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二百章 多此一舉
    “哎,你干嘛!”

    陸希夷看著突然失去了矜持的陸若靈便知道這塊玉牌一定不簡單。

    陸若靈拿著那玉牌瞪著她道:“這是我娘的貼身物件。”陸希夷聽到陸若靈的話語,忍不住出言諷刺,“陸夫人可從來沒來過這兒,你說是你娘的,你拿什么東西來證明?”

    陸若靈一時啞口無言,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什么理由,直道:“我娘剛進府的時候,我爹就賞了一塊這樣的玉牌,后來這塊玉牌不見了,在你這一定是你偷的吧。”

    陸希夷一聽。眉頭擰成了疙瘩,而此時鐘易寒也聽到了隔壁房內的動靜,聞訊趕來,只看到了里面的齊晏,兩人目光相視的那一剎那,電閃雷鳴。

    而齊晏看著鐘易寒的目光有些不懷好意,而陸希夷和陸若靈為了搶奪那塊玉牌差點動起手來。

    齊晏上前看著無法平復心緒的陸若靈道:“陸姑娘,這塊玉牌是陸府的嗎?”

    陸若靈道:“肯定是,木雕底下刻了一個陸字,就說明是從陸府出來的東西,而就在去年我娘貼身的玉牌不見了,居然出現在你這里,看來一定是你偷的不假了,我現在就要把你扭送官府去。”

    好不容易抓到了陸希夷的把柄怎么可能輕而易舉放過,只見鐘易寒擋在了陸若靈面前道:“大小姐,說話一定要講究證據,這個東西是陸掌柜在后院撿到的。”

    陸若靈此時也再也裝不下去了,看著鐘易寒扯了扯唇瓣道:“誰知道你們兩個是不是一伙的呢,反正這人和物都已經抓到了,今天我一定要將她扭送到官府去,好好治一治,這個喜歡順走別人東西的小賊。”

    陸希夷被她緊緊握著手腕。狠狠甩開怒道:“我再說一遍,這個東西是我在后院撿的,不相信請自便。”

    陸若靈揉捏著手腕,沒想到剛剛那一下居然把她的皮膚都給弄的淤青了,一臉委屈的看向了一旁的齊晏,想讓太子給她出出風頭。

    太子看到這場面有些尷尬,無奈咳嗽一聲道:“行了,不就是一塊玉牌嗎?這玉牌是陸府的倒也不假,可為何會落到陸掌柜的手中還有待商榷,不過大小姐,這件事情應該和陸掌柜沒什么關系,說不定是無意之中撿到的。”

    看著就連太子都為她說話,陸若靈一時語塞,默然片刻,奪過了玉牌,“這個東西得還給我,我要給我娘。”

    陸希夷迅速又把令牌奪了過來道:“憑什么,有本事叫陸夫人過來拿,我到想問問她什么時候來過逍遙酒坊的,把這個東西落在這兒了。”

    陸若靈氣得跺了跺腳,也不顧及身邊的太子,直接轉身出了門。

    鐘易寒也默默離開了,陸希夷看著身后看好戲的齊晏,皺著眉上前道:“不好意思,讓太子您看笑話了。”

    齊晏揮手坐下道:“無礙,姑娘家家,因為一些小事而起了口角很常見,不過陸大小姐應該是你的姐姐吧,可是我看你們二人的關系似乎不親近。”

    “她是嫡出我是庶出能親近才怪,不過今天還要多謝太子殿下解圍,要不然按她這個性子非要鬧上衙門府不可。”

    畫面一轉,陸若靈氣沖沖的回到了陸府,陸夫人看到女兒回來十分歡喜,而看到她臉色鐵青之時,頓時慌了手腳,湊上前道:“寶貝女兒,你這是在外面遭受了人欺負嗎?”

    陸若靈跺了跺腳,看著陸夫人道:“娘,我今天看到了那塊玉牌了,下面的木雕上明明刻了一個“陸”字,那就是您之前的貼身玉牌,您進府的時候,爹就賞賜給你了,你還記得嗎?”

    陸夫人想了半響道:“一塊小小的玉牌怎么可能記到如今呢?再說了,每個進府的姨娘都有那樣的一塊玉牌,也不一定是娘的。”

    陸若靈一聽,好奇道:“是嗎?我還以為爹就給了你一個人了,原來每個人都有啊,今天為了那塊玉牌,我還跟那死丫頭大吵了一架。”

    “什么!你去找那個死丫頭了?”

    陸若靈看著四周,拉過陸夫人道:“娘,我們進屋再說吧。”

    陸夫人點頭,陸若靈關緊房門,湊到一邊看著陸夫人道:“今日,在路上我遇到太子殿下,他帶我一起去了那逍遙酒樓。

    酒樓的規模還真是宏大,而且里面賓客絡繹不絕十分熱鬧,而且還是京城最繁華的地段,我估計太子殿下肯定在背后幫了他不少忙。”

    陸夫人一聽,臉色氣得鐵青,“這小賤蹄子勾引男人的本事還真是有一套啊!”陸若靈贊同點頭道:“是,不少男人在她身邊打轉呢,這個賤貨一定不干凈了。”

    “幸虧早分家了,要不然的話還不知道得把多少男人往家里帶。”陸夫人抿了一口茶,心里有些得意,可又想到了她今日的成就,難免有些眼紅。

    看向一邊的陸若靈道:“那太子殿下對你印象如何?”陸若靈捏著手中的絹帕,變得害羞扭捏了起來。

    低著頭聲音如同蠅語一般,“我也不知道,不過他好像對那個陸希夷態度也不錯,他們兩個私底下肯定是能經常見到面的。

    而我平時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也很難見到太子殿下。”

    話落,陸夫人將茶杯砰的一聲放到桌子上,“那可不行,你可不能輸給那個陸希夷,這賤貨一定想攀附太子攀高枝兒,你可一定要加把勁兒了,好歹你也是陸府嫡女,千萬不能讓她搶去了風頭。”

    聽陸夫人這樣一說,她就像是被打了雞血似的,渾身變得亢奮起來,面目堅定的點頭,一定要把太子緊緊握在手中,不能讓那個陸希夷撿到了便宜!

    畫面一轉,已是深夜久,陸希夷本欲關門,卻突然看到一人站在門口,她嚇了一跳,提著燈籠出來,一看原來是鐘易寒,忍不住上前道:“大晚上的你也戴著面具也不怕嚇死別人。”

    鐘易寒倒是沒有反應,就像是個雕塑一樣站在門口,陸希夷看著,再次問道:“要不要進去坐坐,不進去的話我可就要關門了。”

    鐘易寒二話不說徑直走了進去,陸希夷嘆了口氣看了眼門外,把門關緊,做了一碗面,端到了鐘易寒面前道:“你肯定沒吃吧,來吃一下我做的陽春面。”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