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三百零四章 月黑風高
    自從上次趙茜走后,鐘年的情緒一直保持低落,他究竟是后悔,還是有什么其他想法,肖嵐不得而知。只是她看到本來放在門外的聯系方式無端不見,心里已經有了答案。

    具體來說,肖嵐無權干涉鐘年的種種行為,她也不會介入。比如之前的搬家,要是鐘年執意不搬,肖嵐也會妥協。進入到任務中,就要把所有人當做真實的存在,推測他們下一步會怎么走,怎樣避免意外。更好的完成任務,投入其中,這是肖嵐的想法。

    鐘年拿走了聯系方式,卻遲遲沒有動靜,肖嵐也沒有詢問,當做什么都沒有發生。

    一模到來,通過之前孫東泉的幫助,肖嵐的成績得到提高。她基本穩定在超過一本線50多分左右,可以考上一個比較好的一本大學,這也是鐘茗的希望,肖嵐也就繼續保持,按照鐘茗最初的打算走下去。

    隨著一模考試的結束,孫東泉的保送信息也下達了,毫無疑問,他通過紐約州私立大學的申請,高考對于他來說也就無足輕重了。現在的重要任務就是要通過下半年的美國高考還有英語語言考試,為此他必須早早去到美國適應那里的生活。

    也就是說,他在這兩個月就要動身去美國,肖嵐必須在這兩個月內完成任務,向孫東泉說明鐘茗內向的情感。

    放學后的三人同時回家已經有了固定的模式,一模考試過后成績發放下來,這一天正是孫東泉向鐘年兩人說出他已經通過保送的結果。

    “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孫東泉莫名的站在了姐弟兩人的面前,很自豪的說,“我已經通過了美國大學的申請!”

    “恭喜你了。”肖嵐即使早就知道了結果,但也不免被孫東泉的那股高興打動,發自內心的為他高興。

    鐘年聽到自然也很高興,但不免打趣:“愛情的力量果然很強大,我是不是也像你交個美國女友,也就有動力學習了。”孫東泉的美國女友鐘年已經看過照片,確實是個很漂亮的女生。

    “那高考你還參加嗎?”肖嵐明知故問。

    孫東泉自然是搖頭,他回答:“不參加,高考成績不再他們的條件之內。我要考今年的act和sat(美國高中生考試),成績達到他們標準了,才可以正正式入學。”

    鐘年思考了一下,想到了美國高考的時間,皺著眉頭說:“那你不是就還有幾個月準備了嗎?”壓力會不會很大?鐘年從孫東泉的角度考慮了一下。

    “考試到沒有什么問題,那所學校的硬性條件也不高。我媽主要還是考慮到出國生活的困難,希望我先熟悉那里的環境。所以我這兩個月內如果沒有意外,就要動身去美國了。”最后,孫東泉說出了自己的打算。在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氣氛頓時低迷了下來。

    “不要露出那種生離死別的表情,我又不是死了。”孫東泉瞥到鐘年的表情,又開始調侃鐘年,“我就是去到了那里,也可以跟你們發郵件啊!”

    鐘年的情緒卻沒有絲毫的緩解,先是自己的母親,然后又是孫東泉,他始終不能釋懷。

    “嘿,這是好事,好吧?”孫東泉感受到氣氛沒有絲毫的緩解,也尷尬了起來,上去把手搭到了鐘年肩膀上,安慰說,“好了,為了慶祝,今天晚上我帶你出去嗨!”

    肖嵐一般不會跟他們兩人摻和在一起,除非補習這種對她有好處的事情。也就導致了孫東泉跟鐘年的關系遠遠好過跟肖嵐的關系。跟鐘茗原來的記憶里恰恰相反,孫東泉是先與鐘茗成為了好朋友在,與鐘年則是普通朋友。

    這樣的不同的結果,不免讓肖嵐感到有趣。

    這次邀請,肖嵐還是拒絕了,一個人坐公車回家。

    她看著窗外不挺變化的風景,神情恍惚,一個人在車上,想到孫東泉準備離開,任務也開始了倒計時,不免開始想到任務的進展。

    任務明顯已經陷入了僵局,鐘茗的愿望“向孫東泉說出內心的情感”,可她的情感究竟是喜歡,還是感謝?這是肖嵐需要搞清楚的第一個問題。

    如果是喜歡,說出喜歡之后鐘茗又希望又希望孫東泉怎么樣回答?是接受還是拒絕。她又喜歡孫東泉哪一點?喜歡到什么程度?如果是感謝,她要感謝孫東泉什么?因為什么而感謝?是不是需要報答感謝?

