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下定決心
    鐘易青趁二人憂慮之際,便迅速奪過陸希夷懷中的包袱,將它扔到了后院,鐘易寒見了,便迅速向后院出去。

    而這個時候陸希夷一聲尖叫引起了注意,鐘易寒回頭一看,陸希夷已經被他劫持住了。

    鐘易青拔下了頭上的簪子抵在陸希夷白皙的脖頸上,神智有些癲狂道:“你如果去拿包袱的話,我現在就跟她一起死在你面前!反正我也不想活了,你如果把我交出去,我就成了整個天朝的罪人。”

    陸希夷感到簪子已經劃破了她的皮膚,絲絲血跡快要順著她的脖頸流下來,她滿臉驚慌的看著鐘易寒。

    鐘易寒深吸一口氣道:“你放過她。”

    鐘易青激動道:“我放了她,你就能放過我嗎?”鐘易寒握著拳頭鎮定道:“我可以放過你,我也不會說葫蔓藤是從你這搜出來的,畢竟我也是鎮國公府世子,說出來對我也沒什么好處。”

    鐘易青抱著懷疑的心態,再次問道:“你說的是真的。沒有騙我?”

    “我什么時候騙過你?”

    “好,那你把包袱給我。”鐘易寒倒是一點都沒有猶豫,把包袱扔給了他。

    “不能啊……”

    陸希夷欲哭無淚,好不容易找到的證據難道就要拱手讓人了嗎?

    鐘易青一拍陸希夷,陸希夷撞到鐘易寒的懷中,陸希夷轉過頭看著鐘易青道:“這胡蔓藤葉除了鎮國公府有,還有哪里誰有?”

    “你們可以去杜府看看,如果你們想知道事情的真相的話,可以去別處。”

    “難道你就不知道嗎?或者說是你和杜大人一起合謀害死了汶國太子,現在又要狗咬狗了是嗎?”

    陸希夷怒不可遏的瞪視著他,雪白的小臉充滿了憤怒。

    鐘易青轉過身道:“無論如何,記得你們答應過我的,這件事情不論發展到什么地步,都不能把我牽扯出來,胡蔓藤不止我一人有,你們想要找線索就移到別處吧。”

    話音一落,便離開二人的視線,陸希夷一臉暴躁的看著身后的鐘易寒道:“你就不應該答應他那個無理的要求,你是不是怕把鎮國公給搭進去?所以才會放過他的。”

    鐘易寒低著頭道:“既然你都知道了又何必來問我?相信他應該不會直接害到太子的。”

    陸希夷氣急敗壞道:“這下倒好,被你們兩個給坑死了,還是想想怎么去杜大人那里搜到胡蔓藤葉吧。期限越來越短了,在找不到證物的話,我的項上人頭就不保了。”

    處于重壓之中的陸希夷還要保持著樂觀,一臉自嘲的搖了搖頭,離開了鎮國公府。

    哈克一直守風,看到陸希夷居然是從正門出來的,忙不迭跑上前道:“我說你怎么從正門出來了,難道被人發現了?”

    陸希夷深吸一口氣道:“是啊,什么都沒有找到,白忙活一場。”陸希夷之所以沒有與哈克交代實情,是因為哈克是汶國人,如果知道這件事情跟國公府有關系的話,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哈克搔了搔頭,乖乖跟在她的身后。

    夜色已深,陸希夷在屋子里待得胸口直悶,到院子里正準備放松一下,忽然見一道黑影迅速閃過眼前,不用想也知道是鐘易寒。

    “你怎么又來了?不是說過以后你不用過來了嗎?”

    “我帶證物過來,怎么,你不高興嗎?”

    鐘易寒雙手負于身后,很顯然背后還拿著東西,陸希夷好奇的皺了皺眉頭道:“什么東西啊?”

    “讓我看看!”陸希夷靠近他,可是他一個勁兒的往后撤步,一不小心又栽到他的胸前,揉了揉額頭怒道:“你不給我看的話我就不看了。”

    他趕忙將身后的葫蔓藤拿出來道:“就是這個,我在杜大人小妾的房內找到的,杜大人把這種東西給他的小妾培養,而他的小妾說,杜大人只是送她一盆花而已,并不知道這是葫蔓藤葉。”

    “太好了,終于有證物了,那我趕緊去把這件事情跟國君交代一下吧。”

    “先別著急,等明天一早就可以,我把東西先放你這兒,我回去再準備一些東西。”陸希夷看著他猶豫道:“你回去準備什么?”

    “當然是要準備人證了,人證物證俱在才能幫你開脫。”

    “我上次那么兇你還愿意幫我,真是不好意思啊。”陸希夷慚愧低頭,鐘易寒皺著眉道:“你剛剛說什么再說一遍?”陸希夷抓了抓脖子。

    “我說不好意思,聽明白了嗎?”鐘易寒嘴角微勾道:“行了,那我先走了,你先好好休息。”

    陸希夷舒口氣,略略正色,便看著他用使用輕功從屋瓦上飛走。

    隔日一早,所有的人幾乎已經聚在朝堂之上,皇上有些糟心的看向一旁的李貴妃,壓低聲音道:“也不知道這段日子,陸姑娘準備得怎么樣了。”

    李貴妃剝了顆葡萄塞到他的嘴中道:“陛下,臣妾相信,陸掌柜的一定能夠找到證據幫自己開脫的。”

    汶國國君也來了,在一邊坐著,就等著杜大人和陸希夷兩方上前來對峙。

    陸希夷這次不僅帶來了兩個檢查太子和武安尸體的仵作,還有幾位太醫。

    這幾位太醫在皇宮都是赫赫有名的,其中的孫太醫更是直接找出了最重要的證物便是葫蔓藤滕,為了說服杜大人還有汶國國君,還特地把這種植物的樣子畫了出來。

    杜大人看到這兒不禁笑道:“一株植物而已,就說這植物的毒素如此強大,史書上也并沒有記載,孫太醫又是從何處得知的呢?”

    孫太醫不加猶豫,直言道:“這種毒物的毒性極強,不可入中藥,但是它的根部卻可以是作為藥材,能夠救人起死回生。

    只不過這葫蔓藤葉的葉子毒性巨大,人吃下一片之后血逆流而亡,而且也會穿腸爛肚而死,故而又叫做斷腸草。”

    杜大人不屑一顧,看著畫圖上面的東西道:“我們誰都沒有見過這藤葉長什么樣子的,你就隨口一說我們也不知道,再說了又有誰會拿這種葉子來害人呢?簡直就是可笑!”

    陸希夷看著杜大人能言善辯,不緊不慢道:“杜大人說是沒見過這種葉子,倒是覺得有些可疑了,您的妾室蘇夫人不就是一直在種植嗎?”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