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天意難違
    “顧導?”鄒興又叫了一聲顧隨意,仍是沒得到她的回答。

    鄒興皺眉望著顧隨意的小臉,他發現顧隨意在看寧清鴻,失神的樣子很明顯。

    原來顧導是跟寧影帝有一腿。

    鄒興的眼底瞬間布滿陰霾,陰鷙沉冷。

    今天晚上從顧隨意進入會場開始,他的目光就一直在注視她,像膠水一樣黏在她身上。

    看著她艷麗的面容,櫻唇嫣紅潤澤,雪白的皮膚,冷傲的表情償。

    想到那人告訴他的計劃,鄒興想著能把這樣的顧隨意壓在身下,心里不由自主地騰起扭曲的快感。

    雖然他是不介意顧隨意不是個處,但是想著他看上的這人在看其他男人,鄒興的心里頓時叫囂著,想要更加徹底,更加狠厲的凌虐眼前這個像小女孩兒一樣的顧大導演……

    現在就先放過她吧。

    鄒興微瞇起眼睛打量顧隨意,那眼神有淫邪,肆無忌憚。

    他現在把顧隨意當是個開胃小菜,等一下不用多久,就能上正餐了……

    鄒興的目光留戀又癡迷的在顧隨意的精致漂亮的小臉蛋上掃過,肥胖的臉上露出和善的笑意:“顧導和寧影帝還有事,我就先不打擾了。”

    他很善解人意地說。

    沒人回他的話,鄒興額頭青筋彈跳有怒氣,他讓自己暫時忍耐著,先離開了。

    鄒興離開了,角落處就剩下顧隨意,安晚,寧清鴻。

    喬以薇站在不遠不近的距離,沒有靠過來。

    安晚一個人像是游離在狀況之外,看到寧清鴻的剎那,差點像個小迷妹一樣地尖叫出口。

    寧清鴻誒!

    影帝寧清鴻,前些年橫掃了幾大電影節影帝的寧清鴻!!!

    她也是追星的好嗎?

    現在真人,活生生的站在她面前。

    安晚簡直要激動得暈過去了,直想拉著顧隨意的手尖叫。

    但是安晚也知道這里場合不多,穿著優雅的晚禮服得淑女,她硬忍著激動,尖叫聲含在嘴里,忍得很辛苦。

    “貓貓。”寧清鴻好看的薄唇嗡動,叫她,要說什么。

    “寧先生。”顧隨意打斷了寧清鴻的話,她抬眸,杏眸眼底有盈盈的笑意,眸光流轉,“謝謝寧先生剛才幫我解圍,萬分感謝。”

    她輕言細語地說,十分得體,讓人挑不出一點兒錯誤,但,過分的客氣。

    寧清鴻的眉宇清雋,他微蹙眉,說:“貓貓,你一定得要跟我這么生分嗎?”

    “生分?”

    顧隨意聽了這話有些想笑,“我不覺得我和寧先生有多熟。”

    寧清鴻的眉擰了起來。

    他的手里還拿著高腳玻璃杯,顧隨意的淡淡的紅唇印在上面:“貓貓,你一定要這樣跟我說話嗎?”

    “不然要怎么樣跟你說話?”顧隨意適當做出一個詫異的表情,蹙著小眉頭反問。

    她歪著小腦袋,像是在認真考慮要怎么和寧清鴻說話才是正確方式。

    想著,她忽的歡快地笑了起來。

    走上前一步,站在寧清鴻面前。

    寧清鴻也是一米八幾的身高,身形是偏纖細型的,但作為藝人,要管理自己的身材,他也是穿衣顯瘦,脫衣有肉。

    穿著一身白色西裝的寧清鴻,從肩膀到腰到長腿的比例都十分完美,身體線條十分流暢。

    顧隨意走近了站在他面前,微微仰著小臉兒,才能看清寧清鴻那張清俊迷人的面容。

    “這樣跟你說話嗎?”

