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二百二十章 多行不義必自斃
    “是嗎?現在的話可說完了,娘娘讓你走一趟,有重要的事情要問你。”

    楊太傅看向一邊陸若靈道:“別怕靈兒,你先過去吧。”

    陸若靈膽怯的看著楊爍,只好先跟著御林軍走了,一路上,她忍不住問道:“夙月到底被關到什么地方去了?”

    侍衛不耐煩道:“哪來那么多話,跟著我們走就對了。”陸若靈噤聲不言,又看到那些從地牢中運出來的死尸,大部分都已經被一分為了好幾瓣,還有些爛骨頭正被人拖出去處理。

    她看到這瑟瑟發抖,渾身發涼,不會也要這么處理她吧?

    她感到侍衛帶她走的路線很奇怪,并不是往章華殿走去,而是往李貴妃的寢宮走去,她看到這兒不禁疑惑道:“你們怎么把我帶到這兒來了?”

    幾個侍衛不耐煩道:“讓你走個路怎么那么多的話,當然是貴妃娘娘有話要問你了!”

    陸若靈走進去,屋子里靜悄悄的,看起來一個人都沒有,她深吸一口氣,李貴妃走了出來看著她道:“你終于來了。”

    她低著頭,道:“參見貴妃娘娘,貴妃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李貴妃優雅一笑道:“我叫你來,是問你一些事情的。”

    陸若靈低著頭,心中一股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抬起頭道:“貴妃娘娘要問什么,臣女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李貴妃揚唇輕笑道:“不用那么早,那么害怕,我又不會吃了你。再說了,你沒做什么虧心事,又何必這么害怕呢?”

    被貴妃娘娘這樣一說,她越發害怕,“不知道貴妃娘娘…這樣說是何意?”

    李貴妃看著她道:“過些日子太后要去,白山寺敬香你去不去?”

    陸若靈好奇道:“太后娘娘要去燒香禮佛,我也能去嗎?”李貴妃點頭道:“自然了,他叫本宮幫她選一些賢良淑德的貴女,我就第一個想到你了,本來我是打算讓陸希夷去的,但是太后嫌她身份不好,就沒讓她去。

    然后我就想到了你,你若是愿意的話,今日你就得出宮。”陸若靈心中隱約有些不安,問道:“貴妃娘娘這么做,到底是為什么?”

    “這個是太后娘娘的意思,你只要照著去做就成了,難不成你怕我會在半路上害人害了你?”

    陸若靈搖頭道:“不是那樣的,臣女只是覺得有些疑惑而已。”

    這本來是事情的關鍵時候,卻聽李貴妃說太后娘娘要讓她陪同去燒香禮佛,實在是太怪異了。

    貴妃沒有與她透露太多,讓她即刻準備啟程,而另一邊,陸希夷回到院子里,這里還有阮娟昨日帶來的一些衣物,想到昨天還是一個好好的人,可今天就沒了氣兒,令她十分難過。

    她看著那盤果子,跪坐在床前道:“阮娟,你在那邊一定要好好的,愿你下輩子再投個好胎,不要過得這般辛苦了。”

    說完這些話,她也要離開這里了,剛準備收拾出門,卻看到院子外面有一個熟悉的身影,不用猜想也知道是誰。

    她走上前去,嬌艷欲滴的紅唇輕輕開啟:“我就知道是你!”

    鐘易寒還是轉過身,詫異道:“你怎么知道是我的?”

    “”我看到你的背影就能認出來了吧,我想這件事情一定也有你的功勞,如果不是你的話,那群秀女又怎么會愿意給我作證?謝謝你了。”

    鐘易寒擺了擺手道:“不用謝,畢竟你沒有殺人,也不能受紅口白牙的誣陷,我也只是看不過去而已。”

    陸希夷凝視他片刻,又復了往日端雅賢惠的神色,柔聲道:“每次遇到大事總是能有你在我的身邊,我真的要好好謝謝你,不過貴妃娘娘不愿見我,我也只好離開了,不能再留在這里了。”

    “你不是還有選拔太子妃嗎?這事情還沒結束,今天晚上又有一晚宴,我已經打聽好了,說不定這次貴妃會見你。”

    陸希夷猶豫了一番道:“那行吧,我再試一試。”

    當天晚上陸希夷也沒有做過多的準備,只是在后臺轉了一圈,看到有戲服,看來今天有人表演唱戲,一看到這身戲服就突發聯想,想來一出貴妃醉酒的戲碼。

    或許就能夠贏得貴妃的青睞,正想著,她便將那一身戲服都拽了下來,迅速換上身,

    沒一會兒大殿內的曲聲就開始響起,她準備了一會兒,于是便自信昂然的登上舞臺,全場的焦點,幾乎都在她的身上,臺下的鐘易寒看到她出場的那一剎那,整個神情都變了。

    齊晏本來正吃著花生,看到她出場的那一刻,還沒到嘴邊的花生突然掉了下來,他目不轉睛的盯著。

    貴妃和皇上看得也較為入神,表演完畢之后全場響起了雷動般的掌聲,貴妃頗為歡喜,但看著來人臉上畫著濃妝,有些認不清,好奇問道:“你是何人?”

    陸希夷漸漸將臉上的粉末洗凈,看向李貴妃道:“貴妃娘娘,是民女。”貴妃恍然大悟道:“原來是你啊,換上一身衣服我差點就認不出來了,你表演得不錯,難得讓大家伙都這么高興,說吧,想要什么賞賜?”

    陸希夷看著在場這么多人,本來有些阻礙,覺得有些不好開口,但貴妃娘娘既然都這么說了,也沒覺得什么不好意思。

    行了一禮,道:“民女想來告御狀,還請皇上和貴妃娘娘成全。”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有人呵斥道:“你知道今兒是什么日子嗎?說告御狀就告御狀,你還真的把這當成你的逍遙酒坊了?”

    看著那位大臣如此激動的模樣,她也沒說什么,而是看向貴妃道:“這件事情,非同小可,需要貴妃娘娘幫忙,所以民女才會斗膽前來。”

    李貴妃一早就知,她入宮沒有選太子妃這般這般簡單,表情也沒有那么的愕然,只是淡然的看著她道:“你有何冤屈,可以訴來,本宮倒是可以考慮。”

    陸希夷見貴妃娘娘并未拒絕也并未答應,這件事情有轉機。

    而在另一邊的鐘易寒看到這一幕之時,臉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笑意,齊晏看著身后的鐘易寒笑道:“原來她入宮是為了這件事情,我還以為真的看上了本太子。”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