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三百一十七章 生死有命
    三年的時光,在上海拼搏,讓鄭如薇成熟了很多。不僅僅是年齡的成熟,還是心智的成熟。而漸漸的她也明白了,幾年前的噩夢,就是一個預兆。

    她重生了一次,前世的記憶也就如夢一般朦朧,但偶爾幾次面對陌生的事物與人,卻有著熟悉感。一次可能是巧合,二次,三次,或者上百次,就不是巧合可以解釋得了了。

    有了上一世的經歷,這一世的磨練,她變得獨立,冷靜,優雅,狠辣,眼光獨特。三年,在這個跨國大公司里面,她認識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她知道了“梁碩”和“肖嵐”一樣是公司的高層。“梁碩”在公司的私生活名聲不太好,之前她還認為梁碩是個好人,原來好人的形象是梁碩的偽裝,真實的他是下床后就不認人的渣男。

    她也知道,梁碩和肖嵐兩人明爭暗斗,最終結構是肖嵐贏了,梁碩只能委身在小地方做土地主,肖嵐再次回到了她向位子,為企業擴大市場,常年在海外出差。

    肖嵐會贏,鄭如薇并不意外,反而覺得理所當然。

    這樣一個驚艷的女人,又怎么可能會栽倒梁碩手里。

    鄭如薇想起自己第一次坐在肖嵐身邊的時候,好像只是幻覺。她不過只是一個中層,有怎么可以跟高層領導同座呢?從最底層做到中層的部長,她盡到了自己的努力,但還是比不上肖嵐的一半。

    全心全意工作,男朋友就變成奢侈品。鄭如薇倒不是沒有人追求,一個來自韓國的同事追她很有誠意,但她也只是婉拒。

    她的情感里面有個傷疤,讓她每一次考慮感情的事情都會猶豫不決。現在,她和湯有彥還有一點微妙的聯系,不過也是僅此于朋友圈的點贊而已。

    如果說她來到上海開拓了人生新版圖,那么她第一次來到上海得到趙偉的幫助就成為摯友,這件事情就是她人生中的明燈。

    兩人第一次見面后的第二天,就有第二次見面,第三次見面,最后天天見,兩人成為了好朋友。趙偉在一家餐館擔任主廚的角色,而餐館就位于鄭如薇的公司附近。餐館的飯菜很好吃,鄭如薇對于那里的飯菜情有獨鐘。

    晚上加班過后,鄭如薇獨自一個人再次來到那個趙偉就職的餐館,現在正是客流最大的時候,餐館里的位子大部分都爆滿。在餐館工作的趙偉,望到鄭如薇進了門,他就連忙跑了過去。

    “來了,給你留了位子。”趙偉穿著白色的廚服,帶著大廚的帽子,得到了鄭如薇的電話后,就連忙從后面廚房走出來。

    “人很多嘛!”鄭如薇點點頭,笑了,“每次看見你穿這件衣服我都覺得很帥!”

    趙偉是北方人,身材高而勻稱,平頭,笑起來很有感染力。一身廚師服顯得他很帥氣干凈,他本就應該成為一個廚師。

    “你喜歡就好……”趙偉摸著后腦勺笑了,小聲的嘀咕著,臉紅顯得害羞,連忙轉移話題,“對了,今天想吃什么?”

    鄭如薇坐了下來,眼睛彎成月牙,側頭微笑著說:“照常就好。”這里的飯菜一向很好吃,鄭如薇差不多每個菜式都喜歡。

    知道了鄭如薇的喜好,趙偉回到廚房忙去。鄭如薇拿開手機,刷著朋友圈,看著以前在小城市的同齡朋友都開始結婚,生兒育女,幸福美滿,心底也發自內心的高興。她滑動著屏幕,也發現了湯有彥要結婚的消息,給她發來了一張請帖。

    連自己的前男友都要結婚了嗎?可自己連男朋友都還沒著落,鄭如薇內心自嘲。三年過去,鄭如薇也放下了對湯有彥的感情,真心祝福。

    “上菜了。”另一個服務員很快把鄭如薇的菜式放到了桌上,這個服務員鄭如薇挺熟悉,店里的人都叫他小吳,是趙偉的學徒。

    “薇薇姐,你真有福氣,每次都能吃到趙老師的菜。”小吳一邊放菜一邊說。

    “這些都是他做的?”鄭如薇很驚訝,她以為只是學徒做的。

    “是。”小吳點頭,路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繼而補充,“而且獨一無二。”小吳知道自己的暗示要點到為止,,馬上離開招呼下一桌客人。

    聽到小吳的話,鄭如薇沉默了下來,一言不發,默默的拿著筷子吃了起來。

    鄭如薇也終于明白了,原來她覺得很好吃的菜都是趙偉做到,對方的心意都表現在這些菜式上。趙偉長得帥氣,體貼陽光,廚藝又好,但是鄭如薇足足比他年長了三歲,來一場姐弟戀,鄭如薇目前還沒有想過。

