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二百二十六章 驚人之舉
    “我總覺得你的身形和太子殿下十分相似,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二人是孿生兄弟。”

    鐘易寒不禁露出一絲意味難明的笑意,“你怎么會這么問?”

    陸希夷搖頭道:“沒什么,就是感到好奇而已,你也不必放在心上,我也就是隨口一說,走吧,小雪她們應該都在那等著。”

    “嗯。”鐘易寒跟著她身后,而另一邊,陸若靈一直在陪著太后吃齋念佛,好幾次,想問太后什么時候回去,但一看到太后的臉色,她便不敢再問。

    她趁著太后禮佛的時間偷偷的跑了出去,看著一邊的住持好奇道:“請問我究竟什么時候才能回去啊?”

    住持將手中的佛珠捏了捏,“阿彌陀佛,施主為何這般著急要回去呢?”

    陸若靈目光一閃,淡淡的說道:“我總感覺家中出事了,我得趕緊回去一趟,可是太后娘娘也從不跟我提起究竟什么時候回去,我實在是沒辦法了,我想先行一步,若是太后娘娘問起的話,還請住持多多包涵。”

    “阿彌陀佛,若是施主自行離去的話,還請與太后娘娘……”主持剛說完話,卻沒想到她早就已經跑沒影了。

    四周一看哪里還有陸若靈的影子,他無奈搖頭,便回到了大殿中,看著太后道:“娘娘那位姑娘已經回去了。”

    太后抬眸道:“沒事由她去吧。”

    主持點頭,坐在一邊靜心的禮佛。

    而另一邊陸若靈乘著馬車拿著包袱,總算是來到了一處酒家歇腳,她看到了有一輛熟悉的馬車也停在此地。好奇的來回張望,這不是太子的行李嗎?

    沒有想到在這里居然可以碰到太子,她心中大喜,于是便在此處先行逗留,等著太子現身。

    在樓上正在吃飯的太傅和太子二人相視兩不語,而太子看著他一直東張西望,不禁好奇道:“太傅可是有什么心事,盡管說來。”

    太傅搖頭道:“哪里,太子殿下,咱們都出來這么久的時日了,究竟什么時候才能回去?”太傅心中頗為擔憂,生怕城中出了什么事情。

    太子笑了笑道:“太傅不用擔心出了什么事,放心吧,宮中有我的人照應著,太傅就好好的在這里多多享受一段時間。”

    太傅點了點頭,可心中還是有些不安。

    陸若靈躲在柵欄處的一角,看到了太子和太傅,躲在一旁靜觀其變。

    等著齊晏與太傅的人從酒肆離開之時,她也跟了上前,生怕不能追趕到二人的腳步,可走著走著,忽然覺得身后好像有人跟著她,轉頭一看,卻見是幾個壯漢攔住了她的去路。

    陸若靈警惕道:“你們要做什么!”幾個壯漢手拎著巨大的彎刀,看著陸若靈露出了猥瑣的目光,盯著陸若靈全身上下都掃了一眼道:“你說我們要做什么?經過此處,想必一定是有錢有身份的人,不如就將你的包袱行李留下如何!”

    陸若靈滿臉布滿驚慌,望著眾人,抱緊身上所帶的包袱道:“想都不要想,你們知道我是什么人嗎?就敢這樣對我!”

    一個大漢搔了搔頭,發出了笑聲道:“我管你是什么人了,只要經過了此地被我看中的,那就是我蘇大龍的女人,來人哪,把她身上給我扒個干凈,我倒要看看,這位姑娘是什么千金嬌貴的人。”

    “是。”眾人一呼而應沖上前來,陸若靈驚恐的閉著眼睛蹲在一旁,絕望之際,突然聽到了一陣慘叫聲,她驚恐的睜開眼睛,卻見是齊晏和太傅半路折回,將那些人打得落花流水。

    沒有想到太子殿下的功夫這般好,而她已經記不清楚,這是太子第幾次救到她了。

    楊爍一看是侄女,好奇湊上前道:“怎么是你,你怎么一人在這兒?”

    陸若靈唯唯諾諾起身,看著眼前的太傅和太子道:“多謝太子殿下相救,靈兒陪著太后禮佛才來到此處的,我想回去了…”

    楊爍見她也是要回城,安撫道:“先別在這個地方說,咱們先到馬車上去…”陸若靈點頭,又看著一旁的齊晏,心中如同微風吹拂過一般,感到萬般的滋潤。

    登上了馬車之后,陸若靈才將這一切與楊爍娓娓道來,楊爍一聽,拍了拍腿道:“不好,咱們此次離開京城京城一定發生了大事,說不定你母親……”

    “我母親怎么了?舅舅,我母親不會出事了吧?”

    楊爍壓下心頭升騰的不安,愁眉苦臉道:“這可說不定,那陸希夷一直想讓你想要你母親的性命,估計此時已經晚了…”

    齊晏在馬車外面聽到了二人的話,難怪皇上會讓他帶著太傅來下江南,在外面晃悠了好幾,不知道宮中已經變成什么樣子。

    快馬加鞭趕回了城中,齊晏也好奇,跟著他們一起來到了陸府,當楊爍看到陸府,嶄新的面貌之時,不禁疑惑。

    “府中,為何重新翻修了?”正想著此時正好門口有個小廝出來,看到是陸若靈回來,一臉激動的喊道:“小姐回來了,小姐回來了!”

    陸若靈趕緊沖進府中,而陸明德此時也正在府內,抱著陸夫人的靈位發呆,整個人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完全沒了生氣。

    陸若靈來到陸明德身旁,看著他道:“爹。我回來了,我是靈兒啊,你到底怎么了?”一旁的小廝皺著眉道:“小姐,你終于回來了,老爺這些日子不吃不喝,光看著靈位發呆。”

    陸若靈看著陸明德手中抱著的牌位,心中咯噔一下,幾個下人不敢說話,而他們則是看著陸明德抱著的靈位感到瑟瑟發抖。

    陸若靈的心中有一股不好的預感,怒視著眾人道:“我娘呢?你們愣著干什么?我問我娘去哪里了?”眾人不敢說話,一膽子稍大的小廝湊上前道:“小姐,老爺抱著的就是夫人了。”

    話音未落,庭院陷入了沉寂,陸若靈腦中轟然一響,喃喃道:“不可能,我爹抱著的怎么會是我娘呢?你們一定在騙我。”

    “我再問你們一遍,我娘究竟去了哪里?”

    陸若靈提高了音量,怒視著眾人,眾小廝臉色煞白煞白,紛紛看著陸明德手中抱著的牌位,而楊爍看到這一幕之時也算是明白了,撲通一下子就沖著牌位跪了下來。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