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六百九十九章 監守自盜
    請;“看書神站” 防丟失,點關注 不迷路!

    幾個神使落地,衣袍上沾染了不少的灰塵泥沙,臉色陰沉的那叫一個精彩,誰也沒想到季君月說打就打,連聲招呼都不打的就偷襲他們。25shu

    “卑鄙的臭丫頭!”火柩怒火中燒的瞪著季君月,吹胡子瞪眼睛的模樣頗為暴躁,完全就他的火爆脾氣展現了一覽無遺。

    回答他的是季君月一記嘲弄的笑意和更加強大的能源球轟炸。

    眼見一連兩個偌大的能源球砸向自己,火柩也顧不得火爆的發怒了,臉色刷的一變,迎面壓來的颶風氣壓瞬間壓得他一陣氣血翻涌,幾乎是狼狽的快速閃身躲避。

    可他只是至尊神人巔峰的實力,根本不是堪比至尊神王的季君月的對手,足足差了一大個跨度讓他就算躲開了致命的攻擊保住了性命,也被那能源光球炸開迸射出的力量給震的倒飛了出去,重重跌落在地的時將地面砸出了一個凹入的弧度,一口老血就噴濺而出。

    旁邊的靈紋和雷蛇兩人頓時一驚,雖說剛才他們就覺到了這個小丫頭神詭的實力有些強悍,但只以為是因為偷襲才讓他們有些狼狽,可現在親眼看到火柩被打飛出去,他們再也無法找借口安慰自己。

    要知道火柩可是至尊神人巔峰的實力,居然連這小丫頭的一擊都不能躲過,可想而知這小丫頭的實力絕對在至尊神人之上!

    “你是至尊神王?!”雷蛇沉著臉驚疑不定的看著季君月。

    季君月看向雷蛇,素來邪肆的鳳眸中燃燒起了團團熱血的戰意,這是來到這里這么久,除了慕容休靡外她遇到的第一個與自己實力相當的強者,終于可以放開手腳痛痛快快的打一場了。

    “你快要晉級了吧,來的真是時候。”季君月邪冷一笑,也不廢話,意念一動,五指一展,九凰墨淵劍就出現在了手里。

    雷蛇看著突然出現在季君月手里的一把通體黑紫約莫一尺多長,呈細長圓柱形的長刺,眸底瞬間騰起一抹貪婪之色。

    只需一眼他就能感受到這兵器通身散發出的力量,那種仿似能夠摧毀一切的力量簡直比神器還要厲害,沒想到這小女娃居然有如此神器在手,他一定要將其奪過來!

    季君月看著雷蛇眼底一閃而逝的貪婪,冷冷一笑,手臂一鄭,一道紫色雷電順著長刺橫劈而出,晴朗的天空瞬間烏云密布,強大而磅礴的力量令天地為之變色,排山倒海的朝著雷蛇吞噬而去。

    雷蛇沒想到季君月一出手就如此狠絕,連忙騰飛而且,一股強大的玄力透體而出,阻隔那吞天噬地的雷電力量,右手凌空一掌就向季君月打了過去。

    隨著雷蛇揮出的一掌,白色的玄力猶如泰山壓頂一般鋪天蓋地的朝著季君月壓去,季君月源力一提,飛身而起,手中長刺一劃:“破!”

    紫色的源力和白色的玄力在空中碰撞的剎那,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一種天昏地暗山雨欲來的危險,紛紛四散躲避兩股強大的力量所帶出的毀滅性。

    瞬間,以季君月和雷蛇為中心方圓數百米地動山搖落土飛巖,四周飛濺的灰塵幾乎沖染了半邊天,將季君月和雷蛇的身影都給盡數淹沒了。

    碧顏天和月音回快速的飛身躲遠,這還是第一次兩人還未動手就如此狼狽的逃離,那迸發的似要毀滅一切的力量太過可怕震撼,若非逃得遠遠的,只怕現在他們都被那股碰撞的力量給撕碎了。

    月音回抬手揮開嗆人的灰塵,看著數百米之外滾滾沙塵,眼底氤氳的雨霧散去只留下一片深不見底的濃黑。

    “沒想到她的實力居然如此強。”

    站在月音回身后的虛傀聽到他的低喃,神色沉重的出聲道:“主子,需要我去幫忙嗎?”

