何一個人和自己單打獨斗,對方的武功都不會超越自己,但是現在他們之間的配合是相當的默契,稍微有點兒武功的人也能從中瞧出一些端倪來,那就是這些黑巾蒙面的黑衣人,他們肯定是一個門派里的,而且他們平常肯定經常配合在一起與人打斗或者擊殺對方的,他們的武功并不見得有如何高明,他們的高明之處就是相互呼應,相互照顧,首尾相連,彌補各人武功招數上的破綻。

    唐家堡堡主唐嘯天一開始還能攻守自如,巧妙應付,時間久了就相形見拙,腿上和后背都被對方的兵刃劃傷,雖說不是鮮血淋漓,但也是遍體鱗傷。

    這個長得傾國傾城、絕世容顏的唐五姑娘,一開始看見自己的爹爹唐家堡堡主唐嘯天和這些黑巾蒙面的黑衣人打斗之時還能游刃有余,你來我往,到后來她竟然發現自己的爹爹腿上和后背上已經是傷痕累累,她怎么可能看著自己的爹爹傷在別人的手里而無動于衷呢。

    于是,這個長得傾國傾城、絕世容顏的唐五姑娘不問緣由,縱身躍起,加入了打斗的人群中。

    哪知道這個長得傾國傾城、絕世容顏的唐五姑娘剛剛加入打斗的人群中,那個身材高大、黑巾蒙面的黑衣人就大聲告誡大家,千萬別傷了這位長得傾國傾城、絕世容顏的唐五姑娘。

    因為這是侯爺指名道姓要的人,誰也不允許傷到這位唐五姑娘,要不然侯爺哪里不好交代。

    所以這些黑巾蒙面穿著一身黑衣的黑衣人,他們是投鼠忌器,不敢放開手腳擊殺這個唐家堡堡主唐嘯天,這樣一來,倒是給這個岌岌可危的唐家堡堡主唐嘯天一個緩沖的機會,若是有人這個時候來救他,肯定會有一線生機。

    唐家堡堡主唐嘯天到現在都沒有看到那些唐家堡的護衛們,他就知道這里面肯定有什么蹊蹺事情發生了,那么他現在又把希望寄托在自己的兒子唐四公子身上,他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自己的兒子唐四公子能從菜市口立刻回轉唐家堡,救下自己和自己的女兒唐五姑娘。

    唐家堡堡主唐嘯天現在已經感覺到了什么叫死亡的威脅,就在剛剛,他被那個身材高大、黑巾蒙面的黑衣人惡狠狠的一拳打中了自己的胸膛,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都飛濺到自己的女兒唐五姑娘身上了,唐五姑娘的那一身白衣現在猶如梅花綻放一般,血花朵朵。

    “唐嘯天,你就乖乖的受死吧!”這個身材高大、黑巾蒙面的黑衣人冷冷的狂笑道:“殺你唐家堡堡主唐嘯天,就是殺一儆百,要讓天下人知道,誰和咱們的侯爺作對,誰就得死!”這個身材高大、黑巾蒙面的黑衣人忽然大聲說道:“兄弟們,抓緊料理了這個唐家堡堡主唐嘯天,然后抓了唐五姑娘,咱們回去去侯爺那里領賞去!”

    只聽見那些都是黑巾蒙面的黑衣人齊聲說:好!

    大家對這個唐家堡堡主唐嘯天的進攻更加猛烈和凌厲,似乎不殺死唐家堡堡主唐嘯天絕不罷休似的。

    接二連三身中劍傷和刀傷的唐家堡堡主唐嘯天,不竟仰天長嘆,唐家堡唐嘯天今天肯定是在劫難逃了,希望老天爺保佑我唐嘯天的子嗣不要再有什么災難。

    反正是死,不如奮力一搏,說不定還能抓幾個墊背的人,而且還能讓自己女兒唐五姑娘逃回唐家堡去。

    “閨女,等會爹爹拼盡全力拖延時間,你自己奮力殺出一條血路,先回唐家堡,等你的哥哥回來之后,再說!”唐家堡堡主唐嘯天一想到這里,奮力打出了一拳,狠狠的打在一個黑巾蒙面的黑衣人身上,那個黑巾蒙面的黑衣人怎么可能承受得了這個唐家堡堡主唐嘯天的拼死一擊,其他的黑巾蒙面的黑衣人就看見自己的同伙身子往后跌出去游七、八步遠,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站了幾下,然后又摔在地上只聽見唐家堡堡主唐嘯天說道:“閨女,趕快沖出去!”

