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心意相通
    “嘩——”

    圍觀士兵們看到反恐大隊三個班級的成員們解散,看到一個個熟悉的人影重新出現在他們面前,一個個都露出了吃驚的神色。○

    “沒死,都特么沒人死,一個個全活回來了。”

    “臥靠,他們應對的可是兇名遠揚的ak37啊,竟然一個個都活蹦亂跳的回來了,難道沒和那些恐怖分子交手嗎?”

    “不是吧?一個人都沒有犧牲,看來也不是什么危險的嘛,早知道我也去好了。”

    “是啊,看他們一臉輕松愜意的樣子,好像這一趟任務并沒有傳說中那么危險。”

    “沒錯,而且一個傷員都沒有,這不會是真的吧?”

    “媽的,后悔死我了,早知道我也跟他們過去了。”

    隨著三個班級的成員各奔東西的散開,一時間圍觀的人們各種議論了起來。

    有些人見到出去執行任務的反恐大隊們沒有一個傷亡案例,都對此次任務報有了好奇心,甚至質疑任務的真實性。

    還有些原本就是三個班的士兵們,因為害怕或者迫于家里壓力沒有去的,現在見到大伙安然無恙回來,都后悔和羞愧得簡直想找根面條上吊自殺。

    反正看到此番情景,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想法,一千個人就有一千個不一樣的想法和說法。

    “媽的,陸軒這個鳥人竟然都活著回來了,靠,真是走了狗屎運了。和這世上最厲害的恐怖組織交手,都沒有滅了丫的。”

    這時候,議論聲中忽然傳來一記聲線比較大,語氣盡是各種憤怒和不爽的埋怨聲。

    頓時就有不少好奇的人將腦袋移了過去,想要看看這個說話是誰,怎么會對陸軒擁有如此大的怨氣。

    一看,那些好奇的人頓時就明白了,原來是王軍啊!

    王軍原來也是一班的人,不知道啥原因竟然退出了這一次任務,包括他的兩個好伙伴,三人均沒有去參加。

    王軍恨陸軒對他有意見這件事情,京衛戍差不多所有人都知道了。

    雖然平常他們不和一班人接觸,可是一班的問題只要有個人告訴下面同家族的兄弟,那么這個兄弟就會告訴自己班級的小伙伴,到最后全京衛戍所有人都知道。

    就好像網絡上流傳的那個段子一樣:“我只告訴你一個人,你不準說出哦!

    王軍對陸軒各種不滿,這回見到討厭的人凱旋歸來,還有軍區最高領導人親自來接機,加上他沒有參加享受不到這待遇,心里有情緒和不爽是應該的。

    “就是就是,一個五重武者而已,按照境界等級劃分七班都輪不到他,竟然憑借關系進了一班,還有資格去執行這種任務。”王軍話音一落,他左邊那個跟班頓時就點了點頭,跟著出聲抨擊道。

    “沒錯,而且執行這么危險的任務竟然也活著回來了,恐怕在戰斗的時候,他就像在原始深林時候的一樣,找個安全的地方躲起來,等別人打完才跟著跑出來沾功吧?”左跟班說完,在右邊那個家伙也跟著出聲附和道。

    “對!”王軍點了點頭,接著開口嘲諷說:“早知道有這種好事,我們也去好了,隨便找個地方躲起來或者裝死,跟著占便宜多好啊!”

    “王哥說得不錯,唉……誰叫咱沒有這個臉干這種無恥的事情呢?”左跟班再次點了點頭,開口附和著說。

    “你們說什么呢?”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身材魁梧滿臉彪悍,身材壯得就好像一頭小蠻牛的男子走了過來,推了左跟班一把,很是氣憤的咆哮道。

    他正是京衛戍一班排的上號的高手,名字和本人那外表一樣張狂,就叫做劉霸道。

    上一次原始森林試煉中,劉霸道可是僅此白如空墨清風兩個第一名,以及比向小飛差一點外,位列第三的高手啊!

    “咋了?我說說還不行啊?嘴巴長在我身上,你管得著嗎?”左跟班從推搡中回過神來,臉上露出一抹溫怒,很是不爽的開口回應道。

    話音一落,王軍也站了出來,替自己的跟班開口打抱不平的說:“就是,我們又沒有說你,你跑過來推我兄弟干嘛?”

    “我管你說什么,再讓我聽到你說陸軒的壞話,我特么就揍你!”劉霸道目露兇光惡狠狠地盯著王軍,語氣冰得仿佛讓人掉入冰窖里的一樣,很是嚴肅的警告道。

    他和陸軒關系并不是很好,整個京衛戍和一班都知道,只有錢百萬那四個家伙,才是丫最好的小伙伴。

    可是劉霸道在寧海跟陸軒執行過任務,也曉得他還有白如空在內的幾個人,能取到這樣的成績都是敗陸軒幫忙的。

    他明白陸軒并沒有傳說中那么不堪,相反還非常的有能力,為人還磊落正大。

    劉霸道作為一個曾經的合作伙伴,加上他性子直爽,最見不得什么都不知道的小人背后詆毀人了。

    “喲呵,感情你是替陸軒出頭了!”王軍并沒有畏懼劉霸道的恐嚇,冷笑一聲后開口說:“怎么才幾天不見,堂堂的積分榜第三名高手,就被陸軒收買,變成他的走狗了?”