    任務看似簡單,卻很復雜。作為孟婆,孟婆的任務是完成任務對象的心愿,也就是讓對方滿意。肖嵐明白,如果自己太隨意的說出口,鐘茗又怎么可能買賬?即使是可以接受鐘茗的記憶,但她卻不能得到她的想法。

    肖嵐一開始就是把鐘茗作為一個人來看。鐘茗怎么可能希望一個陌生人。用自己的身體跟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你儂我儂,所以肖嵐一直對孫東泉保持距離,保持普通朋友的關系。況且孫東泉有了女朋友這件事情鐘茗根本就不知道,如果鐘茗知道了,還會繼續喜歡嗎?

    越陷越深,肖嵐只好順其自然,再拖一下,如果事情再沒有進展,她只能硬來了,拿個及格線應該沒有問題。

    肖嵐坐公車回家,時間已經很晚了,她看到了趙茜坐在了自己家門口。已入深秋,天氣已變涼了起來,她卻依舊穿著長裙披著外套,就那樣站在門口。

    肖嵐遲疑了一下,還是走了過去。趙茜看到肖嵐來了,眼光一亮,但沒有看到鐘年,不免失望起來。

    “小年呢?”趙茜踏著高跟鞋走過去,對肖嵐沒有任何問候語,連名字都沒有喊,脫口而出。這樣的差別對待,肖嵐也沒有在意。

    其實,如果拋去她對鐘茗與鐘年的差別對待。從某種程度上來說,記憶里趙茜為了等鐘年,挽回鐘年也是付出了很多,說明她內心對自己的兒子或許還是有一點情感,這點與鐘父對比簡直是好太多。

    肖嵐也可以看出,鐘年對于趙茜還是很抱有希望,趙茜也能回報這樣的希望。只是鐘年還在猶豫。

    考慮多方面的問題,這次肖嵐沒有無視她的問題,她開口說:“鐘年晚點回來,你要不要進來等。”

    趙茜本以為肖嵐不會回應,至少在第一次見面后她的表現冷漠。她愣愣的點點頭,在外面站著確實很冷,在里面等著鐘年明顯更好。再者如果可以說服鐘茗,那挽回自己的兒子也算是完成一半,打著這樣的目的,趙茜跟著肖嵐后面進了屋子。

    屋子不大,兩室一廳,家具卻是新的,里面整整齊齊,干干凈凈,讓趙茜很吃驚,出乎意料,因為在她的想法中,以前跟鐘父生活,生活的環境根本離不開臟亂差三字。她看著肖嵐打開了暖氣,自己則是坐在了沙發上。

    “你是怎么找到這里?”肖嵐打開暖氣,坐在趙茜的對面問。

    “花錢找人調查。”她回答。

    趙茜在肖嵐搬家之后去到了他們以前居住的地方尋找,無果后花錢雇傭人調查了一下,調查人直接通過搬家公司找到了這里的住址。一得到消息,趙茜馬上就來了,本以為鐘年看到自己會很激動,哪怕是被鐘父阻止,她也會打官司把鐘年帶走。

    趙茜顯然不希望肖嵐問太多這些無關緊要的問題,她看了看周圍,似乎沒有看到鐘父,哪怕在外面等了一天都沒有看到鐘父回來。

    所以她問:“你爸呢?”

    “監獄里面。”肖嵐沒有隱瞞鐘父的去向,回答了趙茜的問題。

    趙茜再次感到震驚了,顯然是沒有預料到鐘父在坐牢,這樣以為著她爭奪鐘年的撫養權,勝算又多了一分。

    正當趙茜竊喜的時候,肖嵐卻有拋出了一個重磅炸彈。她在鐘茗的記憶里面得知兩人不是母女關系,所以她直接挑明說:“我和你沒有任何血源關系,對吧?”

    “對,你不是我女兒。”趙茜在猶豫中,回答了肖嵐的問題,本來是想打親情牌讓肖嵐幫忙挽回鐘年的想法也沒有了,她繼續解釋,“我們沒有任何血源關系。在我跟你爸之前你就在了,你母親是誰我也不知道。”

    雖然她不知道肖嵐是從哪里知道的,但也很樂意回答。如果自己不是她的母親,自然也就沒有扶養她的義務,只帶走鐘年,也就很合理了。

    肖嵐見趙茜沒有絲毫的掩飾,至少沒有她想象的那般偽善,她對與趙茜的厭惡也就沒有了。

    “那你來是想干什么?”肖嵐繼續問。

    趙茜看到肖嵐沒有任何的反應,沒有埋怨,也沒有吃驚,只有冷靜。莫名的她感覺現在的鐘茗跟以前變化很大,以前的樣子完全不見了,成長了許多。她以為肖嵐只是成長了,也懶得再欺騙她。

    肖嵐的鎮定,讓趙茜把她放在了同等的地位交談。在所有人中,她是唯一確切感覺到肖嵐的冷靜理智,還有冷漠。

    “我想把鐘年帶走。”趙茜說出了自己的來意。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