    若只是雷蛇一個人不一定能夠殺了季君月,若是主子想要她死,那么只能讓他出手和雷蛇聯手了。

    不遠處的碧顏天轉頭來看了兩人一眼,那雙冰雪般美麗剔透的眼睛仍舊平靜無波,無情無溫,只是淡淡的一眼就轉開了視線。

    雖說他與季君月之間有約定,但約定的是鎮國公府的那兩個小子,又不是她自己,他沒心思插手幾人的事情。

    況且……

    他總有種預感,這人可不會輕易把自己的命弄沒了。

    就在月音回默不出聲似乎陷入某種考量的時候,遠處靈紋和火柩早在雷蛇和季君月動起手的時候就轉移了目標,朝著秦瀾雪群攻而起。

    畢竟他們的實力都不是季君月的對手,這小丫頭就交給雷蛇去對付了,他們先把同樣難纏的小子給解決了。

    就在兩人朝秦瀾雪動手的時候,絮絮和叨叨兩只獅鷲也動了,撲閃著翅膀直接飛過去就將火柩攔截了下來。

    龍宿也沒閑著,他實力提升這么就也需要一個練手的了,何況越級挑戰是最能激發一個人的潛能的,所以他直接去攔截下了靈紋。

    靈紋凌空一翻避過龍宿的攻擊,轉頭暴怒的一掌劈向他:“該死的叛徒!今日老夫就替王清理門戶!”

    靈紋早就惱怒龍宿了,若不是他把逆天命果給了季君月,也不會讓他們所有人竹籃打水一場空。

    何況他本來就是二殿下的人,當初將龍宿逼入死地也有二殿下的功勞,他與龍宿本來就是對敵,趁此機會殺了龍宿也好。

    龍宿看著迎面而來的玄力,連忙閃身躲避,要知道他現在還是巔峰虛神,根本承受不了神階之人的一擊。

    只要是實力差了一個大跨度的兩個人對上,實力低的那一個幾乎是沒有反抗能力的,除非他擁有一套可以越級挑戰的玄技。

    若是以前龍宿自然不敢和靈紋一對一的對抗,可是現在不同,他早就學了季君月的劍法玄技,雖不至于讓他殺死靈紋,卻也能夠支撐他與靈紋一戰。

    頗為狼狽的躲開靈紋的一擊后,龍宿拿出自己的武器,月櫻冰槍,飛躍至靈紋的上空長槍一指,俯沖而下。

    剎那間隨著那道開天辟地的可怕力量自長槍席卷而出時,天空電閃雷鳴烏云滾滾,下一刻那雷鳴電閃豎劈而下竄入了長槍之中,與長槍散發出來的磅礴氣力融合成一股更為可怕顛覆萬物的力量朝著靈紋砸去。

    靈紋只覺周圍眼前一黑,天空烏云密布連帶著他整個人都好似卷入了暴風雨之中,強悍的颶風帶著毀滅一切的力量自他頭頂壓下,駭得他頓時睜大了眼睛,似是看到了天崩地裂氣吞山河之景。

    那速度太快,那力量太過強大,還沒有擊中他就讓他有種無從反抗的窒息感,因此根本來不及躲閃,只能快速運轉玄力形成一個保護罩。

    也就在一層銀白玄力的保護罩形成之際,那股毀天滅地的力量砸在了保護罩上,靈紋只覺全身筋骨似乎在一瞬間要被震碎一般卷起了難掩的震痛,胸口一窒,唇角頓時溢出了血絲,耳邊似有什么碎裂的聲音清晰的響起。