    “就是就是,上一次是錢百萬那幾個家伙被收買,這一次就輪到積分榜第三名的高手,是不是下次又幾天不見,整個一班都被他收買了呢?”王軍話音落下,他左邊那個跟班就跟著開口附和了。

    “陸軒那個家伙蠱惑人心手法還挺厲害嘛,這么多人愿意當他的下人,做替他出氣的走狗。”右跟班揚起嘴角,也跟著譏笑道。

    “你……”

    劉霸道聽聞王軍等人如此貶低自己,把他當成陸軒的走狗來看,頓時氣得臉色都鐵青了,恨不得出手將這群家伙都打成豬頭才好。

    可是,他又想到這里是京衛戍,是以紀律森嚴聞名的部隊,不是像在外邊一樣看誰不爽先動手打一頓再說。

    劉霸道全身肌肉蠕動,想動手又不能動手,足以見得他憋得有多么難受,甚至都不知道該開口回應什么了。

    “咋了,還想動手啊?”王軍見劉霸道面色鐵青,一副咬牙切齒肌肉蠕動的樣子,頓時明白對方的意圖,當即露出一副不屑的模樣譏笑著回應道。

    他明白像劉霸道這種身材魁梧四肢發達的人性格肯定比較直爽,不會像其他人一樣說話繞來繞去,同時腦子轉得也沒有那么快,故而故意挑釁道。

    加上王軍是凝神八重,劉霸道也是八重,大家實力境界都一樣,誰怕誰啊?

    雖然上次原始森林試煉劉霸道取得了好成績,但那不能衡量一個人的真實戰斗力,靠的是隱蔽能力和運氣,隱蔽能力再強運氣不好也是白搭。

    王軍三人上次是踩了狗屎運了,任務才剛剛開始不到半天就碰到一支十人小隊,連一絲反抗的能力都沒有,就這么被狩獵者給滅掉了。

    積分多,排名靠前,并不代表戰斗力就厲害。

    在一班這堆八重武者里面,恐怕除了墨清風和白如空兩個天賦凜然的妖孽,以及陸軒那個逗比弱者外,可以說其余人都是一樣的,誰也不敢保證打得過誰。

    因此王軍面對劉霸道就顯得一點都不害怕,再說他還有兩個小伙伴,不管是一個打三個,還是三個打一個,都不會有任何的壓力。

    “你特么的想死是嗎?”

    “信不信老子一拳打爆你的腦袋?”

    劉霸道本來就很生氣和各種不爽,王軍這小人還這么火上澆油赤果果的挑釁,以他這個火爆的脾氣還能忍受得了嗎?當即憤怒的發飆了起來。

    “喲喲,想打架啊?誰怕誰啊?有本事你弄死我啊!”王軍一聽劉霸道這么一說,頓時嘴角又露出一抹譏笑,不甘示弱的回應著。

    他算是吃準了這種四肢發達大漢的軟肋,加上部隊里面不能隨便像戰友動手,否則就是大罪。

    想想,劉霸道是帶著劉家希望來的,哪怕他為了一時之氣動手連官職都不想要了,也不想和別人競爭了,就為了現在的委屈出口惡氣而已。

    可是,他難道想不到自己離開以后,家里人會有什么反應嗎?

    他可是帶著全家希望來的,卻讓全家族的付出打水漂,換來一個一文不值的失望,還落了名聲淪為圈子內的笑柄。

    劉霸道不敢動手的話,王軍就盡情的諷刺嘲諷他,反正那丫是陸軒的走狗。罵了他,也等于打了陸軒的臉,狠狠惡心一下。

    至于劉霸道動手開戰,王軍三人會不會受牽連被踢出部隊,他們根本就不在乎。

    反正這一次去消滅ak37的任務他們沒去,也等于宣告他們脫離了職權競爭者行列,連一個小小地方特種兵戰隊隊長職務都不會給他們。

    就算教官不說,王軍這些作為退出者早就已經想到他們接下來的命運了。既然都沒希望了,誰還會在乎能不能留在京衛戍啊?

    外面有美酒有美人,這里一眼望去都是渾身汗臭味的臭男人,偶爾一兩個女兵也是惹不得的小辣椒,誰特么喜歡呆啊?