    她微微笑了笑,剛喝了點香檳,一開口,年輕女孩甜美的氣息和香檳的醇香混在一起,簡直會醉了人一般。

    這還沒完。

    顧隨意又往前貼緊了幾分,微側著頭。pbtxt

    只差了不足兩厘米。

    她的小腦袋就靠在寧清鴻的白色西裝上了,這個姿勢看起來,就像顧隨意乖巧柔順的靠在寧清鴻身上。

    以前,在他們還在一起的時候,她總是會這樣把腦袋靠在寧清鴻的胸口。

    然后她被他抱在懷里,聽著他的強有力的心跳,他的懷抱讓她覺得溫暖。

    那個時候,寧清鴻若是開口和她說話,透過胸腔傳過來的說話聲,像變了音調,有些怪異。

    她聽了總是想發笑,寧清鴻則覺得無奈:“貓貓,這樣你就覺得有趣了?”

    “有趣啊,很好玩。”

    她總是撇撇嘴,白嫩纖長的手指戳了戳他硬邦邦的胸肌,又心安理得地靠著。

    他的懷抱就是隨意貓的窩,一人專屬。

    但現在,屬于別人了。

    “還是這樣說話?”

    她仿佛像是當年的顧隨意,做著同樣的舉動,聲調軟綿軟綿地笑問。

    她虛靠在寧清鴻的胸膛上,并沒有碰到寧清鴻,眼角眸光淡淡掃過站在不遠處的喬以薇一眼。

    喬以薇的臉色是掩蓋不住的蒼白。

    她站著,就像搖搖欲墜的扶柳,仿佛微風輕輕一吹就會倒了一樣,唇在顫抖,好像要講什么,卻一句話又說不出來。

    真是惹人憐愛啊……顧隨意想。

    可惜她不是個會憐香惜玉的。

    尤其是喬以薇那次去圣娛,找她喝咖啡,一通類似耀武揚威的行為之后,她就更沒有對她有什么憐香惜玉的心思。

    她只要自己覺得開心就行了,別人的情緒,對她來說無關緊要。

    就是要這么中二!

    “貓貓……”

    寧清鴻要說什么,他低頭斂眸,視線落在顧隨意烏黑的長卷發上,眼底一片寵溺,像是被蠱惑了一般。

    寧清鴻慢慢抬起手,骨節分明的長指,要摸上她的小腦袋。

    顧隨意卻猛地向后退了一步,離了寧清鴻的身邊。

    寧清鴻的大手頓時停在半空中,撲了個空。

    顧隨意嫣紅的唇勾了勾,似乎有些調皮地笑了一下,

    “寧先生說的是剛才那種講話方式才合你的意?”

    她這么一笑,漂亮的杏眸像貓兒一樣滴溜溜的轉了一圈,十分的淘氣調皮模樣。

    寧清鴻瞳孔猛地緊縮,仿佛看到了漂亮活潑的顧隨意,就像一只高傲調皮的名貴波斯貓。

    他還在回憶,似乎陷在了一個虛假的美夢中不愿醒來,顧隨意唇角的笑意卻已經一點一點的斂去了。

    沒了笑,顧隨意的面容冷淡,淡淡道:

    “寧先生,雖然您剛才幫了我,可是我覺得,您還是和我保持一點兒距離好,您現在有未婚妻已經要結婚了,我們前男女朋友的身份,應該是要避嫌的。”

    這句話像是在對寧清鴻說,也是在對她自己說。

    不管過去怎么樣,美好的記憶只是記憶。

    她承認,她現在看到寧清鴻還是會心疼,會難受,她也克服不了這種情緒,喜歡寧清鴻這個人,曾經就像本能,深深鐫刻在她的靈魂上。

    她用了那么長的時間,來走出那段感情,可是這人又出現了,出現在她的面前,告訴她,他要結婚了。

    他要結婚,也不關她的事!

