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笑傲仙緣 > 第11卷永恒主宰 第534章 勝者為王
    凌云、葉皓明、楚俊杰三人花了數百年時間,拜訪或挑戰了半山幾乎所有的涅帝君,并沒有發現王胖子的線索。

    三人希望王胖子已經是永恒主宰了,這是往好的方面想。

    往壞的方面想,王胖子可能身份暴露出事了,又或者爭奪資源的過程中遇害了。

    孤身潛入敵營,本來就是一件極為危險的事,更何況,當時的王胖子又只是一位涅帝君而已。

    在山頂的中心區域,有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它就是紫虛殿。

    紫虛殿是紫虛宗高層的議事中心。

    每三萬年一次的紫虛會武就快到了,紫虛宗的近千位永恒主宰齊聚議事大廳,商量會武事宜。

    主持臺有三個座位,中間的位置是無量主宰,左邊是坤安主宰,右邊是碧菡主宰。

    無量主宰是紫虛宗的宗主,也是回歸者聯盟的盟主。

    坤安主宰、碧菡主宰是紫虛宗的副宗主,以及回歸者聯盟的副盟主。

    天罡三十六亭成員的位置靠近主持臺,他們在紫虛宗的地位也僅次于主持臺的正副宗主。

    三十六天罡后面是七十二地煞成員,其地位僅次于三十六天罡。

    其它的都是普通的永恒主宰,也各有其非凡絕招,其中一些人還是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的替補成員。

    這次會議的主要內容是如何通過紫虛會武發掘更多的人才。

    每位永恒主宰可收七位徒弟,他們會在紫虛會武之前對自己的弟子給予指導。

    弟子如果取得好的成績,師傅也可以獲得相應的獎勵。

    在培養弟子的過程之中,也負責對其進行觀察,確認對方不是仙緣宇宙派過來的臥底。

    由于紫虛宗招收弟子是面向整個無間宇宙,難免會有奸細混進來,辨忠奸是必不可少的過程。

    先是主持臺三人發言,然后,臺下成員也會提出一些有建設性的意見。

    最后,由無量主宰做總結,正式結束這一次會議。

    “這一屆紫虛會武的主題是勝者為王,我們希望通過會武,選出涅帝君中的王者加以培養,為紫虛宗注入新生力量。”

    會議在一片掌聲中結束。

    碧菡主宰也和很多人一起離開會議室,走進了巡天殿。

    “見過副宗主。”

    幾位負責鎮守巡天殿的混沌天尊見到碧菡主宰后,躬身一禮。

    巡天殿中另有乾坤,整個紫虛宗都以三維形式投影在殿中,山腳下、半山、山頂的每一場切磋,都顯示在巡天殿中。

    僅限于殿外,基于弟子們的**權,殿中的情況自然不會顯示在巡天殿的投影之中。

    弟子間的切磋或決斗一般都在殿外,都被記錄了下來。

    無量主宰、坤安主宰、碧菡主宰也可以通過觀看巡天殿的記錄了解紫虛宗弟子們的真正實力。

    如果有奸細混入進來,只要在切磋的過程中露出破綻,也會被三人發現。

    巡天殿中也有人輪流鎮守,鎮守的都是混沌天尊,他們都是紫虛宗永恒主宰們的后代,其忠誠度不容懷疑。

    他們時刻關注著紫虛宗的動靜。

    莫愁帝君被凌云、葉皓明、楚俊杰三人誅殺之事自然也被巡天殿中的人發現并報告了去。

    無量主宰、坤安主宰想將此事通知天巧主宰,卻被碧菡主宰攔下了。

    碧菡主宰說道:

    “我已經注意他們很久了,我覺得他們是可造之材。

    如果通知天巧主宰,紫虛宗會少三位可造之材。”

    坤安主宰冷笑一聲,干枯的臉帶著毫不掩飾的嘲諷,說道:

    “天巧主宰是天罡三十六亭的成員,是回歸者聯盟的中堅力量。

    天巧主宰的兒子出事了,我們將之隱瞞了下來,難道不怕天巧主宰寒心?

