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萬古邪帝 > 第八卷邪踏星漢VIP卷 第3308 梳妝 魔口 巾幗
    酒葫蘆

    最終被最熱衷于替師尊解憂的劍樓拿到。

    為此,他也付出了代價。

    縱然并非酒帝帝器

    但這件被古劍鋒從上古洪荒蘊養至今的寶物,在失去主人的束縛下,迸發出了肆無忌憚的殺傷力。

    為此,劍樓全身衣衫襤褸,劍痕無數,整個人頃刻間變成了血人。

    但他卻仰天長笑不止。

    “哈哈哈哈,青蓮劍典,這是青蓮劍典!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個時候,沒有人會用擔憂的視線注視劍樓,有的,只會是羨慕。

    他們羨慕三師兄為師尊拿到了夢寐以求的青蓮劍典

    當然,或許還有嫉妒,但不會有人把嫉妒轉化為爭奪的行為。

    因為這不僅會惹怒劍樓,更會惹惱師尊。

    更何況

    進入古天梯的行為,對他們而言本來就是一場恕罪。

    早就該在九天寰宇的勢力范圍將古劍鋒解決掉,并拿回青蓮劍典的他們,硬生生把事情搞到了古天梯,鬧得三界共知

    若不拿回青蓮劍典,他們都不知道自己敢不敢再回去。

    想到這里,一干準帝齊齊松了口氣。

    但事情

    好像還沒完。

    因為陸家少主,還在此地。

    更因為古劍鋒,死得甚為蹊蹺。

    但他們你看看我,我望望你,沒人知道此刻才如何開口。

    倒是邪天先開口了。

    “有個問題,我想請教諸位前輩”

    見邪天臉上沒有一絲喜色,更沒有絲毫言語所表達的那份對前輩的敬意,劍樓有些心慌,當即客氣道:“少主盡管開口,吾等必知無不”

    “若一個人很無恥,很卑劣”邪天頓了頓,似乎想形容無恥卑劣的程度,卻形容不出來,只能嘆口氣,繼續問道,“那他能成為一往無前的劍修么?”

    所有準帝的臉色都變了。

    無恥?

    卑劣?

    能否成為劍修?

    這話,怎么聽上去像是說他們的?

    “哦,抱歉”邪天也反應過來了,指了指方才古劍鋒站立的位置,“我指的是這位這個老王八蛋。”

    劍樓咳嗽了一下,走到邪天面前,笑道:“少主,再大的恩怨,人死了也就一了百了了,少主不必再糾結和這個古誒?少主為何突然對古劍鋒心懷如此怨懟?”

    “這還用問?”邪天平靜道,“如你們所愿,他死在了我手里對吧?”

    “這個”劍樓不知道這算不算,而且即使算,他也不敢開口確認,只能笑道,“都是些無傷大雅的旁枝末節對了,吾等如今任務完成,必須立刻復命,不知少主”

    邪天盯著劍樓看了半晌,笑了笑,丟下一句話,轉身離去。

    “不用謝。”

    直到邪天背影消失

    劍樓也沒琢磨出邪天為何會對自己說這三個字。

    “少主這是責怪我沒對他說謝謝?”

    搖搖頭,劍樓收斂心緒,卻又激動了起來。

    “沒想到青蓮劍典就這樣落入了我手里!”

    “如此一來,師尊非但不會怪罪我行事不力,更有可能會”

    一想到自己會被師尊劍帝格外看重,繼而授以更為高深精妙的劍道,劍樓覺得自己快樂得都要飄了起來。

    “遺憾啊,古劍鋒你就這樣化道了否則待我突飛猛進后,誰是師尊之下第一劍修,那還不一定了!”

    而就在此時

    “我去,突然想起來了,方才少主施展的那劍意到底是個什么玩意兒?”

    劍樓一怔,旋即如遭雷劈。

    因為這句話

    百余位踏上回程之路的劍修準帝們,一路上都險些有些無精打采。

    邪天那一道劍指,雖說已經過去很久,不再具有讓他們失去思考能力的威能

    但這也成了一顆在他們心中深深埋下的種子,讓他們無法釋懷。

    當然

    讓他們想不通的事還有許多。

    譬如直到他們離開古天梯時,才恍然大悟的一件事

    “少主他他怎么跑到第五層去的哦我的天,還,還是健步如飛的那種!”

    邪天確實能在古天梯第五層健步如飛。

    但走著走著

    他就真的飛了起來。

    登天梯所發生的異常變化

    自己莫名其妙出現在古劍鋒面

    這一系列異常,讓他意識到了一些事。

    而這些事的出現,又讓他的思緒飛到了古天梯之外。

    所以

    此刻他最想做的事,就是離開古天梯。

    但本來通過登天梯獲得任意離開古天梯資格的他,在古天梯第四層時,就發現自己連這個資格都沒有了。

    所以他唯一能夠離開的辦法

    就是繼續登天梯。

    古天梯第五層的天梯,此刻就在邪天面前。

    曾經,這條登頂之路,是他的機緣之路

    如今這條登頂之路,卻無法讓他血眸中產生任何一絲期盼,有的,只是冰冷的靜。

    對這種靜,魔妮兒是不屑的。

    也可能不是不屑,而是沒空關注。

    持續兩百多年的圍困之戰,正在她的預料中正常推進。

    似乎覺得這種推進即將發生質的變化

    她不僅沒有繼續在邪天登天梯的路上設置新的障礙

    甚至開始梳妝打扮起來。

    一面鏡子。

    一盆清水。

    一盒胭脂。

    少許的胭脂色,讓這位行住坐臥間都能影響無數生靈、無數寰宇存亡的雌性生靈,多了一點兒嫵媚和柔和。

    興許是這極其罕見的一點兒柔和

    讓她在看到陸家隊伍和一支螻蟻所組成的隊伍打算硬沖魔陣的時候,產生了一絲憐憫

    這絲憐憫

    讓魔陣打開了一條路。

    卻也不是路。

    因為并不是什么人,都敢穿過萬里魔營,去往他們想去的地方的。

    而在中天門的諸般大人物看來

    魔族哪里是讓出了一條路!

    分明是張開了血盆大口!

    只待這群羔羊自己鉆進去!

    哪怕是對陸家有再多的信任

    此刻他們都滋生出了陸家隊伍還真有可能不敢進去的念頭。

    而陸家的隊伍,也確實沒有在魔陣開路后立刻進入。

    “即使不進去,也不能說他們是慫”

    “這是理智!”

    “明知進去是送死,為何還要進去?”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這話說的,他人慫就是慫,陸家慫就是理智?”

    “本座可不這樣看!”

    “沒了陸壓,即使陸飛揚活出了第二世,陸家還能算陸家?呵”

    “這群陸家人的精氣神,完全不如陸壓他們那一輩啊,可惜,可惜”

    什么事都講求一鼓作氣。

    所以什么事耽擱得越久,越不能成事。

    此刻陸家人的無動于衷,就給旁觀者帶來了這種感覺。

    甚至連魔妮兒都微微蹙眉,有些失望。

    但失望的表情還未出現在她精致完美的臉龐上時

    錯愕便搶先一步登臨。

    “她是誰?”

    話音落

    陸家隊伍頭上,就多了一片星空。

    星空生輝。

    輝落世間。

    變成一女。

    是為浩女。

    “隨我進去!”

    “喏!”

    壓抑許久的怒火與戰意

    被陸家眾人化為一個喏字。

    喏字驚天。

    更為驚心。

    驚得中天門一干大佬目瞪口呆。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