    相反,王軍動手更好,狠狠教訓一下陸軒的走狗,還能拖累一個前途無限的家伙回家,那感覺簡直像聞到了春天的味道般美妙。

    “就是,說你是陸軒的走狗怎么了?不服氣就動手啊?誰怕誰啊!”王軍話音一落,左跟班又很好演繹了什么叫做一個合格的跟班,開口附和了起來。

    右跟班點了點頭,道:“來吧,動手吧,不管是你一個人單挑我們三個人,還是我們三個單挑你一個人,都隨時奉陪,就怕你不敢動手而已。”

    “我去你媽的……”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劉霸道忍不住了,憤怒的大喝了一聲,就掄起拳頭要砸王軍這個小人了。

    人都是有忍耐度的,像他爆脾氣的人一旦忍到一定程度,那就是連理智都沒有了。

    “住手。”就在羅霸道掄起拳頭準備打人的時候,那只壯碩的大手就被人一把扣住,冰冷冷地開口警告道。

    這突然一扣,瞬息他就冷靜了下來,暗暗為自己剛才因為沖動而失去理智感到后悔。

    假如那一拳打出去的話,等待他的將會是一個截然不同的命運。

    劉霸道滿是感激的扭過腦袋,想要看看究竟是那個家伙幫了自己一把的時候,卻發現已經走遠的陸軒不知道什么時候又折返了回來,還抓了了他的手臂。

    “不值得。”陸軒沒有多說什么,只是微微搖了搖頭,淡淡地說了一句道。

    劉霸道還沒有開口回答,王軍又開口譏諷了起來,“怎么不敢打啊?好像說你是走狗很委屈似地,事實本來就是這樣的不對嗎?”

    音落,他就扭過頭看了左右兩個跟班一眼。

    “對對,做了走狗還不敢讓人說,特么的也太沒度量了吧。”

    “就是,我們袖子都卷上來做好戰斗準備了,你就讓讓我們看這個?”

    左右兩個跟班一看王軍那眼神,頓時會意,繼續開口刺激劉霸道。

    其實剛才陸軒去而復返,慢慢靠近劉霸道的時候他們早就發現了,不過對于這種小蝦米,他們一點都不在意,故而一直才開口挑釁和數落著。

    誰知道剛準備成功的時候,原本還在三四米外的陸軒突然沖了過來,一把扣住了劉霸道的手。

    “你……”劉霸道一聽,剛剛冷靜下來的頭腦頓時又上火了,肌肉一緊縮又想沖出來了。

    陸軒還是一把扣住了劉霸道的手,冷冷道:“別沖動!”

    說完,他直接將目光望向一副小人嘴臉模樣的王軍,冷笑著說道:“你們想打架是嗎?”

    “對,難不成你想和我打?”王軍一聽陸軒主動提起這個問題,頓時就樂壞了想都不想就應了下來,并過來挑釁道。

    說完他才感覺到陸軒氣勢不對了,比離開之前的時候氣勢更為逼人一些,愣了下道:“什么,你這么快就凝神六重了?”

    “真的,他真的凝神六重了,怪不得這么囂張的敢和我們說話呢!”

    “臥靠,怪不得敢這么囂張呢!”

    左右兩個跟班也發現了陸軒的異樣,很是詫異的跟著附和了起來。

    與此同時,附近圍觀的其他人,也一個個像發現新大陸一樣,很是吃驚的嚷嚷了起來。

    “什么,陸軒又突破了?這才幾天啊!”

    “臥靠,才幾天不見又提升境界了,再這么下去的話,那還了得?”

    “六重了,真的是六重了,臥槽尼瑪的,簡直是太變/態了!”

    之前人太多,陸軒身邊站著的都是錢百萬等八重高手,很難察覺到他真實境界。

    現在發現他突破以后,圍觀看熱鬧的人除了震驚還是震驚,有些人甚至已經嘴巴長得足以吞下一枚雞蛋了。

    包括王軍這個小人,那囂張的嘴臉也被驚訝給覆蓋,完全想不到陸軒提升這么快。

    這才多久啊?

    要是再過一兩個月,是不是立馬蹦?到和白如空墨清風等人的修為去啊?

    加上陸軒給眾人留下應該能越兩級戰斗,勉強擊敗高三層各方面都被壓制的武者,那實際戰斗力差不多達到八重了。

    “不過還好,現在老子至少比他強。”王軍一想到自己是個成名已久的八重高手,不是陸軒這種剛突破的人能戰勝的,心里優越感再起升起,譏笑道:“怪不得這么囂張,是不是覺得突破了就有資格和我一戰了?那就來吧,我隨時奉陪。”

    “真的很想打架是吧?”陸軒面無波瀾,再次冷冷地開口問道。

    “喲喲,不敢打還露出一副高人一等的模樣,有本事你就打啊?”王軍一聽,頓時露出一抹譏笑,繼續嘲諷著。

    左跟班點了點頭,跟著嘲諷說:“就是就是,別說那種廢話,有本事你就打啊!”

    “說吧,怎么打?單挑還是群挑,爽快點!”右跟班跟著叫囂道。

    陸軒還是面色淡淡,一點波瀾都沒有,揉了揉鼻子語氣平靜說:“群挑怎么算?單挑又怎么算?”

    “群挑就是你一個打我們三個人。”王軍指了指身邊兩個跟班,很是囂張地開口說道。

    “那單挑呢?”陸軒再問。

    王軍沒開口,左跟班就搶著說了,“單挑就是我們三個打你一人。”

    媽的……太無恥了!

    圍觀人一聽,都紛紛為王軍這種行為感到無恥。

    “行。”陸軒點了點頭,說:“別管群挑還是單挑,就你們三個垃圾,我隨時玩死你們!”

    看??w首發本?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