    “爹爹,我不走,要死我們死在一起。”這個唐五姑娘神情倔強、口氣堅決的說道:“女兒怎么可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爹爹當著自己的面被別人殺死,而自己獨自去逃生呢,女兒做不到!”

    “傻孩子,你先沖出去,再辦法救爹爹不就是了。”唐家堡堡主唐嘯天雖說現在身處逆境,但是讓他欣慰的是自己的閨女唐五姑娘竟然不肯棄他而去,要和他同生共死,這一點讓唐家堡堡主唐嘯天甚為感動,他在混亂中拼命擋住了那些黑巾蒙面的黑衣人的一番瘋狂的進攻,然后他對他的女兒唐五姑娘說道:“你趕快突圍去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軍營里面去找武林盟主阿三少俠,讓他為為父報仇血恨。”

    “老家伙,你說沖出去就沖出去啊,你當我們是在和你們父女兩在捉迷藏啊!”那個身材高大、黑巾蒙面的黑衣帶頭人說道:“唐嘯天,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本侯爺認為唐嘯天今天倒不一定是死期,恐怕今天是你們的死期!”忽然有一個唐家堡堡主唐嘯天非常熟悉的聲音從不遠處響起,唐家堡堡主唐嘯天赫然發現在他們打斗的不遠處,有兩匹絕世名駒“萬里追風駒”,就像風卷殘云一般,四蹄撒開,呼嘯著沖向他們現在正在打斗的地方,只聽見那個唐家堡堡主唐嘯天十分熟悉的聲音又再想起說道:“你們以為這件事情安排的天衣無縫,你們可以擊殺唐家堡堡主唐嘯天,然后抓住唐五姑娘回去領賞?你們錯了大錯特錯!”

    唐家堡堡主唐嘯天終于長長的松了一口氣,心想:武林盟主“忠勇侯”侯爺,你來的可正是時候啊。

    “你……你……剛剛不是走了嗎?你怎么又回來了?”那個身材高大、黑巾蒙面的黑衣帶頭人詫異的望著騎在馬上的人問道:“我們明明看見你騎著馬飛奔而去,你們為何又要折轉回來呢?”

    “這就說明你們對本侯爺太不了解了,你們在菜市場那里一直是鬼鬼祟祟、藏頭露尾的,你當本侯爺是剛剛入道的江湖新人嗎?”武林盟主阿三少俠似笑非笑的說道:“你們一共來唐家堡有十三人,現在這里一共是九人,你們還有四個人難道是在菜市場攔擊唐四公子了?”

    “哦,連這一點你也猜得出來,看來是沒有什么事情能瞞得住你了。”那個身材高大、黑巾蒙面的黑衣帶頭人說道:“看來你早就有對付我們的辦法了?”

    “對付你們根本就不要想辦法,因為你們的武功在本侯爺這里不值一提。”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俠飛身從那匹絕世名駒“萬里追風駒”上輕輕的跳落在地上,然后雙手背在身后,緩緩的走向那些黑巾蒙面的黑衣人,接著說道:“因為你們本不是殺手,你們在刺殺唐家堡堡主唐嘯天的時候,失去了許許多多的有利時機,你們若是訓練有素的殺手,恐怕唐家堡堡主唐嘯天早就一命嗚呼了!”

    “不錯,你說的不錯,我們本可以有許多機會殺死這個唐家堡堡主唐嘯天,但是我們畢竟不是職業殺手,我們也狠不下心來!”那個黑巾蒙面的黑衣帶頭人無可奈何的笑著說道:“看來這一次我們是徹徹底底的輸了,輸得是一塌糊涂是不是?”

    “你們早就輸了,自從你們助紂為虐,幫助那個神秘組織之際,你們就已經全盤皆輸了。”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冷冷的說道:“其實你們鎮遠鏢局在江湖上還是有一片天地的,你們何必要助紂為虐呢?”

    “因為我們也是無路可走,他們擄走了我們鎮遠鏢局的大當家的,逼著我們為他們做事,我們有什么辦法?”這個黑巾蒙面的黑衣帶頭人拉下了自己的夢在臉上的黑巾,說道:“我是鎮遠鏢局的副總鏢頭宋必達,其實我們也知道,這樣做是在和整個武林和江湖對著干!可是我們也是騎虎難下,只好如此了。”

    “宋副總鏢頭,他就兩個人,咱們這么多人,怕他做什么,殺了他,然后抓住唐五姑娘,我們去侯爺那里領賞去!”忽然有一個聲音在那些黑巾蒙面的黑衣人當中響起,只聽見這個聲音接著說道:“富貴險中求,我們不想一輩子碌碌無為的過下去!”

    那么,到底是誰敢在武林盟主阿三少俠面前如此放肆呢?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