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一百四十八章 似夢非夢
    陸希夷心想,像昆公公這種人,食色之中,色字談不上了,也只有食物可以享受,鐘愛美食當是無可厚非的:“還有兩盒,公公若是喜歡吃,便都給你了吧!要是公公覺得不夠,我可以捎封信回柳州,讓小夢寄送過來。”

    “好,好!”昆公公撫掌大笑,其實他不是想自己吃,而是要呈送給皇上,以此博君一笑,皇帝只要一笑,他得到的賞賜就不只是百兩黃金這么簡單了。

    送走了昆公公,陸希夷滿腹憂愁,她倒不是怕那種場面,而是不喜歡那種場面。對君王說的肯定都是客套話,不像是在家里頭,這么從容自在。

    “劉大哥,你若是想去,就讓你去,我就說生病了,怕傳染到皇上和皇后等人。”陸希夷柳眉快要糾結成一股繩索了。

    劉冀對剛才昆公公的話,還耿耿于懷:“我才不想去呢!”

    “你就放心去好了,有我在身邊呢!”鐘易寒過來安慰陸希夷,“記住,明天去的時候,帶上你新釀的蓮花白。”

    陸希夷眼神里含著感激和疑惑:“為什么要帶蓮花白?”

    “聽我的便是!”說完,鐘易寒便又轉到里面去劈柴燒火。

    第二天,大約晌午十分,昆公公便派兩個太監一個宮娥過來催陸希夷。陸希夷想等鐘易寒一塊去,可是劉冀說,鐘易寒已經跟鎮國公進宮,和皇上、長公主一起賞花了。事情來到這一步,陸希夷沒有其他選擇,只好穿上昨天昆公公帶來的衣裳,頭發上簡單的戴上釵子,耳朵上掛上金步搖,淡淡的敷了粉,便跟著太監宮娥進宮。

    陸希夷是從東華門進入皇宮的,此時的皇宮,花紅柳綠,鶯歌燕鬧,比之外面,更是春意盎然。每到一個墻角轉折,都可以看到梅花、桃花、海棠,盛然開放,這給陸希夷一個感覺,好像整個雍國的春天,都躲藏到皇宮里的犄角旮旯里來了,特別給人驚喜。

    陸希夷看著看著,不禁出了神,腳步也慢了下來,卻不知跟前面帶路的宮娥太監走失了。皇宮這么大,宮院多,道路多,長廊也多,該往哪兒去呢?皇宮可不比外面,走失了還可以慢慢找,若是她在宮里東闖西闖,被內衛看到了,豈不是當刺客抓去天牢?一想到這里,陸希夷渾身便起雞皮疙瘩。

    小心翼翼的走了一會兒,來到一個大紅門前,門上兩個銅環,比陸希夷的臉還要大,門里邊不知是哪個妃嬪的宮殿。那里可不能進去的!

    陸希夷便要調頭走開,忽然從兩扇大紅門里傳出來喁喁說話聲,好像在談一件特別隱秘的事情。陸希夷想,這宮殿若是妃嬪的,怎么門口連個守護的侍衛都沒有?想必是哪個廢后的院子,久不住人,荒廢下來,這才沒有人看守。可是誰在里面說話?

    好奇心驅使陸希夷悄悄的走到門口,將耳朵貼在門上,諦聽著。

    只聽一個聲音特別有磁性的女人說道:“這件事情,萬不可著急,現在皇上對你看的特別緊,如果急切的要換下他,只怕皇上不僅不喜你,連我都要不愛了。”

    很明顯,這個女人說話雖然很脆很動聽,但是已經不年輕了,估計是個中年的女人,聽她說話,應該是一個能靠近皇帝的人。

    “母親,我實在受不了那個老頭了!天天讓我在宮里頭背四書五經,讓我理解《春秋》大意,悶都悶死我了!再這樣下去,我真怕自己會瘋掉!”說話的是個年輕男人,語氣 很迫促,而且他還一面快速的走,一面在跟他的母親說。

    那個女人性子比較隱忍,苦口婆心的勸說年輕男子:“你是太子,鎮國公這樣要求你,也是為了你好。假如你依然像過去那般天天斗雞走狗,晚晚尋歡作樂,皇上會把皇位傳給你嗎?鎮國公這個人,脾氣是有些急,也剛烈方正,你無論如何都要寧耐一些,否則,觸怒了鎮國公,可不是鬧著玩的。”

    砰!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么事情,嚇得陸希夷差點蹦起來,摸著心口呼哧呼哧喘氣。她聽到的可不是小人物之間的對話,而是皇后跟太子!而且里面還講到一個跟她有些關系的人:鎮國公,鐘易寒的父親!

    這種事情,還是不要聽的話,可是陸希夷好奇心太重了,又想知道太子怎么對付鎮國公,于是便又繼續在門口聽著。

    原來,太子一氣之下,一個拳頭打在窗欞上差點被窗戶打爛了:“不行,我等不了了,母親,你一定要勸說皇上馬上把鎮國公撤換了,讓任何一個人當少傅都可以!”太子頓了一頓,“我覺得陸明德就不錯!”

    陸明德可是陸希夷父親!他為人勢力,喜歡巴結,讓他當太子少傅,既應和了太子的玩性,又滿足了陸明德虛榮趨炎之心,真是兩全其美。

    不過,陸明德的缺點如此明顯,皇帝豈能不知!怎么會讓他去教導太子?所以,皇后犯難了:“這……”

    太子發起嗲來,好像是女人一般:“母親,求求你了!你希望看到我每天郁郁寡歡嗎?如果活的不快樂,還不如不當這個皇帝!”

    “住口!”皇后止住太子,語氣陡然嚴厲,“這種話以后不要說出口,知道了嗎?”頓了頓,皇后語氣又便舒緩,“好了,等今晚的宴會結束之后,我便好好跟皇上說一說。你呢,一定要在宴席上伺候好鎮國公,表現乖一些,讓我好為你說話。”

    本以為他們的談話就此結束,忽然太子發出了一聲冷哼:“實在不行,就用別的辦法,將鎮國公換掉!”太子所說的換掉,自然是指陰謀手段,而令陸希夷更加驚駭的是,皇后并沒有因此的反對。

    突然,一只大手搭在陸希夷的肩膀上,陸希夷嚇得魂不附體。糟糕了,這回死定了!

    “你剛才去哪兒了?我找了你許久!”抓住她的是領她進宮的太監,和她走丟之后,他便回來找,不想在這里看到了陸希夷。

    陸希夷鼻尖發白,對太監擠出笑容:“小公公,我跟你們走丟了,不知不覺就走到這里來!皇宮太大了,我這個草民有點分不清東南西北了。”

    太監催促陸希夷趕緊走,陸希夷正好要溜,便急急忙忙低著頭,穿過紅門。不經意,眼角的余光向門里頭掃了一眼,呀!那個人側臉好熟悉!精致而白皙,眉目如畫,不是阿冷嗎?

    “阿冷……”陸希夷才想要叫,就被身后的太監推了一把,差點將她推倒在地。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