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有眼無珠
    楊爍愣了那么幾秒,迅速走回了屋中,此時陸若靈已經穿好了衣服,看著楊爍走過來,于是便道:“舅舅,事情已經辦妥了,太子殿下愿意讓我在他的身邊守著。”

    “那就好,皇天不負有心人,只要太子殿下能夠明白我的良苦用心便可伶啊,真是委屈你了。”

    陸若靈嬌艷欲滴的紅唇輕輕開啟道:“一點都不委屈,其實靈兒的心中是有太子殿下的,而且靈兒也能看得出來,太子殿下的心里是有我的,我還要多謝舅舅能夠制造這么一個機會,無論如何,我也不會讓陸希夷好過的。”

    “好。”

    而陸希夷正在釀制著新品紅酒,將許多桑葚都已經放了酒中再加入了高粱,這種高粱桑葚酒可以制造出更好的果酒味道,她拿著勺子輕抿了一口,可是怎么都沒有她想要的那個感覺。

    沈卓思再次悄無聲息的來到她身后,而陸希夷不用仔細聽,就知道是他,于是便道:“你怎么又過來了?”

    沈卓思尷尬的撓了撓頭道:“我今天過來是給你帶個好消息的,難道你就不想聽聽嗎?”

    “什么好消息直接說吧。”沈卓思轉到她的身前,道:“最近有一個神秘的客人說是要在逍遙酒樓定一批新的酒運到塞外,我覺得這單生意不錯,你覺得怎么樣?”

    陸希夷坐到一邊道:“好是好,可是果酒所保存的時間不長,不像是那些高粱酒,小麥酒可以儲存更長的時間,如果要果酒的話恐怕不行,還沒送到邊賽,就已經爛了。”

    “那行吧,我再去跟那個商人說一聲,不過,好不容易有一筆大單子,你確定你不心動嗎?”

    “心動是心動,不過質量好是最重要的,你去跟那位客官說一聲,我可以換成其他可以保存時間長一點的酒,這樣也不會影響酒的口感。”

    沈卓思點頭,于是又道:“對了,還有一件事情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陸希夷坐到一邊,給了他一個眼神,讓他繼續說下去。

    他撓了撓頭道:“陸夫人自從被就地正法之后,陸大人整個人的精神有些不好,我聽我的朋友說,陸大人已經好幾日都沒有上朝了,一直在家中抱病,而且一直抱著陸夫人的牌位,神思恍惚就像是傻了一樣。”

    陸希夷在聽完之后沒有任何的反應,也沒有絲毫可憐的神情,只是一臉嚴肅道:“這些都是他們咎由自取的,當著我娘慘遭陸夫人毒手的時候,陸明德他也不會體會到今日心痛的感覺吧,順便也讓他體會一下人生的不美好,也沒什么不妥的地方。行了沈大哥,我以后不想在聽到陸府的事情。”

    沈卓思點頭,而此時樓底下突然傳來了一陣吵鬧聲,兩人面面相覷,于是便趕緊趕到了樓下。

    “你們這里的酒喝了之后鬧肚子是不干凈的,居然還敢賣,你們要是還在賣的話,我就天天來惹事!”說著肆無忌憚的摔著后院子里面的酒灌。

    陸希夷看到這兒直接叫院子里的家丁,一股腦的沖上前,將那個品行暴躁不端的男子給控制起來,陸希夷瞪視著他道:“你說你喝了我們這里的酒鬧肚子,請問我怎么對你沒有印象呢?誰知道你是不是吃了其他不干凈的東西。”

    男子被旁邊的家丁給控制著也不好動武,對著陸希夷露出了壞笑道:“肯定就是你們這里的東西不干凈,怎么我就是砸了怎么著!”

    看到這男子如此流氓的行徑,想必背后一定有人給他撐腰正準備出手教訓,突然聽到了身后一陣聲音響起。

    “陸掌柜真是好大的威風啊。”

    話音一落,便見一個穿著紫色襦裙的女人從外面走了進來,身影高挑,面容精致,而且身后還跟著一眾的仆人,這樣大的排場,陸希夷萬萬沒有想到居然是已經敗落的陸若靈。

    陸若靈那段時間也一直沒見其蹤影,不知道是不是消失了,而今日突然出現,卻搖身變成了如此大富大貴的人家。

    陸希夷看著她好奇道:“陸若靈,你怎么會出現在這兒?”

    陸若靈手執折扇,扭動著輕曼的身姿來到她的面前,眼角勾魂,對著她笑了一笑道:“怎么難道我就不能來這兒嗎?陸掌柜,客人提一下意見,你就暴跳如雷,難道還想殺人滅口嗎?”

    那個流氓男子,一見有人過來給他撐腰,于是趕緊道:“娘娘,娘娘快來給我做主啊,這陸掌柜還想殺人滅口,明明就是他們酒有問題!”

    陸希夷不禁好奇的看著她道:“娘娘,你怎么混成娘娘了?”她笑了一笑道:“對了,這件事情我還沒有跟眾人說,自然也不怪陸掌柜,我可是太子身邊的人。

    我倒是想瞧瞧陸掌柜是有多大的能耐。”

    陸希夷心下生疑,揚聲道:“太子府的人?”陸若靈笑了笑道:“是啊,而且在你的對面我又開了一家酒坊,名字我都已經取好了,叫做螻蟻酒坊,人生在世就如同一只螻蟻一般生死不由它呀。”

    說完話,看向了陸希夷身后的家丁道:“你們還不趕緊放人?陳二,以后你就好好守著螻蟻酒坊,若有一點動靜立即向本宮前來稟告,明白了嗎?”

    陳二點頭,一看到陸若靈就像是變成了一只脾氣溫順的哈巴狗,迅速回到了對面的大樓,而對面原本是一家餐館,突然之間被她整改成了酒坊,而且牌匾都還沒來得及掛上去。

    看到這一切,她不禁看向那個正在暗自得意的陸若靈道:“這一切都是你故意做的事嗎?”陸若靈笑了笑道:“是吧?難道陸掌柜只希望自己能夠掙得錢,不希望看到他人也能夠盆滿缽滿嗎?其實我也能夠理解陸掌柜。

    不過以后咱們就是競爭對手了,還請陸掌柜多多指教啊。”說著風情萬種的離開了逍遙酒樓,小雪在樓上看到這一幕,忍不住匆匆跑下樓。

    “掌柜的,他們兩個人也太得意了吧,遲早有一天要摔個大跟頭!”

    陸希夷轉過頭去嗔道:“行了,別計較那么多了,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陸希夷的心中還是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