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一百四十七章 陸掌柜肯定去
    “陸掌柜不在,改天公公再來吧!”李瀟只是瞄了公公一眼,繼續算他的賬。

    昆公公在皇帝身邊伺候,多少人想巴結他,李瀟不過是逍遙酒坊一個幫貢,竟然如此傲慢無禮,氣的昆公公吹胡子瞪眼睛,假如他有胡子的話:“皇上有口諭,你快去通傳陸希夷來接旨,否則就以抗旨不尊之罪,押到天牢里關著!”

    李瀟平生討厭的便是那種狐假虎威,恃強凌弱的人,尤其是不男不女的太監。被昆公公說了兩句,他便面紅耳赤,從柜臺里出來,要跟昆公公對罵,此時鐘易寒從后面的作坊走出來。

    “李瀟,退后!”鐘易聽到昆公公的聲音,其實不想出來,不過聽了李瀟的話,桀驁不訓,怕他得罪了昆公公,便急忙走出來調解。得罪了太監,可不是鬧著玩的。他們不男不女,性情扭曲,即便他們沒有真正的權力,但是在皇帝面前一兩句話,就可以讓別人滿門抄斬。

    鐘易寒的話,李瀟還是聽的,于是退到柜臺后面,對昆公公怒目而視。

    昆公公見是鐘易寒,十分訝異,急忙跟鐘易寒行禮:“大公子,你怎么也在這里……”定睛一看,鐘易寒手里竟然拿著一把劈柴的斧子,昆公公心里更是納悶了。他沒有想到,鐘易寒是來給陸希夷劈柴燒火。

    “昆公公,陸掌柜出去買釀酒原料了,過一會兒就回來,不如我倒杯茶,讓你一面喝著,一面等她回來?”鐘易寒故意不提自己在這里劈柴的事情,對李瀟遞個眼神,李瀟會意,便去泡一壺雨前茶,香噴噴的放在八仙桌上。

    鐘易寒給昆公公殷勤倒滿,昆公公心里的氣漸漸消了:“昆公公,這是云片糕,送茶是最好的,是柳州的特產,公公嘗一嘗。”

    茶香,點心又好吃,昆公公也不著急要陸希夷回來。

    “昆公公,不知皇上這一次叫你來,是不是要吩咐釀造其他酒品?”鐘易寒問道。

    昆公公覺得那云片糕太好吃了,便是宮里頭,也沒有這么好吃的點心,若是獻給皇上,他不就得到賞賜了?于是,昆公公呵呵一笑:“這一次皇上不是要陸掌柜釀酒,而是要大大的賞賜她!”

    金牌都賜了,還有什么可賞的?

    “賞什么?”鐘易寒想了一想。

    昆公公又是一笑,把一塊云片糕放到嘴里,然后喝一口茶,可謂是神仙享受。舔舔牙齒:“是這樣的,皇上和長公主知道陸掌柜釀酒辛苦,為國家做了貢獻,所以有意讓陸掌柜明天進宮見圣。陸掌柜作為一個平頭百姓,能得到如此殊榮,可謂是光宗耀祖,門楣有幸啊!”

    如果單是皇上的意思,鐘易寒不會憂慮,可如果是長公主也有這個意思,鐘易寒就有些擔心陸希夷的安全了。說不好聽,這一次宴席,對于陸希夷來說,非但不是殊榮,而是鴻門宴!萬幸的是,他明天和鎮國公也去侍宴,或許可以幫助陸希夷應付一下。

    “大公子,你怎么了?”昆公公見大公子不言不語,便問。

    此時,兩匹馬來到,正是陸希夷和劉冀,馬上駝著很多貨物,想必就是釀酒的原料。

    其實里面裝的都是蓮花和蓮葉,陸希夷新創的蓮花白,鐘易寒和劉冀等人都覺得好,陸希夷便想要推廣,蓮葉和蓮花不難得到,所以這種蓮花白,價格還是比較低廉的。

    陸希夷往酒坊里一看,咦,不是宮里頭的昆公公嗎?

    “昆公公,這是又要送貢酒進宮嗎?”陸希夷把一張俊臉笑成了花,走進來,大喇喇的倒一杯茶水,咕咚一聲喝了下去,也不怕熱,也不怕樣子不好看。

    昆公公見了她的模樣,臉上便有些嫌厭,這等女子進宮去見皇上,豈不是丟人現眼!“陸掌柜,剛才我已經跟大公子說了,明兒個你進宮去赴宴!”

    噗!陸希夷將喝到嘴里的茶水都噴了出來,不是噴到地上,而是噴到昆公公身上,弄的他一身淋漓的水。急忙跳起來,旁邊的兩個年輕太監幫著拍衣服。

    “你這個扶不上臺面的泥巴,讓你進宮,好像要你性命!”昆公公氣憤憤的,“假如明天晚上你也如此大喇喇,豈不是沖撞了皇上、皇后和長公主?到時候,你就是有十個腦袋也不夠砍的!”

    正是因為怕自己不適應那種場面,陸希夷才害怕呢:“陸公公,對不起啊!麻煩你回去稟告皇上,說我這個人就是爛泥扶不上墻,去見皇上,是臟了皇上的眼睛。”

    “來不及了!”昆公公抖一抖袖子,擦一擦光溜溜的額頭,“旨意已經下來了,能怎么辦?所謂君無戲言!叫你去,你就去!又不是叫你上法場,怕什么!有多少人想見皇上,都見不著,你算是造化大了!你看,衣服皇上都給你準備好了!”

    昆公公的話音才落,便有個太監奉上來一套衣服,看上去材質一流,鑲嵌珍珠寶石,穿上去珠光寶氣,貴氣十足。陸希夷卻不敢接,求助的看向鐘易寒,鐘易寒也沒有辦法了,對著她搖頭,意思是要她接下衣服。

    昆公公見陸希夷紋絲不動,十分惱火,清清嗓子:“怎么,陸希夷你要抗旨不成?”

    “陸掌柜,趕緊接下衣服!”鐘易寒提醒陸希夷。

    陸希夷不得已,嘟著小嘴兒,接過衣服,悶悶不樂的。

    “小陸,能進宮里頭走,多好一件事情,你干嘛愁眉苦臉的!你不去,我替你去!”劉冀對昆公公笑一笑,“公公,我也可以去嗎?”

    昆公公一聲冷哼,好像是水牛打了個噴嚏,將袖子猛然一甩:“你也想去?你以為是去桑家瓦子里看人說書呢?有錢就可以進去?那可是皇宮,見的可是皇上!”

    本來劉冀是開玩笑的,卻不想昆公公當了真,將他懟了,心里十分不爽,坐在一旁,交叉兩腿喝茶。

    “回稟公公,陸掌柜明天肯定回去,請公公放心。”鐘易寒幫陸希夷回答。

    昆公公點點頭,忽然對陸希夷招了招手,意思是要她到后面去,有幾句話說。陸希夷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昆公公有什么事情要說。

    昆公公臉色已經沒有之前陰沉,倒是討好的笑嘻嘻:“陸掌柜,適才我吃了幾塊云片糕,十分好吃。聽大公子說,那是你們柳州的特產,是也不是?”

    陸希夷點點頭,不曉得為什么昆公公忽然要談云片糕。

    “這個,你現在還有這種點心嗎?”昆公公哈喇著臉,怪可憎的,現在這個賤兮兮的昆公公跟剛才外面那個威風凜凜的昆公公,判若兩人。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