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一百八十章 將計就計
    此時,陸夫人、陸明德、陸若靈三人方才意識到,他們被陸希夷耍了!從一開始,陸希夷就知道陸明德的突然態度轉好有問題,表面上假裝同意和解,其實背后跟鐘易寒商量對策。她故意讓劉冀給逍遙酒坊分店送配方原料,因為她知道總有一天,陸夫人會要劉冀說出配方的。

    果不其然,來套配方的人出現了,那就是李四!劉冀將計就計,將假的配方寫給了李四。李四交給陸夫人和陸明德,他們深信不疑,便找了個人來做代理老板,開了這個順安酒坊。誰曾想,卻中了陸希夷的計謀,釀出來的酒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兒!

    再一次敗在陸希夷手下,陸夫人幾乎將牙齒咬碎。咣當一聲,她將茶杯丟在樓板上,茶水卻濺了陸若靈一裙子:“陸希夷,你還有良心嗎?你父親有意要跟你冰釋前嫌,你卻故意整他?你的良心給狗吃了嗎?”

    根本就是他們設計在先,如今卻反咬陸希夷一口,實在是狼狗本性!

    “冰釋前嫌?”陸希夷失望而憤怒的目光從陸夫人滑過,落在陸明德臉上,他一張老臉陰沉沉的,實在是難看,“如果他真想冰釋前嫌,怎么還會開這個順安酒坊?我的老父親,你心里面到底有沒有我這個女兒?好像我死在半道上,你也不會對我投以憐憫的一瞥。太讓我寒心了!”

    陸明德將寬大的袖子一甩,沒有回應陸希夷一個字,大聲的哼一聲,下了樓,從酒坊后門走了。誰也不知道,他最后哼的一聲,是針對陸希夷呢,還是針對陸夫人。

    “總有一天,你會得到報應的。”陸夫人也緊跟著陸明德下樓。

    李四追上去兩步,好像眉毛都燒火了,焦急的很:“陸夫人,現在酒客要退錢,我們該怎么辦?”

    “你們自己看著辦!”陸夫人丟下這句話,跟陸若靈在后門消失了蹤影。

    李四嘆口氣,搖搖頭:“唉!”然后走下樓去,應付那些酒客。

    劉冀對陸希夷眨巴眨巴眼睛,伸出一個大拇指,這是對她智慧的稱贊。

    陸希夷心里并不喜,就像陸夫人說的,要是這件事情傳出去,豈不是丟人嗎?父女兩個互相傾軋,互相勾心斗角,這算什么父女?

    “劉大哥,答應我一件事情,好不好?”陸希夷目光是如此哀憐,鐘易寒真想上去將她抱在懷里溫暖溫暖。陸希夷確實也感到十分寒冷,這寒冷是從心底里發出的,冷徹肌骨。

    劉冀見陸希夷這副模樣,便不敢笑了:“小陸,你怎么了?有事兒便說。”

    “不要把這件事情說出去。”陸希夷的眼神含著哀求,聲音也帶著哀求。

    劉冀一下明白過來,點了一下頭。

    陸希夷和鐘易寒并肩騎馬回酒坊,一路上陸希夷什么話都沒有說。鐘易寒還想安慰安慰她,忽然前面一匹馬趕來,馬上之人穿著一身青色衣裳,手間握著一把寶刀,眉形如劍,——是李瀟!

    看到李瀟如此模樣,陸希夷和鐘易寒心中便知道,酒坊出事了。

    “陸掌柜,大公子,不好了,有人在酒坊鬧事!”李瀟說。

    逍遙酒坊是專門給皇宮釀貢酒的,竟然有人敢去那里鬧事,實在不想活了!鬧事之人,要么是瘋子傻子,要么就是權勢熏天的人。前面一類人還容易對付,要是后面的人,陸希夷可就犯難了。

    “駕!”陸希夷兩腿一夾,馬鞭在空中噼啪響,馬兒得得的飛跑出去,不一會兒功夫便和鐘易寒來到逍遙酒坊門口。

    只見一個穿著奇裝異服的年輕人,帶著兩個手下,兇狠的站立在酒坊中,好像要砸東西,小夢擋在他們前面,不讓他們砸。

    “你們想干什么?我們可以陪你錢,但不許砸東西。這里都是要送到宮里的貢酒,你們如果砸了,我們不禁要吃官司,便是你們也不好過。”小夢如是對那三個人說。

    那個年輕人嗤笑一聲,勾起的嘴角帶著兇狠:“小姑娘,我是看在你小,所以不打你!不過你再攔在前面,我可要連你也打。你怕疼嗎?”

