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二百三十章 大智若愚
    “可能是覺得和奶奶您有緣分吧,再說了,螻蟻酒坊是我的競爭對手,我當然不能讓他們如愿了,奶奶你說是不是?”

    羅奶奶點頭。便答應了她這個要求,從此這里的胭脂鋪就交由陸希夷來接手。

    而羅奶奶將鋪子開到了陸希夷酒樓的旁邊,陳二本來想鬧事,但是一看隔壁的胭脂普居然是陸希夷在管理,頓時傻了眼。

    看著陸希夷道:“陸掌柜,你怎么在這折騰這些花花粉粉來了?”

    陸希夷努了努唇瓣道:“這間胭脂鋪,從此以后就是我的地盤,怎么了?陳掌柜,你也是過來買胭脂水粉送給你家的娘娘嗎?”

    陳二臉色一白道:“你說什么?她把這家胭脂鋪賣給你了?”陸希夷傲然點頭道:“是啊,難道我說的不夠清楚,需要我再重復一遍嗎?陳掌柜,你們這酒坊味道也太大了些吧,當心些,可千萬不要玩過火了。”

    陳二怒不可遏的盯著她,“你這是故意來找麻煩的是吧?”陸希夷一聽,揮了揮手道:“陳掌柜,你這是在說什么呢?大家,都是為了做生意而已,何必這樣呢對不對?”

    “我不明白你在說什么,不過我這酒坊需要擴張,你這件胭脂鋪子必須拆了,不然的話明天我就會叫人過來,到時候把你這里的東西砸個稀巴爛,你可就不要怪我了!”

    陸希夷一拍桌案道:“你敢,你要是你要是敢帶人過來砸了我這胭脂鋪,我明天就敢帶人砸了你的酒坊,到時候我只需要說我的酒樓需要擴張,所以我就把對面的也一并給砸了。

    到時候咱們直接對簿公堂,你覺得如何。”陳二沒有想到,陸希夷并非他想象中的軟弱好欺負,居然這般難纏!

    灰溜溜的回到了酒坊,陸希夷看到他那幅氣軟怕應的樣子勾起了唇角。

    小雪挽著包袱走了過來,看著胭脂鋪子道:“掌柜的你把這家胭脂鋪子交給我管理?”陸希夷點頭道:“當然了,我一個人忙活這么多的事情管不過來,就辛苦你了。”

    小雪點頭笑道:“太好了,我最喜歡弄這些東西了。”

    “行了,待會兒我會派幾個打手過來,保護胭脂鋪的安危,如果有人過來鬧事的話,不用客氣。”

    “放心吧,掌柜的。”

    畫面一轉,陳二來到太子府,私自會見了陸若靈,向她添油加醋的說著陸希夷是有多么可惡,竟毀他們的好事。

    陸若靈一幅意料之中的樣子,看著陳二則道:陳二阿陳二,竟然連個女人你都對付不了,你說我要你在身邊有什么用呢?”

    陳二立即跪下劇烈磕頭道:“娘娘,我這也都是為了娘娘著想,可是那陸希夷竟用了這樣的辦法,而且還說一定要跟娘娘勢不兩立,這些話可都是從她的嘴里說出來的。”

    陸若靈一聽,黛眉微蹙,狠狠一拍桌案道:“這個陸希夷還真將自己當做人物,是不是?看來本宮必須得好好會會她了。”

    而這時,陸若靈身邊的丫鬟在她耳邊低語了幾句,陸若靈神情一凜,看著陳二道:“你趕緊從后院溜走,不能讓太子撞見了你,明白嗎?”

    陳二點頭,于是便悄悄從狗洞退了出去。

    陸若靈臉上的憂色如同一片陰郁的烏云,越來越密,趕緊裝扮好,看向了一邊的秋月問道:“秋月,我這樣還行嗎?”

    秋月點頭笑道:“放心吧娘娘,您是秋月見過最美的,太子看到您都被您的美貌給折服了。”

    陸若靈這才放心,“那你還愣著干什么?還不趕緊去迎太子進來。”秋月點頭,迅速退到一旁,齊晏一進來就怒氣沖沖的看著她,她看著齊燕一臉惱怒的樣子,便知道沒有什么好事發生。

    神色間飛快晃過一抹不安,佯裝一臉鎮定走到太子身旁道:“太子殿下,您今日這是怎么了?”

    齊晏看著她,嘴角慢慢逸出一絲譏誚的笑意,問道:“你在外面都做了些什么好事,看來不需要我的提醒吧?”

    陸若靈淡眉微蹙道:“靈兒不知道太子說這話是什么意思?靈兒究竟惹了做了什么事情?惹得太子這般憤怒?”

    齊晏冷哼一聲道:“你在外面都差點跟別人說你是太子妃,難道這些事情還需要我來提醒你嗎?”

    陸若靈一聽,皺眉道:“太子殿下,您聽靈兒解釋,上次靈兒去了逍遙酒坊,可沒想到陸希夷仗勢期人,明明賣的酒壞了,卻不愿意賠償,所以那人就找到了賤妾,賤妾也只是想幫他出一口惡氣罷了,但是絕對沒有想到這個陸希夷會這般目中無人,絲毫不將太子放在眼中啊。

    本來是想用太子妃的身份壓制她,卻沒想到被她取笑,說是太子身邊的玩物而已,所以靈兒一時口快,只好編了個身份。”太子看著她緊皺著眉頭道:“你覺得如今我還能信你的話幾分呢?你在外面可真是耀武揚威,又開了一個酒坊是不是?”

    陸若靈搖頭道:“太子殿下。酒坊雖說是我開的,但一切都是為了太子殿下考慮呀,你想想,您在朝中需要結交朋友就必須有一個相聚的地方。

    我這么做可都是為了太子殿下考慮,太子殿下可千萬不能誤會了賤妾啊!”

    見她眼圈微微一紅,這番話說的,倒真的找不出責備她的理由,看著她一副,受驚的樣子道:“你這么害怕做什么,本太子也只是過來詢問詢問而已,不必這么擔憂。”

    陸若靈輕松了一口氣,唯唯諾諾道:“賤妾只是怕太子殿下真的聽信了小人的讒言,所以誤會了賤妾,太子的心中始終是有靈兒的。”

    齊晏輕輕撫著她的肩膀道:“行了,你對本太子的心意,本太子比任何人都清楚,不過你也不要再去找逍遙酒樓的麻煩了。

    畢竟這逍遙酒樓也有我的一份,你這樣做不就是給本太子臉上無光嘛。”聽到他這樣一說,只得默默點頭道:“靈兒明白,靈兒一定會謹慎行事,在外面謹言慎行,盡量不給太子殿下惹麻煩。”

    太子聽完之后這才滿意離開,陸若靈看著他的背影,沒有想到,就連太子現如今也幫著那個賤人說話。

    而他現在什么都沒有可依靠,秋月在一邊戰戰兢兢的看著她,“娘娘該休息了,太子說了,今晚就不回東宮住了,讓你一個人早些休息。”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