    我知道你看了那個天刀帝君,可也不能因此誤了回歸大業。”

    坤安主宰追求碧菡主宰很久了,碧菡主宰從不假以辭色,面對他的表白,總是冷漠的拒絕。

    在以前,坤安主宰以為碧菡主宰心中只有回歸大業,沒有兒女私情。

    他期望待回歸大業已定,再想辦法打動她。

    直到碧菡主宰主動牽著葉皓明的手說要做葉皓明的皇后,坤安主宰妒火沖霄。

    事后,坤安主宰通過第七維空間幾次埋伏在無影殿外,想找機會除掉葉皓明,都被碧菡主宰攔住了。

    坤安主宰由愛轉恨,也正式和碧菡主宰決裂。

    見識到坤安主宰的丑惡嘴臉,碧菡主宰覺得葉皓明的魅力大增,也決定好好打擊一下坤安主宰,道:

    “宗主,我真的愛了天刀帝君,自然要保護他和他的朋友。”

    碧菡主宰終于遇到真愛了,為了贏得碧菡主宰的支持,無量主宰有心成全,道:

    “坤安主宰,你追求碧菡主宰很久了,這件事情我也有所耳聞。

    如果你能感動碧菡主宰,我也替你高興。

    現在碧菡主宰找到了她的意中人,你應該成全她。”

    見無量主宰站在碧菡主宰那邊,坤安主宰表面認命,心中卻算計著怎么除掉葉皓明。

    “一定要想一個萬全之策,一舉除掉葉皓明。”

    坤安主宰心念電轉,蒼老的臉閃過一絲獰笑:

    “紫虛會武也許是我的一個機會,趁亂出手,一擊斃敵。”

    碧菡主宰確實有點喜歡葉皓明,卻也不像青春期的小女孩那么沖動。

    她在等,等葉皓明成為永恒主宰,和她站在同一高度,打敗她,她自然會遵守諾言做葉皓明的皇后。

    至于不顧身份地位,不顧實力強弱,直接過去做葉皓明皇后,那是不可能的。

    她為了擺脫坤安主宰的糾纏時雖然說過,卻不可能真的那樣去做。

    她卻沒有想過,如果不是葉皓明早就已經是永恒主宰了,換了別的混沌天尊,可能連萬分之一成為永恒主宰的機會都沒有。

    她只是單純地覺得,要想娶她,肯定是萬中無一的天才,也肯定會像她想像中的那樣快速成長起來。

    葉皓明沒達到她的要求,她只是安靜地等待奇跡的出現。

    葉皓明沒有讓她失望,在短短數千年內已晉級成為涅帝君了。

    在紫虛會武前期的準備期間,碧菡主宰打算去見見葉皓明,給予一定的支持,助他早日成為永恒主宰。

    碧菡主宰來到了無影殿外,無視護殿大陣,直接走了進去。

    殿中的凌云、葉皓明、楚俊杰發現有人闖入,飛掠出宮,見到了碧菡主宰。

    凌云、楚俊杰不愿做電燈泡,又退回宮中去了。

    葉皓明有點懷疑,是不是他演那個癡心等待碧菡主宰的人演得太投入了,因此產生了幻覺。

    碧菡主宰覺得葉皓明吃驚的樣子很萌,掩嘴笑道:

    “我在山的時候,常常看到你對別人說你對我如何的深情。

    我現在站在你面前了,你一點表示都沒有?”

    葉皓明只是為了維持自己的人設,在表演對碧菡主宰的深情,數千年沒見,他都不記得碧菡主宰長什么樣子了。

    而現在,碧菡主宰告訴他,他表演的深情都被碧菡主宰看到了。

    葉皓明真的很想說:

    “我說的那個碧菡主宰并不是你,只是我想像出來的,也可以說是我三界的幾位夫人。”

    基于臥的自我修養,葉皓明當然不會那樣說。

    他只是深情地凝視著碧菡主宰,努力地想像著,面前的碧菡主宰只是他三界的某位夫人:

    “碧菡,你真的聽到了?”

    碧菡主宰覺得葉皓明像湖水般清澈的眸子,非常的有魅力,讓她不自覺地沉迷其中不能自拔,也是第一次讓碧菡主宰心亂了。

    為了緩解尷尬,碧菡主宰說道:

    “你就不請我進去坐坐?”

    不知道為什么,葉皓明看到碧菡主宰,滿腦子想著的是一個多混沌紀沒見的幾位夫人。

    因此,葉皓明抓住碧菡主宰的手,直接將她帶進了臥室。

    碧菡主宰很驚訝,有點掙扎,甚至想掉頭就走。

    但是,她沒有,她覺得葉皓明的手很溫暖,她很喜歡這種感覺。

    也許是因為她默默關注了葉皓明幾千年,早就已經深深地愛了葉皓明。

    什么身份、地位,葉皓明是不是永恒主宰,能不能打敗她,她其實都不介意。

    凌云、楚俊杰看到葉皓明拉著碧菡主宰從他們身邊經過,就像沒有看到他們一樣,直接進了臥室,臉掛滿了驚訝。

    凌云說道:“就是這么簡單直接,皓明演得太認真了。”

    楚俊杰嘆道:“皓明為了維持人設,為了他扮演的深情角色,犧牲太大了。”

    一個聲音在殿外響起:

    “天刀苦等數千年,終于守得云開見月明了,恭喜!”