    一點兒都跟她無關。

    寧清鴻更深地凝視顧隨意:“貓貓,我只要你能好好跟我說話。”

    寧清鴻眸色平靜且從容地看著她,聽她說。

    顧隨意見他似乎沒被說動,有些不耐煩的蹙了蹙眉,和寧清鴻呆在一起越久,她就覺得越煩躁。

    她根本就做不到游刃有余的面對寧清鴻。

    面對這個她曾經……用了全部生命去愛的男人。

    小臉上保持著不動聲色,顧隨意輕輕吸了口氣,臉上那點笑意斂了,淡淡道:“寧先生要是沒有其他事,我失陪了。”

    她說完,就要走,不想再呆下來。

    喬以薇也在這里,寧清鴻在她面前,總不能再阻止自己離開吧。

    但是她想錯了,她才剛跨出一步,小手,就被寧清鴻的手給拉住了。

    細細的腕子,寧清鴻的力道握得那么大,捏得她的手腕都疼了。

    “寧先生,放開我。”

    顧隨意濃密纖長的睫毛微顫著,她已經惱了。

    寧清鴻沒有放,大手握得很緊:“我們的話還沒說完。”

    “我不覺得我和你有什么好說的。”

    顧隨意聲音更冷,她的視線落在寧清鴻抓著她腕子的手上,男人的指甲修剪得十分干凈整潔,骨節分明的手很好看,可以直接去當手摸了。

    顧隨意卻只怒得想把那手給剁掉:“你放開。”

    寧清鴻的表情平靜且從容:“隨意,我們好好說。”

    他的聲線清冽,語調很柔和,就好像現在是顧隨意一個人在無理取鬧,而他無奈的在哄她。

    安晚在一邊看著這一幕,都快驚呆了。

    臥槽這是突然怎么了,寧影帝跟隨意現在是在干嘛?

    這種既視感,好像兩個人有奸情啊!

    安晚猛地想起:隨意好像好幾年前有個姓寧的男朋友,叫什么名字來著……不會是寧影帝吧。

    天啦嚕!

    不過那時影帝還不是影帝,隨意剛入圈子,認識他也是正常的……安晚開始發散思維的腦補隨意和寧影帝的過去。

    但是現場氣氛太冷肅,安晚思維發散不起來,只能乖乖站在一邊裝透明人,站著。

    顧隨意抬眸望著寧清鴻英俊的面容。

    她盯著看了足足有幾秒,漂亮的眼珠子在燈光下簡直像蒙了一層淡淡的金,半響,她別過頭,冷冷道:

    “放開我吧,寧影帝,您這樣,我真的很困擾。您看,別人都看過來了,我的名聲糟糕透頂,您的未婚妻就站在那里,您還拉著我的手腕,別人會在背后罵我是狐貍精,勾引人的馬蚤貨,小三……”

    一句寧影帝,一個咬重音的尊稱您。

    把他們的距離隔的很遠很遠。

    他們在會場的角落處,本是比較偏僻,但顧隨意和寧清鴻兩個發光體,很多人都望了過來,見顧隨意寧清鴻和喬以薇都在,紛紛都在猜測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不會是顧狐貍精,勾人勾到寧影帝頭上了吧。

    不過喬小姐在旁邊看著,能讓她得逞?

    “誰敢說你!”

    寧清鴻清潤眉心漸漸顯出煩躁的情緒,再也無法維持那完美溫柔的表情,他要打斷貓貓的胡言亂語:“貓貓,你別再……”

    “誰敢說我?還真是個可笑的問題啊。”

    顧隨意輕聲一笑,仿佛自嘲一般,

    “誰都敢說我啊,寧影帝,難道今天您在會場,沒有聽到任何關于我的評論。寧影帝,您……”

    她的聲音忽然輕輕低了下來,仿佛嘆息一般:“……放過我吧。”

