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二百四十八章 自作多情
    陸希夷緊緊抿著薄唇,沒好氣的瞪視著他道:“那你現在為何又對我說實話了?既然你不想做回阿冷了,我也不會逼著你的,你繼續做回你的太子,逍遙自在難道不好嗎?”

    齊晏容顏瘦削清俊,一雙迷人泛起溫柔波光的桃花眼眸,就像是一把可以奪人性命的利器,而陸希夷每當看到他的眼神就會再次淪陷,但他始終不能接受,齊晏居然選擇了陸若靈作為侍妾。

    而齊晏在背地里調查到了一些消息,鐘易寒隱的一舉一動,足以證明陸希夷所說的那個應該就是他,如今他戴著面具示人,自然有他不敢輕易示出的東西,那么他就代替他再次回到她的身邊。

    齊晏眉間隱約含了一絲憂郁,凝視著她道:“我知道你心中一定有恨,但你務必要體諒我,身為太子,多方勢力牽制,我不想讓你成為眼中釘,這樣只會給你帶來無限的傷害。”

    “可是陸若靈的事情又怎么說?”陸希夷眼神帶著一絲消沉,那一張精致瓷白的小臉也變得毫無生澀,青蔥的玉指不斷的摩挲著手掌。

    “我若是跟你說,她是使用心計才爬上我的床的,你會相信嗎?”陸希夷頓時啞口無言,再怎么說,可是陸若靈還是在他身邊,他們之間的關系再也回不去了。

    “不過你放心,你若是進了東宮,你在府中的地位比她更高,更不會讓你受半點委屈,你想要什么我就給你,怎么樣?”齊晏一臉認真的盯著她說道,眼神之中的溫和和渴望,仿佛快要溢出眼角眉梢。

    “入東宮同樣做你的侍妾嗎?那我和陸若靈又有什么區別?”陸希夷輕笑不語,盯視著他,眼中帶著一絲困惑。

    齊晏撐開手中的折扇,一臉瀟灑坦然道:“我喜歡你,說直白了,就是想讓你留在我身邊,你若是覺得,不能同其他女人一起服侍我,我會在別的方面補償你,但你只要做了我齊晏的女人,我一定不會讓你受半分委屈。”

    “夠了太子殿下,你把我當做什么了?我陸希夷不是想得到就得到的一件物品,而且我一點都不感興趣做太子身邊的女人,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嗎?”陸希夷犀利的話語噎得他說不出話來。

    “那你到底想要什么,榮華富貴,錦衣玉食,難道不是你們這些女人想追求的嗎?”陸希夷嘴角露出一絲譏諷的笑意,目光深沉的凝視著他,道:“你錯了,榮華富貴,我現在已經有了,只不過我想要得到的是一個男人的真心真意。”

    “這還不好辦,真心我自然有,我可以把我的心全心全意的放在你那兒,只要你同樣的回報。”

    齊晏似乎對他志在必得,也相信陸希夷總有一天會落入他的漁網,不過他似乎想的有些簡單了。

    “太子殿下,今日你只是約我喝茶,我怎么覺得你好像喝了很多酒啊?”

    齊晏聽不出她這句話,含著嘲諷的意味,卻一臉情深的看著她道:“我是真心想讓你留在我身邊的,只要你做了我的侍妾,我便可以將你逍遙酒樓的名聲推的更大,天南地北都能夠看到逍遙酒樓這四個字,對你來說也是一個劃算的買賣,難道不是嗎?”

    見他越說越瘋魔,陸希夷略感無力,難道她心中的阿冷一直都是這樣想她的,為什么她覺得,這兩個人天差地別。

    陸希夷疲憊的垂著頭道:“太子殿下你并不了解我,或許陸若靈的確是愛慕你的榮華富貴,才愿意做你的侍妾,但如果是我,絕對不會卑躬屈膝的留在一個男人身邊。”

    “哪里卑躬屈膝了?你知道全京城有多少女人排隊想進東宮嗎?我這是好言好氣的,懇求你進來的。”

    “不需要,太子殿下,過去的事情我都忘懷吧,可能我們真的不是一路人,而我說的你也不會明白,今日的茶錢我付了,以后,我們只是生意上面的合作伙伴,其他的事情,太子殿下就不要再提了,以免傷了和氣。”

    話音一落,便在桌上扔了幾塊銅板,下了品茗軒。

    齊晏從柵欄處望著她那曼妙的身影慢慢消失在眼前,懊恨的捶了捶桌子,他什么時候敗在一個女人的身上,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小六鬼鬼祟祟的湊上前,猶豫道:“太子殿下,陸掌柜剛剛好像并不高興就走了,是不是誤會什么了?”齊晏怒瞪他一眼道:“把你的臭嘴給我閉上!”

    “是。”

    陸希夷回到酒樓,小雪神情慌忙的將她拉到了后院,壓低聲音道:“不好了掌柜的,養生酒的秘方被人偷了。”陸希夷一聽,駭然失色道:“怎么可能呢?不是一直被我鎖起來了嗎?怎么會被人偷了呢?”

    “掌柜的,我就說那個陸明德不對勁,說不定他的癡呆全部都是裝出來的,是沖著養生酒的秘方過來。”

    “怎么會這樣?可是我托大夫問過了,他的確是精神上受到了打擊才會那樣的,應該不至于千辛萬苦的過來偷一個養生酒的秘方吧。”

    小雪深吸一口氣,眉毛都快擰成了毛毛蟲,壓低聲音,表情凝重道:“這可不一定了,陸明德心里還是有她的寶貝女兒的,而對面的螻蟻酒坊就一直眼紅我們的生意,說不定這陸明德就是陸若靈派過來偷秘方的,掌柜的,我們大意了。”

    “真的有此事?”陸希夷久久不敢相信,而聽著小雪一邊添油加醋,繪聲繪色的描述也不由不得相信了,這時,小二湊上前道:“掌柜的,那傻子又來了!”知道小二說的傻子就是陸明德,陸希夷緊握著拳頭,眼里壓了一片冷冽之氣。

    “掌柜的,你去質問他,如果他不老實交代的話,就拉到庫房,找人把他揍一頓,他就老實了。”小雪在一邊出著餿主意,陸希夷沒心思聽她在一邊獻計,而是徑直走到了陸明德身前伸出了手。

    陸明德還以為她是要什么東西,把今天所撿到的饅頭放到了他的手上。

    “我要的不是這個,老實的把秘方交出來。”陸希夷揮了揮手,陸明德憨厚的又將幾個銅板放在了她的手上,一臉委屈的縮著手指,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巨嬰一樣。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