    時間似乎在這一刻突然定格,銀白的保護罩外一股看似無形卻能夠讓人清楚的感覺到氣體流動,甚至是空氣破碎的力量與之僵持不下。

    不過這份僵持并沒有持續多久,似乎不過一瞬,又似乎過了很長時間,當保護罩層層碎裂,靈紋頓時一口鮮血噴出,被那力量震飛了出去,猶如拋物線一般重重的摔落在地,又吐了一口血,只覺全身疼的麻木,胸口更是陣陣窒息的疼,猶如被無數針尖戳刺一般。

    龍宿同樣被靈紋抵抗的力量反震出去,身影飛到半空就被他勉強控制住落在了地面上,踉蹌的后退了數步,唇角一抹殷紅流淌而出。

    盡管他傷了靈紋,可是他自己也好不到哪去,可謂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此時他的五臟六腑一陣扭曲的痛,丹田處更是沸騰一片,讓他的氣息紊亂狂暴,根本無法再一次使出全力一擊。

    不過好在靈紋傷的也不輕,就算他打不過靈紋,靈紋也別想殺了他。

    “剛才那到底是什么玄技?!”

    靈紋捂著震痛的胸口吃力的爬起身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嫉妒,憤恨,殺意,無數情緒在他眼底流淌,看著龍宿的神情恨不能吃了他。

    剛才那股可怕的力量似乎是來自自然之力,雖然上古天盡不是沒有強者休息的玄技能夠引來自然之力,可是卻并不像龍宿展現出來的玄技那般,似乎能夠將無數自然之力融合,形成一種強大駭人的力量。

    龍宿冷冷一笑:“想知道?”就在靈紋等著他回答的時候,嘲弄道:“你還不配知道。”

    靈紋臉色頓時一沉,陰云密布,冷鷙的眼神更是恨不能立馬撕碎他。

    見此,龍宿越發愉悅了,素來冷酷沉傲的臉難得笑意盈盈,卻充滿了譏諷。

    剛才他所使用的正是季君月教授的九蒼祭魂劍法的第四式,九蒼泣血,沒想到第一次用居然能夠帶來如此大的威力,他還只掌握了八成,若是完全掌握,只怕這老家伙就算不被他一槍滅了,也能變成一個廢人。

    靈紋知道此時自己重傷,想要再殺龍宿是不可能了,除非同歸于盡,可是他又不想死,于是轉頭朝四周看去,似乎在尋找什么,下一刻看到數百米外的碧顏天,頓時大喝出聲。

    “你還要在那里站著干什么?!還不快過來幫忙!”

    摻雜了玄力的聲音炸響在天際,碧顏天眉眼間的寒冰之氣更加寒冷了幾分,抬眸看向靈紋所在的方向,冰冷無度的說道。

    “若是你死了,我會幫你收尸。”

    一句波瀾不驚冷漠無情的話頓時氣的靈紋氣血上涌,喉頭一甜,硬生生的將那團心頭血給吞了下去。

    龍宿見碧顏天不打算插手,幸災樂禍道:“做人如此失敗,看來還是死了好。”