    吃完后,鄭如薇干脆的離開了,連一句話都沒有給趙偉留。

    兩人的感情,也就因為鄭如薇的態度,而一直耽擱著,沒有任何的承諾與約定,曖昧模糊。

    ……

    第二天,鄭如薇還是向人事部請了假,決定回去家鄉一趟。三年之中,哪怕是逢年過節她都沒有機會回去,不是公司不給,而是她忙得根本回不去。現在難得是工作清閑的時候,她也得償所愿回去看一下父母,隨便參加湯有彥的婚禮。

    鄭如薇回到了這座小城市,生養它的家鄉,這里有她的親人。一下飛機,鄭如薇的父母就來接她回去,一家人一起相聚,幾天的假期讓,鄭如薇可以玩得盡興。跟家里人吃飯,跟朋友相聚開趴購物……

    幾天的休息過去,時間推到了湯有彥婚宴的時候。鄭如薇和湯有彥是大學同學,同學們都自發的坐在同一個位置上,鄭如薇也走了過去。大學同學中有一個跟湯有彥比較好的人,眼尖的看到了鄭如薇的到來。

    鄭如薇今天穿了淡粉桃色的露肩裙,后面一大片鏤空把她白皙的肌膚給露了出來,黑色中長發精細的編制過,挽了起來。

    等到鄭如薇入座,有一個大學女同學對著,旁邊的人說:“喂,那是鄭如薇嗎?”

    “好像是……”

    “大學時期,我們班的模范情侶居然沒有結婚。”

    “你不知道?他們三年前就分了。”

    “誰甩的誰?”

    “鄭如薇現在在上海發展,外企高管,你覺得呢?光她那一身衣服都得幾千。”

    聽到兩人之間糾葛的人咂了咂嘴,搖著頭說:“還真是……”

    “那她為什么還來?”

    “他們其實關系很要好,哪怕沒有做成夫妻,也還是很要好的朋友。”

    “和平分手咯?”

    “差不多吧,兩人的性子都是很軟的那種。”

    鄭如薇坐到了位子上,她對于這些議論早已習以為常,在外企里面她的行事作風都是被人議論的,如果連這都不能忍受,她就不會來了。在大學時期跟她好要好的閨密還沒有到,根本沒有說話的人,她只好端正的坐著,低頭玩著手機。

    鄭如薇雖然年近三十,但保養得很好,穿得也很有氣質,在整個婚宴中算是比較出挑的一個。鄭如薇的閨密也很快的找到了她。

    “薇薇?幾年不見你變得更漂亮了。”閨密看到鄭如薇后,連忙稱贊。

    “你一直都沒有變,還是一樣漂亮。”鄭如薇笑著說。鄭如薇難得抬頭,站起來,給自己閨密來了個親切的擁抱。

    這時,鄭如薇的眼光瞥見了一個女人,瞳孔緊縮,一臉不可思議向看著那個陌生人。那個女人正是三年前鄭如薇在餐廳看到和湯有彥一起挽著手臂走著,關系親密的人,而她此刻居然是坐在親人專門坐的主桌上。

    不,不可能!鄭如薇想到了什么慌了。

    鄭如薇慌忙的拉著閨密,指著那個女人問:“你知道那個人是誰嗎?”她知道自己閨密的老公跟湯有彥是鐵哥們,她應該也會知道一二。

    閨密順著鄭如薇的指向,看向了那個女人,笑著解釋說:“哦!那是他妹妹。”

    “妹妹?她不是獨生子嗎?”鄭如薇慢慢緩解自己的情緒,然后繼續問。

    “其是湯有彥并不算單親,她的媽媽,再他7歲的時候跟父親離婚,而他的妹妹則是跟了父親。湯有彥他媽性格你也知道,簡直是彪悍,根本不給他們見面,也只是在結婚的時候才會露面。”閨密繼續解釋。

    如果那是湯有彥的妹妹,那么她之前的一切都是誤會湯有彥了。湯有彥沒有出軌,一直喜歡著自己,只是她沒有給予他充分的信任,才照成這樣的后果。上一世的流產死去,這一世的分手,或許她真的跟湯有彥有緣無份。

    這樣想著,不停的開導自己,才能稍微讓鄭如薇好受些。

    “怎么啦,心情不好?”閨密察覺了鄭如薇心情向變化,擔心的問。閨密也清楚,參加前男友的婚禮,也不是什么值得高興的事情。

    鄭如薇嘆了口氣,神態略顯疲憊,揚起一個勉強的笑容說:“沒事。”閨密一臉擔心,但也無可奈何。

    賓客坐定,婚禮進行曲響起,大家的目光不約而同的看著那對新人進行宣誓。新娘漂亮,新郎帥氣,一對璧人。鄭如薇再也不想繼續看下去,趁著大家都沒有發現的時候,離開了這個令人窒息的場面。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