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我們犯了什么錯兒
    太子中劍,酒坊所有人都愣住了。他是未來汶國的國君,傷害了他,無異于傷害了整個汶國,如果處理不好,就有可能引起兩國戰爭。便是一向膽大的李瀟,此時也眼睛里也閃過恐懼。

    “你們竟然敢傷害太子,我們回去一定稟明國王。”其中一個手下人說。

    太子咳咳兩聲,仇恨的在酒坊里一掃,目光劃過陸希夷、鐘易寒、李瀟等人:“你們都給我等著,不報此仇,我誓不為人!”

    只聽一陣馬蹄聲,汶國太子被兩個手下救走了,生死不明。

    酒坊之中,好像所有人的目光都寫著三個字:“怎么辦?”

    李瀟拍一拍胸口:“今天的事情,是因我而起,一人做事一人當,我去向皇上自首!”說著,李瀟就往外面走。

    “不要!”陸希夷攔住他,“這件事情分明就是那個太子找事,和你一點關系都沒有。皇上英明,不會不知道這是太子在故意找回面子!”

    鐘易寒也說:“小希說的對,那個汶國太子就是有目的而來的,被你刺中也是他活該。”

    話雖然如此說,但是大家還是很惶恐。鐘易寒辭別了陸希夷,打算去驛館那邊打探打探消息。

    那個太子騎著馬,卻不去驛館,而是一直往太子府來。李瀟的刀尖并沒有深入多少,頂多是皮肉之傷。

    “快帶我去引見你們太子!”汶國太子對著門子喊,好像他才是這個國家的主人一般。

    門子認識是汶國的人,便去稟告齊晏,齊晏吩咐門人將對方帶進來。其時和齊晏在一起的還有鐘易青,他們正在花園里比賽射箭,誰輸誰喝酒。

    門子離開,鐘易寒陰冷的笑了一笑:“太子殿下,看來你的計策成功了!”

    “嘿嘿,”齊晏彎弓搭箭,瞄準靶子,嗖的一下,箭去似流星,箭鏃深深的插入靶心,鐘易青拍手叫好。齊晏喝一口茶,也露出陰冷的笑容,“我父皇為了國家利益,一定會舍小取大,將陸希夷抓起來,消弭汶國和雍國之間的仇恨,因為這仇恨是因陸希夷而起的。”

    話音才落,花園外面便響起腳步聲,汶國太子在兩個手下的攙扶下,來到齊晏的涼亭里。齊晏的目光落在汶國太子的刀創上,眼睛里卻沒有悲傷憐憫:“太子,這個傷口,是陸希夷刺你的嗎?”

    “要是陸希夷就好了!”汶國太子哼了一聲,將桌子上的一壺茶水對著嘴巴就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刺我的是那個叫做李瀟的幫工!太子殿下,我按照你教的苦肉計,讓他們刺了一刀,接下來我該怎么辦?”

    原來是齊晏看到汶國太子在宴會上被陸希夷羞辱,肯定對陸希夷十分惱恨。于是便暗地里和他聯系,與他聯手對付陸希夷和逍遙酒坊。汶國太子去酒坊鬧事,和酒坊的人起沖突,假如他在沖突之中受傷了,告到皇帝那里去,皇帝為了大局著想,肯定會把陸希夷抓起來。

    這,就是齊晏教給汶國太子的苦肉計!

    “你要去京兆府那里告狀,要杜大人將陸希夷抓起來。杜大人肯定會將這件事情上奏給我父皇,我父皇知道這件事情之后,一定會將陸希夷抓進天牢的!”齊晏笑吟吟的對汶國太子說。

    汶國太子陰沉的臉,終于露出了一道光彩:“你父皇要不懲罰陸希夷,我便馬上回汶國,上奏我父皇,要他馬上發兵來攻打你們雍國。”

    “哈哈,你放心啦,我父皇怎么會偏袒一個酒坊的老板?”齊晏突然話鋒一轉,“不過,在你去京兆府告狀之前,我得借你一樣東西,不知道你肯借不肯借?”

    齊晏的臉色怎么突然之間變得如此陰險而冷厲?汶國太子也沒有想太多,便問:“借什么?”

    “自然是借你項上之人頭!”太子眼光驟然冷酷猙獰,“鐘易青,還不動手!”

    只見嗖嗖三聲響,箭去似流星,鐘易青在亭子里連發三箭,這三箭分別射在汶國太子和兩個手下的咽喉,三人吭也沒有吭一聲,便倒下了。

    齊晏拍拍手:“你的箭法果然厲害!”

    鐘易寒嘴角勾起一道痕跡,得意洋洋:“這跟射死一只兔子沒有什么區別!我想知道的是,太子為什么要射殺他們主仆三人?”

    “一方面他太囂張了!”齊晏說道,“來到我們雍國,也不收斂收斂。看到我了,也不給我磕個頭,是可忍孰不可忍!一方面,他死了對我們有好處。”

    “哦?”鐘易青瞇細了眼睛,仔細的聽齊晏怎么說。

    齊晏眼睛望著亭子外面:“這個混蛋一死,我們便把責任推到陸希夷身上,就說是陸希夷將他們三人射死的。”

    如果汶國太子只是受了一點點的皮外傷,皇帝不會治陸希夷死罪,但要是汶國太子死了,皇帝再不給汶國國王一個交代,把陸希夷殺了,那么汶國國王一定會發兵,引發兩國戰爭。

    汶國太子逃走后,陸希夷在酒坊里走來走去,本來就很擔心害怕,鐘易寒走之后,她更加害怕了。

    忽然,街道上響起了馬步聲,小夢探出頭看,嚇了一跳,腦袋能縮到脖子里去!

    “不好了,不好了!”小夢跑回來,一下子投入陸希夷的懷里,緊緊的抱住。

    陸希夷柳眉皺起,理著小夢的頭發:“怎么了?”問的同時,她隱隱有不詳的預感。

    “外面……外面!”小夢將臉埋在陸希夷的懷里,手指指著門外面。

    陸希夷剛想出去看個究竟,一隊鐵甲兵已經來到門外。鐵甲兵撒開一條道,中間走出京兆府杜大人。杜大人表情嚴厲:“陸希夷,你好大的膽子!”

    陸希夷心里琢磨,應該是汶國太子去京兆府告狀了。此時的陸希夷倒也不害怕了,將小夢推開,走到門口,臉上神情自若:“小女子犯了什么錯兒,還請大人指點一二。”

    “你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錯兒?”杜大人兇惡的眼睛流露出疑惑,“陸希夷,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陸希夷憨憨的笑了笑:“我怎么敢跟大人開玩笑呢!如果是普通的人來我酒坊,我知道他肯定是來買酒,因為我的店就是賣酒的;如果是官府的人來,我就不知道來干什么了,我想我總不會因為釀酒而招罪吧?”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