    說話的是振宇帝君,他俗務纏身,煩不勝煩,想過來無影殿透透氣,遠離塵囂,放松一下,正看到葉皓明拉著碧菡主宰進殿了。

    凌云、楚俊杰聽到振宇帝君的聲音,迎了出來。

    “振宇兄,什么風把你給吹過來了,快快請進。”

    振宇帝君望了望空無一人的大殿,問道:

    “他們怎么沒在殿中?去那兒了?”

    楚俊杰漆黑的眸子中透露出一股笑意,道:

    “振宇兄,你臨幸你那后宮三千佳麗,難道也在殿中供人參觀?”

    振宇帝君劍眉微挑,驚訝之意溢于言表,低聲問道:

    “難道進臥室了?”

    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振宇帝君又問道:

    “他們兩人什么時候開始交往了?

    你們也太不夠朋友了,這么勁爆的消息也不分享一下,你們瞞得我好苦呀!”

    凌云笑道:“他們十分鐘前開始正式交往的,你不是一早就看到了?”

    以前曾經無數次,四人坐在殿前把酒論道,聽振宇帝談論紫虛宗的秘聞。

    這一次,殿前只有三人,卻也罕見地變得有點沉默了。

    只是喝酒,沒有論道,也沒有各種奇聞軼事下酒。

    夕陽西下,晚霞滿天,振宇帝君臉出一絲笑意,道:

    “從今以后,夕陽下少了一個落寞的背影。”

    凌云站在夕陽下,笑道:

    “這個背影怎么樣?”

    楚俊杰也站到夕陽下,笑道:

    “這里還有一個落寞的背影。”

    振宇帝君笑罵道:

    “我只看到兩個傲慢的背影。”

    凌云、楚俊杰齊聲嘆道:

    “真是同人不同命,我們的背影怎么就傲慢了?

    明明也是很落寞,也是很值得同情的。”

    振宇帝君笑道:

    “天刀憂郁的氣質,你們身沒有。

    等有一天,你們結束苦修了,開始戀愛了。

    如果戀愛不順了,背影自然會變得憂郁了。

    不過,我勸你們還是學我,不要在一棵樹吊死,可以考慮在附近的樹多吊幾次。

    因為,我真的不想再看到憂郁的朋友。”

    凌云、楚俊杰當然不會有憂郁的一天,也不會找幾棵樹多吊幾次。

    因為,家有悍妻!

    陳語嫣、小龍女、靈兒、獨孤小萱等人正隱身在兩人身后,提出嚴重的警告,讓兩人別聽振宇帝君的學壞了。

    對于后宮佳麗三千的振宇帝君,隱身在暗中的女生對他是深惡痛絕的,并對此行為表達了她們深深的不滿,以及強烈的譴責。

    如果不是看他夠義氣,九鳳早就出手將他釘到恥辱柱示眾了。

    見兩人似乎沒有結束苦修的意思,振宇帝君也沒有繼續那個話題,道:

    “據可靠消息,紫虛會武就要開始了,前三十名,將會得到紫虛宗的重點培養。”

    凌云眼睛一亮,問道:“這個重點培養包不包括進入山頂功法室的權限?”

    振宇帝君笑道:

    “當然了,山頂功法室只是其中之一。

    據我所知,只要進入前三十名,至少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成為永恒主宰。”

    楚俊杰已經是永恒主宰了,對這個興趣不大。

    凌云,陳語嫣對山頂功法室興趣很大,也曾經試著潛入進去。

    只可惜,要參悟其中的功法,必須要有相應的權限,憑兩人的時空能力都沒辦法避開其中的陣法禁止。

    獲得參悟的權限是兩人唯一的機會。

    凌云說道:

    “我會盡力,爭取進入前三十名。”

    振宇帝君說道:“紫虛宗的每位永恒主宰都可以收七位弟子。

    碧菡主宰過來,可能是想幫你們進入前三十名。

    碧菡主宰的身份你們可能不知道,她其實是紫虛宗的副宗主。”

    如果換了別的涅帝君,聽到這個消息肯定會很高興。

    凌云、楚俊杰卻并不覺得高興,憑他們的實力可以輕松進入前三十名。

    多一位永恒主宰關注,反而會有暴露身份的危險,無法放開手腳。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