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二百零五章 下一個兇手
    聽了沈卓思的話,她還是有些懷疑。

    起身道:“不行,我還是不放心,我決定親自去看看。”

    沈卓思點頭,便同她一起去了魚鄉附近。

    到了漁鄉,陸希夷只覺得四周的氣氛靜悄悄的,好像沒什么人。

    沈卓思看到這里忍不住撇嘴道:“這哪里像是個人住的地方,怎么一戶人家都沒有?”

    陸希夷看著他,面不改色的應道:“先別說話了,咱們進去瞧瞧就明白了。”

    倆人一起來到了一片村莊附近,但是這里實在是太靜謐了,靜謐到沒有一絲生氣。

    陸希夷來到一家院子,敲了敲門問道:“有沒有人啊?”

    里面死氣沉沉一片,好像沒有人住。

    推開門一探,只見里面尸橫遍野,這里早就被人洗劫一空。

    陸希夷心中暗感到不妙,來到了丁蘭所給的那張地址才發現這里早就已經沒人了,她深吸一口氣道:“不好,一定是有人走漏了風聲,咱們來晚一步了。”

    沈卓思懊惱的拍了拍腦袋道:“怎么會這樣呢?我的手下會出問題啊!”陸希夷愁眉苦臉,“現在不是責怪誰的責任的時候,而是趕緊找到那位嬤嬤。也不知道她現在有沒有危險。”

    就在此時,看向一旁,突然只見一個黑影迅速的穿過眼前,看到這,她道:“趕緊追!”

    沈卓思反應過來,迅速的追上前去,但是還沒有跑幾步,人就不見了蹤影,陸希夷跑的快斷了腿,還是沒有找到那家伙的影子。

    當他看到她不小心崴了腳,立即轉過身道:“你沒事吧?”陸希夷呼哧帶喘,擺手道:“我沒事兒,趕緊去把那個人給追到。”

    “還是別了吧,這里一個人都沒有,萬一你出了什么危險怎么辦?”說著將她橫抱了起來,打道回府。

    陸希夷在床上正養著傷,一邊的花嬸一臉擔驚受怕道:“既然追不到那人,就別追了,還是自己的性命要緊,小姐,你可千萬不能意氣用事啊。”

    聽了花嬸的話,陸希夷點了點頭道:“知道了花嬸,你不用擔心我,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回來了嗎?”

    這個時候,小雪走了進來,將雞湯放在一邊道:“掌柜的,大公子來了。”

    一聽到鐘易寒來了,立即提起了精神道:“趕緊讓他進來啊。”

    小雪點頭,喊了鐘易寒走了進來,鐘易寒看著她躺在床上的樣子好奇道:“你這是?”

    陸希夷笑了笑,便道:“我不小心崴了腳,你怎么過來了?”

    一邊的花嬸看著鐘易寒,一身的煞氣倒真是令人覺得有些恐怖,看起來好像是小姐的好友,她也不加擔心,于是就先離開。

    鐘易寒看著她問道:“你的腳沒事吧?”

    她搖頭道:“沒事好著呢,死不了,我最近一直在查找那位嬤嬤的消息,記得以前跟你說過,我一直質疑我娘親的死,如果能夠找到那位嬤嬤的話,我娘親的死因也可以解開了。可是魚鄉的村莊已經被人屠了,說明有人比我更快一步,我在想到底會是誰。”

    他皺著眉道:“既然暫時想不到就先別想了,把自己的照顧好才是最重要的。”

    “我怎么樣不重要,只希望那位嬤嬤不要有事才對。”鐘易寒將他的話記到了心中,于是暗地也在追查著那位嬤嬤的消息。

    而這個時候,沈卓思一臉愧疚的走了進來,看著她道:“都怪我不好,沒想到我的手底下出了奸細。”

    鐘易寒看著他好奇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搖頭,一臉挫敗道:“里面有個武將已經被人收買了,第二天就找不到他的消息,所以,下次不要讓我見到這家伙,不然的話我一定會將他碎尸萬段的!”

    陸希夷壓下心頭升騰的不安,深吸口氣道:“好了,現在不是計較誰對誰錯的時候,還是想想到底該怎么辦吧。”

    鐘易寒贊同的點了點頭,小雪在一邊提議道:“既然他們也得知了那個嬤嬤的重要性,應該就不會對她痛下殺手吧。”鐘易寒搖頭道:“這就不一定了,誰知道他們要做什么,萬一那位嬤嬤真的在他們的手上,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聽到這,陸希夷的心中也頗為擔憂,只希望那位嬤嬤千萬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

    而畫面另一邊,陸若靈又狠狠的賞了丁蘭幾個巴掌,怒瞪著她,“你居然跟那個賤人說你母親的,若不是今日有人來跟我稟告的話,我還差點被你瞞住了!”

    丁蘭低著頭,臉上幾個巴掌印十分明顯,只能在一邊哭求道:“小姐饒命啊,我實在是太想母親了,所以才會托小姐替我回去看看的,我娘親這段時間身子真的快不行了,我這做女兒的也是想盡一份孝心而已。”

    陸若靈狠狠在她身上踹了一腳怒道:“你身是陸府的人死是陸府的鬼,居然跟著外人穿一條褲子來對付陸府!我看你真的是活膩歪了。”

    陸夫人聽到了動靜,也趕了過來,看著陸若靈正在發怒,便走上前去勸道:“行了,女兒,幸好沒有讓他們找到那家伙的行蹤,要不然的話咱們又要吃虧受罪了。”

    “都怪那個陸希夷,事情都過去這么久了,還惦記著她娘,差點被這個賤丫頭給害了!”陸夫人在一邊輕嘆一口氣道:“行了定了,下次再出這樣的事情,本夫人可就不能保證你娘親的安危了,我知道你思念你母親心切。

    但也不能跟一個外人說出你母親的住址,這些年來我將你們母女二人保護的這么妥帖究竟是為了什么,還不都是為了你們母女兩個人考慮,可你們居然如此的不識好歹,也不能怪本夫人不近情面了!”

    丁蘭一聽嚇得渾身抖如篩糠,只能服服帖帖的跪在地上哀求道:“夫人饒命呀,你想怎么處置丁蘭都可以,放過我娘親吧。

    娘親做了這么多,現在落得這樣的下場是她罪有應得,請夫人千萬不要在她身上置氣了,陸夫人一聽冷笑道:“她做的那些是他自己咎由自取,與我們有什么關系,與陸府更是沒有關系,你可千萬不要把這一切推到本夫人身上。”

    陸若靈一邊冷笑道:“就是,還從來都沒有見過像你這么不知好歹的。”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