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去西門迎豬
    雪兒心如刀絞,她深知陸希夷對她十分好,而她卻做出讓陸希夷心痛的事情來:“陸掌柜,是我對不起你,以后我也不配給你送肉了,你另選其他供應商吧!”說罷,撇了筷子就走。

    “站住!”陸希夷一把將她扯住。

    雪兒心頭一凜:難道陸希夷要跟她算之前的賬目?她送了幾天的壞肉,是給賠償一些給陸希夷。可就在她要說賠償時,陸希夷卻先于她開口了。

    “告訴我,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我想你一定是事出有因,我不會看錯人的!”陸希夷性子倔強篤定,她當初就是看中雪兒為人真誠、善良,所以才跟她合作,如今出這樣的事情,陸希夷堅信并不是雪兒的錯。

    雪兒眼睛含著淚花:“陸掌柜,我……”

    “告訴我,是怎么回事?”陸希夷追問。

    雪兒便把張三這幾天不賣生豬的事情說了:“我怕耽擱陸掌柜釀酒,所以便暫且跟張三買宰殺過的豬肉,以為也就是一兩天的事情,誰知道張三卻再也不賣生豬了!我問他為什么不賣生豬,他也不回答。我其實一直想告訴你,但見你這么忙,所以便沒有說。”

    原來是張三!張三必定是從哪里得到了一批豬肉,價格低廉,他以平常價格賣給像雪兒這樣的攤販老板。

    “雪兒,你每天什么時候去迎豬?”陸希夷將雪兒請回到座位,給她夾菜。

    陸希夷的殷勤真誠、善解人意,雪兒大受感動:“一般早上五更鼓。”

    “好,明天我給你一起去迎豬。”陸希夷倒要看看,這個張三是一個怎樣的滑頭,見利忘義,販賣不新鮮豬肉,真是令人不恥。

    三更時候,陸希夷便起來,先將李瀟叫醒,吩咐他在酒坊里燒火釀酒,只是不說她要去什么。她又來到劉冀的房門口,篤篤篤敲門。劉冀打開一看,嚇了一跳。

    “劉大哥,跟我去西門走一趟!”陸希夷微微一笑。

    劉冀睡眼惺忪,腦子還糊糊涂涂的:“去西門干嘛?還早著呢!”

    “跟我走就是了!”陸希夷猝不及防的扯住劉冀的手臂,差點將劉冀扯倒在地上,“對了,別忘記拿上家伙!”家伙就是刀劍防身的東西,因為陸希夷感覺這一次去見的人,或許是個兇狠的男人。

    沒辦法,劉冀只好打了盆水,將自己弄清醒,拿了自己隨身佩戴的青劍,和陸希夷騎上馬來到西門。

    此時雪兒已經在西門等候。做買做賣的攤販每天四更時候就來到西門等,城門一開,門外便成一個臨時的交易場所,俗稱“鬼市子”。有販賣豬牛羊的正常商人,也以后專門交易偷來、盜墓而得的古董寶貝。

    “雪兒,城門什么時候開?”陸希夷為雪兒。

    雪兒道:“五更鼓一響,城門就開了!”

    話音才落,便聽到城墻上有嗚嗚的畫角聲,緊接著便是咚咚咚的鼓聲。司門的官兵聽到鼓聲便將城門打開。老城門了,發出沉重而刺耳的吱嘎嘎的聲音,仿佛就要倒塌下來一般。那些做買賣的商人,便一哄而出,好像是千軍萬馬過獨木橋。

    “走!”雪兒喊了一聲,陸希夷和劉冀便跟在她后面走出西門。“鬼市子”很熱鬧,綿延數里。雪兒指著不遠處一個亮著燈光的柳樹道,“陸掌柜,那就是張三賣豬肉的地方!”

    三人來到柳樹下,一頭豬也看不到,只見張三擺了十幾個肉案子,案子上都是殺好的豬,只不過豬肉肉色已經不新鮮了。

    “雪兒,今天又要五頭豬,是嗎?”張三和雪兒是熟客,一面問便一面將豬肉放進籃筐里。

    陸希夷過來,捧起一塊豬肉,聞了聞,雖然并不發臭,但顯然也已經沒有了新鮮豬肉該有的味道,而且,陸希夷在豬肉上還發現了兩三塊冰渣子,估計是張三用來冰凍豬肉用的。

    劉冀哼一聲,把張三嚇一大跳:“張三,你這豬肉死多久了?”

    “沒多久呀!”張三笑嘻嘻的,此時他才注意到雪兒帶來的兩人,非同一般。“都是早上剛殺的!”

    陸希夷將一塊冰渣子丟到張三的領子里,一陣冰冷傳遍張三全身,他跳了幾下,方才將冰渣子跳出來:“早上剛殺的豬,你會馬上用冰塊來凍起來?”問的同時,雪亮的目光直盯著張三。

    “天氣不是越來越熱了嗎,我怕有味道,所以殺了之后便用冰塊敷上了。”張三眼神狡黠,十分不老實。

    陸希夷給劉冀遞了遞眼神,像張三這種狡黠之輩,不用暴力他是不會說實話的,這也是陸希夷叫劉冀出來的原因。

    蒼狼一聲,發青的佩劍一下子便擱在張三的脖子上,劉冀冷厲的目光,和劍尖上劃過的寒芒一樣銳利而犀利:“快說,不然我就一劍割下去!我想,這跟殺豬是一樣的。”

    張三腿都軟了,眼睛死死的盯看著脖子上的劍。

    “張三,我這位大哥可是個脾氣暴躁的人,如果他真惹得他不耐煩了,他真會殺人。”陸希夷嚴厲的說,“告訴我們,為什么這幾天你不送生豬了?”

    張三嘆口氣,便把下大雨那天晚上,所有的豬都死掉的事情說了:“沒有辦法,那么多豬,丟了不僅浪費,而且我也折本,所以便想了用冰塊來冰凍的辦法。雪兒,我跟你合作這么久,斷然沒有存心要欺騙你。”

    雪兒也是個善解人意的女人,見張三說清楚原因,便也不怪他。

    陸希夷眉頭疑云生起:“如果說是被雷劈的,應該豬會死光……”

    “不可能打雷!”張三還沒有等陸希夷說完,便搶著道,“那天我記得清清楚楚,根本沒有一點雷動,我的豬怎么會被劈死?”

    如果不是雷劈死,那么就是疫情了。但是疫情也不可能讓幾百頭豬一夜之間都死光呀?一個很恐怖的想法,閃過陸希夷的腦海。不過,與其在這里瞎琢磨,還不如去現場勘察一番。

    “張三,這豬肉不新鮮,而且有可能是疫情,千萬不能再賣了!你現在帶我去你養豬的地方,看看是什么原因導致這么多的豬在一夜之間暴斃。”

    張三便帶陸希夷、劉冀、雪兒三人來到他的養豬地方。那天晚上下大雨,張三擔心豬會受到驚嚇跑掉,將所有的豬都趕到了豬圈里頭,將門都鎖了。所有的豬都在豬圈里,是不是吃了同樣的東西,導致中毒而死?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