    說完也不在浪費時間,主動朝著靈紋攻擊而去,兩人再次打了起來……

    相比龍宿這邊的戰況,秦瀾雪那邊要更加激烈,雖然靈紋和火柩都被纏住了,他只用對付魂剎一人,但因為同樣是跨級打,兩人打的更加驚天動地、

    而且雙方使用的功法都透著邪氣,幾乎可以說是群魔亂舞百鬼出。

    不過秦瀾雪前段時間有了一些領悟,悟出了一套獨特的功法,正缺人試煉,如今正是好機會。

    秦瀾雪雙手合攏快速的凝結出一套詭異莫測的指法,下一刻魂剎就看到十多個與秦瀾雪一模一樣的身影出現,四面八方的朝著他一同攻擊而來。

    不僅如此,明明還是虛影的,卻給魂剎一種其實每一個人影都是活生生的。

    因為每一個攻擊他的少年都能使出不同的功法來折騰他,讓他應接不暇的不過片刻就被打的吐血。

    眼前黑霧繚繞,陰風簌簌猶如站在夜中的亂葬崗,有著無數冤魂惡靈在咆哮的朝著魂剎嘶吼,吞噬著他的血肉,還有幾片刀刃仿似有自我意識一般從四面八方各種角度攻擊他,不一會兒,魂剎身上不是被刀片割開的血口子,就是被那些惡靈撕去血肉,再不然就是被其中一個少年打的吐血。

    任他怎么反抗搏殺,居然奈何不了秦瀾雪分毫,反而是自己受傷越來越多,越來越重。

    秦瀾雪也發現了,他所學的功法以及新創的功法就算是越級挑戰,殺一個至尊神人也不成問題,盡管他的玄力也會跟著耗損一些,但不會重傷。

    而那些幻化出現的同他一樣的人并非是幻化的幻覺,而是真實的,屬于他的分身,所以能夠同一時間運用不同的招數來攻擊魂剎。

    “啊!……”在被惡靈又撕下一塊血肉后,魂剎終于受不了的爆發了,陰鷙的看著四周一模一樣的十多個秦瀾雪,眼底騰起了毀天滅地的瘋狂:“老子跟你同歸于盡!”

    話音還未落下,魂剎周身玄力猛然暴漲,強大的力量壓得周圍一切都變得禁止,就連秦瀾雪也感覺到了一股力量壓制著他的行動。

    眼見魂剎要自爆來與他同歸于盡,澄澈的眼眸幽藍一片,猶如魔魅,周身黑霧迅速凝聚暴漲,下一刻,在魂剎自爆前將魂剎整個人震飛了出去,自己也跟著跌落在地踉蹌的后退了幾步,喉頭一甜,一股腥甜涌入了口里。

    碰!……

    一聲劇烈的炸響,魂剎整個人被自己的力量撕裂成了一灘血肉,含恨而終。

    遠處時不時關注著秦瀾雪這邊狀況的月音回,終于朝著虛傀擺擺手:“不用,看看就好。”

    沒有把握的情況下他不能賭,若只是季君月一個人,那么確實可以讓虛傀出手和雷蛇聯手將她殺了,以絕后患。

    可現在連那小子的實力都提升的如此強,居然能在弄死一個至尊神人的情況下只是受了輕傷,足以可見見光那小子的實力還未晉級神階,卻已經堪比一個至尊神人,與他相當,那么想要殺了季君月就少了幾分把握。

    再加上還有一個同樣擁有強大玄技的龍宿,若真的對上,他們這邊也只有一半贏了機會,這樣的未知數他決不允許出現,要么贏,要么輸,既然沒有必勝的把握,他寧愿耐心的等待機會。

    季君月聽到秦瀾雪那邊的響動,連忙回頭看了一眼,見他無事,這才繼續和雷蛇纏斗起來。

    然而雷蛇卻趁著季君月分神之極用御雷神決引來雷電劈向了她,季君月沒想到雷蛇居然擁有引雷玄技,不過她雖然分了神,卻仍舊注意著雷蛇,所以在他偷襲的時候,季君月直接回身長刺橫掃,與那道雷電撞擊在了起來。

    碰!

    一聲力量碰撞的巨響,長刺和雷電交接的剎那火花四射,電流四竄,無數飛濺的雷電之力落在地面炸響聲聲,擊打出了無數鴻溝深坑。

    瞬間,季君月被那股力量震得后退了數步,雷蛇同樣被力量反噬的后退而去,兩人一時間胸口震痛,卻誰也沒有停頓的飛身而起在空中再一次激烈的交起手來。

    ------題外話------

    二更十點半喔~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