    最后四個字,她說的極輕極輕,仿佛是耗盡了她全身的心力,有一種疲憊到極致之后的空白。

    她可以和別人鬧緋聞,其他的男星都無所謂,但是寧清鴻不行。

    不是因為他是她曾經的初戀。

    而是因為他寧清鴻寧影帝,萬丈光芒,萬眾矚目的寧影帝,在前段時間已經爆出要結婚。

    如果她這個時候和寧清鴻扯上關系,不管她在意不在意那些輿·論,她在圈子里,也會寸步難行。

    永遠,不要低估粉絲對愛豆的狂熱。

    她還答應了卿寧今天晚上絕對不會惹事啊。

    寧清鴻急促的喘了一口氣。

    顧隨意輕飄飄的四個字,仿佛一盆冷水從他的頭頂上潑了下來,寒氣長驅直入。

    他握著顧隨意的手漸漸松開了,貓貓最后的那四個字,讓他再也握不住她的手……

    顧隨意的手腕已經被捏得有些青了,她的皮膚非常的細嫩,常常一碰就有痕跡。

    在燈光下百得晃人的細細手腕,現在上面有一層猙獰的紅色,快青紫了一般。

    她看了自己的腕子一眼,低聲地說:“謝謝寧影帝。”

    寧清鴻沒有說話,他的眸色幽深,像是有痛苦,在眼底深處,藏得很深很痛。

    “小晚,走了。”顧隨意對安晚說。

    “……哦。”安晚被顧隨意一叫,猛地回過神來,聽了這些話,她看著寧清鴻的神色有些尷尬,要跟著顧隨意離開。

    突然知道自己的偶像和自己閨蜜有過一段,現在好像還鬧掰了,鴨梨很大啊。

    “等一下。”寧清鴻忽然又叫住了顧隨意。

    顧隨意頓住腳步,晚禮服艷麗,身姿纖細。

    “要走也該是我走。”

    寧清鴻走到顧隨意面前。

    他的視線繾綣地落在顧隨意的精致側臉上。

    顧隨意纖長濃密的睫毛輕輕顫抖著,兩片好看的唇抿成一條直線,沒有吭聲。

    寧清鴻菲薄的唇蔓延出一點苦笑,轉身長腿邁開,身材修長往宴會的另外方向走。

    “清鴻!”

    喬以薇在一邊,不遠不近的距離,把寧清鴻和顧隨意兩個人的動作神態對話都聽得清清楚楚。

    她的心在撕裂般的痛。原來這么久,都是她在自欺欺人。

    就算這幾年,清鴻呆在她身邊,他心里的人,一直是顧隨意嗎?

    寧清鴻走了,喬以薇要追上去。

    她走了幾步,忽的頓住腳,往回瞥了顧隨意一眼,那一眼無比的復雜。

    她不知道是該恨顧隨意,還是……該覺得對不起她。

    不管怎么樣,她絕對不會放棄清鴻的,哪怕清鴻心里的那個人,不是她。

    哪怕永遠不是她,她也不會放棄的。

    喬以薇追上寧清鴻,和寧清鴻肩并肩走著,她低垂著頭:“寧清鴻。”

    叫他的名字,連名帶姓。

    寧清鴻停下腳步,站著,看喬以薇,溫潤的聲線淺淡:“怎么?”

    喬以薇感受到他話語里的冷淡,她本來是不想問的,就算不用問,她也知道答案。

    可女人就是這樣的感性動物,就算心里知道答案,還想自欺欺人,希望從男人的嘴里得到不同的答案。

    哪怕明知道是謊言,只要他說不是,她就會信。

    喬以薇忍了又忍,仰起小臉,聲線輕而軟:“你還喜歡顧隨意,是不是?”

    題外話【一更,中午十二點有二更】

    【謝謝訂閱】

    陸鳳凰:大黑你有沒有發現顧導是個中二少女?

    傅大黑挑眉:???

    陸鳳凰:就是你家顧導是不是經常有這樣的感覺,“我與別人是不同的。”

    ——“錯的不是我,是世界。”

    ——“這才是真正的智慧。”

    ——“如果有反例,就參看上面三條。”

    傅大黑:嗯,這才是我家小金主,如果有錯,錯的一定不是她……

    陸鳳凰:……寵妻狂魔秀恩愛神馬的最討厭了qaq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