    “不怕!”小夢伸出兩手,好像是小麻雀撐開翅膀,“我看你們就不是真心過來買酒喝酒。李大哥去叫陸姐姐了,你們有什么事情,等她回來了再說。”

    李瀟本想用刀將他們三個趕出酒坊,但一想起陸希夷對他說過的,對待客人要盡量客氣不要動怒,所以他才撇下小夢去叫陸希夷。

    “陸掌柜,你給句話,要不要揍這幾個混蛋?”李瀟抓住刀鞘的手暴起了青筋。

    陸希夷將手抬起,示意李瀟冷靜一些。她問了情況,大概是這三個人來酒坊喝酒,說酒里面有蟑螂,要酒坊給他們一個交代。李瀟和小夢說可以賠點錢給他們,但他們不依不饒,要砸酒店。

    “看來他們不是來喝酒。”陸希夷看向鐘易寒,“大公子,那個年輕人我看著怎么如此眼熟?”

    鐘易寒道:“你忘記了?他就是汶國太子!”

    陸希夷此時總算明白過來了!汶國太子是來找陸希夷麻煩的。

    她一個箭步,走到小夢面前,宛如一支花,笑盈盈的:“喲,這不是汶國太子嗎?怎么有雅興來我酒坊喝酒?難道我的玉冰燒將你折服了?你是尊貴的外賓,跟我說句話,我便叫人將酒送到你們驛館去,何必你親自來呢!”

    看到陸希夷,汶國太子眼睛唰的變得猩紅,同時閃過寒芒,心里雖然動了殺機,但表情上卻家裝作很平靜的樣子:“陸掌柜,你的玉冰燒不過爾爾。”砰!他突然將一碗酒按在酒桌上,“你看,這是什么?”

    陸希夷杏眼一轉,在酒里面竟然有一只指甲大小的蟑螂,應該是剛死的,用膝蓋想想就知道是汶國太子故意做的手腳。退一萬步說,哪怕酒里真有了蟑螂,老板陪幾個錢,這件事情就算結束了,用不著要砸東西這么嚴重。

    “太子殿下,你想我們怎樣?”陸希夷也不問這蟑螂是怎么跑進酒碗里去的,陸希夷想,如今是在雍國京城,汶國太子就算要鬧事,也鬧不起來。如果三打三,陸希夷也不怕,因為她身邊有鐘易寒、李瀟、劉冀。劉冀功夫差點,可是前面兩個,劍法刀法都是一等一的。

    汶國太子冷哼一聲:“要怎樣?如果我還沒有把酒喝下去這件事情也就算了;可是如今我已經喝下去一口了,假如因為蟑螂我得了病,怎么辦?無論如何我都不能算了!你讓我把酒坊砸一遍,我就不計較了。”

    “你在開玩笑呢吧?”劉冀登時臉色都黑了。

    蒼狼一聲,李瀟手里已經舉著明晃晃的大刀,只要陸希夷一聲令下,他就把汶國太子劈個皮開肉綻。

    陸希夷表現的比其他男人都要冷靜,在她的眼眉之間還含著微笑:“假如只是一家普通的酒坊,我任憑你砸,不過現在皇上已經御賜我為皇家釀酒師,玉冰燒為國酒,逍遙酒坊就不只是一家普通酒坊了。所以,我不會讓你隨便砸的。”

    “那就是沒的商量了!”太子伸出猿臂,將小夢一把撇開,小夢哎喲一下,跌倒在地上。汶國太子舉起一個酒缸就狠狠砸,咣當,酒水淌了一地,一股酒香沖出了酒坊外面,路過的人也要醉了。

    太子的兩個手下也沖進去要砸玉冰燒。

    鐘易寒、李瀟、劉冀也沖進去,一人對付一個。李瀟對付的是汶國太子。

    “媽的,在你們國家囂張習慣了,也想在我們雍國撒野是不是?”李瀟早就憋了一肚子氣,揮動大刀,好像游龍一般,上下左右翻飛,一下子就把太子的衣服都削成了枯葉落了一地。

    太子一看自己身子,衣服所剩無幾,好像身上就沾了幾片樹葉,狼狽之極。太子惱羞成怒啊呀呀跳過來,要跟李瀟摔跤。汶國崇尚摔跤,摔跤技藝特別厲害,李瀟要是被抓住,那就慘了。

    李瀟見太子不顧一切的撲過來,被嚇著了,他閉上眼睛,將大刀遞出。呲的一聲,刀尖刺入太子左邊胸口,一股鮮血噴出。

    “太子殿下!”其他兩個手下,急忙撇了鐘易寒和劉冀過來扶住太子。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