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多謝公主海涵
    昆公公一面吩咐年輕的太監將酒盛放進青花瓷酒缸,一面又命另外的太監在門口擺出三勝,點上香,感謝酒神幫助釀制成功古法酒。

    “陸掌柜,你趕緊穿戴好,跟我一起進宮面見皇上,說不得今天晚上皇上就要傳汶國太子來品嘗這美酒。”昆公公對陸希夷說。

    不用昆公公說,陸希夷也要進宮,與那個汶國太子斗法。

    昆公公老眼瞥視,看到旁邊的小夢,便問陸希夷:“這位姑娘從前沒有見過。”

    “她是我的小妹妹,從柳州剛過來的。”陸希夷將小夢扯過來,抱在懷里,小夢的頭才到陸希夷的腰間。

    小夢不喜歡不男不女的昆公公,更不喜歡他說話尖聲細語,還伸出蘭花指。

    昆公公卻對小夢笑嘻嘻的:“小夢,嘖嘖嘖,好名字!她剛從柳州過來,是不是帶了什么土特產?比如說,云片糕什么的……”昆公公一面說,一面意味深長的看陸希夷。

    陸希夷立即明白他想要什么了,在小夢耳邊輕聲說了幾句,小夢嘟起嘴,似乎老大不樂意:“不嗎!”

    “快去,聽姐姐的。”陸希夷揉了揉小夢的頭發。

    小夢眍了昆公公一眼,只好去房間里拿來一個禮盒,依依不舍的遞給陸希夷。陸希夷又遞給昆公公。昆公公搓著手,迫不及待的拿過來禮盒,笑瞇瞇的,對陸希夷拱手:“有勞陸掌柜了!”

    昆公公一聽小夢從柳州來,就想要云片糕,貢獻給皇帝。可云片糕是小夢特意帶給陸希夷的,陸希夷卻轉手給了昆公公,小夢心里老大不樂意,氣鼓鼓的。

    “張叔,今晚記得給小夢多炒幾個菜,慰勞慰勞她,她帶著云片糕來,怪辛苦的。”陸希夷覺得小夢是小孩子脾氣,給她點補償,小夢就會很快忘記了。

    昆公公拿了糕點,叫一個小太監拎著:“陸掌柜,時候不早了,我們該進宮了!”

    “昆公公!”兩人恰待要走,鐘易寒趕上兩步,“不如我跟陸掌柜一起進宮面見皇上,你看好不好?”

    昆公公將手當做蒲扇,在臉龐不停的擺:“不好,不好!皇上只是說要陸希夷進去,可沒有叫你進去。大公子,可不是老奴不給你面子,實在是皇上要我們干什么,我們只有照辦,假如我帶你進去,不僅皇上會責罰老奴,便是連大公子也要怒。”

    陸希夷知道鐘易寒是放心不下她,心里自然十分感激。但是這次進宮,她覺得不會有什么事端發生,畢竟皇上現在是有求于她。假如她真給雍國長了臉面,皇上估計還要賞她呢。于是,她對鐘易寒眨巴眨巴眼睛,示意他不要擔心,沒有事的。

    “萬事小心!”鐘易寒語重心長。

    陸希夷點點頭,辭別了小夢、劉冀等人,跟著昆公公,拿著劉伶古法釀制的酒,進入宮中。正好經過御花園,碰到了在花園里閑逛的大長公主。大長公主假裝沒有看到陸希夷和昆公公等,只顧看花看樹。

    連皇上都要禮敬大長公主,昆公公怎敢怠慢。急忙扯著陸希夷上前,一起躬身給長公主請安:“奴才拜見長公主,長公主吉祥!”

    陸希夷卻不知道該說什么,只是閉著口。長公主用眼角的余光冷瞥陸希夷,心里十分不爽。

    “這人是誰呀?怎么見了我,也不吱一聲?啞巴是嗎?”長公主一聲青色道袍,手里捧著拂塵,飄然有有道神仙之概。然而,卻對這一丁點兒事情耿耿于懷,可謂是外面看著像神仙,其實還是一肚子的俗氣。

    昆公公急忙扯陸希夷:“干嘛呢?還不跟長公主打個招呼?”

    長公主之前已經見過陸希夷,怎么說不認識?分明是故意的。陸希夷肚子里也有氣呢!

    “長公主,我剛剛在思考一件事情,所以竟然忘記給公主請安了,實在是抱歉。”陸希夷光溜溜的眼珠子靈動的轉了轉,俏皮的嘴角便勾起一抹微笑。

    長公主見陸希夷笑的好看,真像是這三月的春花一般,燦爛而青春,長公主心里是又恨又妒,黑著一張杏臉:“陸希夷,你撒謊也不做個腹稿,你欺騙的了皇上,可欺騙不了我!見了我,竟然無禮之極,我現在就可以打你板子!”

    昆公公可急壞了!陸希夷是皇帝叫去的人,假如被打了,如何應付那個汶國太子?然而他打眼一瞥,陸希夷卻不慌不忙,神情自若。

    “長公主,小人心里有個疑問。”陸希夷對長公主挑起眼角。

    長公主道:“什么疑問?”

    “我看長公主穿著道袍,應是超凡脫俗之人,本應該去仙山云海修行,避開塵事尤且不及,怎么公主竟然在宮中住了這么久,難道是舍不得離開宮中的熱鬧富貴生活嗎?假如是,可與公主遠離京城修行的初衷,南轅北轍呢!”陸希夷談吐如流,聲音細弱,但卻擲地有聲。分明就是在諷刺長公主去山中修行,是掛羊頭賣狗肉。

    長公主聽了,是又羞又惱,將手中的拂塵一甩,聲色俱厲:“陸希夷,你好大膽子,竟然敢諷刺我不好好修行?來人呢,將這個忤逆的小妮子抓起來,去慎刑司打五十板子!”

    長公主身邊有兩個宮女,都是佩戴寶劍的,一聽長公主如此吩咐,便上前要抓陸希夷。

    想要抓我?先得問過皇上!陸希夷肚子里思想,然后跑到昆公公身后:“昆公公,快點救我!我要是被打了板子,可怎么去見那個汶國太子?要是汶國太子問起古法的技藝,誰人替我回答?我死了不要緊,可是雍國的尊嚴怎么辦?皇上的面子該怎么辦?”

    一頓雜七雜八,昆公公聽了,腦袋能縮到脖子里去。急忙攔在陸希夷面前,笑嘻嘻的求情:“還請長公主高抬貴手,放了陸掌柜吧!她在外面大喇喇習慣了,哪里知什么禮節,懂得怎么跟公主皇上說話?你不看僧面看佛面,皇上那邊要見陸掌柜呢,假如你把陸掌柜打了,皇上豈不會遷怒于你嗎?”

    長公主琢磨了琢磨,覺得昆公公說的沒錯,宮里頭不是解決私人恩怨的地方。要是因為一個陸希夷,影響了她跟皇帝的關系,那就是得不償失了。先且忍一忍吧,總有辦法對付陸希夷的!

    “滾吧!”長公主冷袖一拂,甩過臉去。

    陸希夷可得意的很,故意把聲音叫的大喇喇的:“多謝長公主海涵!”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