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一百四十六章 玉冰燒有毒
    “你們站住!”大長公主咳咳兩聲,指著宮娥手里的酒,“這些是什么酒來?”

    宮娥立即放下酒缸回答:“稟長公主知曉,這是玉冰燒,皇上的最愛,明晚侍宴之酒。”

    “哦!”長公主一聽到玉冰燒三字便滿臉不屑,嘴巴撇了撇,但嘴上卻說,“既然是皇上的最愛,不如先讓我嘗嘗。我從前也是愛喝酒的,沒有酒,哪里能征戰沙場!”

    既然是長公主吩咐了,宮娥哪里敢怠慢,急忙拿來一個綠色的琉璃鸚鵡盞子,淙淙的倒了一杯。這玉冰燒酒色十分干凈,沒有一點的雜質,而且哪怕是宮娥高高的倒下,酒面也不起一點的泡泡。不用嘗了,一看便知道是好酒。

    只是長公主心里恨陸希夷,皇帝想要這酒做侍宴之用,她偏偏不讓,而且一定要勸阻皇帝,從下個月起不再將逍遙酒坊的酒,定為貢酒。她便伸出雪白的纖纖素手,蘭花指翹起,將鸚鵡盞夾到紅唇邊,正待要喝,遠遠的就有個人喊:“長公主,且不要喝!”

    長公主吃了一驚,以為酒里有毒呢,急忙將酒盞放低,轉頭去看,是尚膳監的莫公公。

    莫公公急急的小跑過來,氣喘吁吁的,先給長公主做了個禮,接著指著她手里的酒:“公主殿下,這酒喝不得!”

    難道果然有毒?長公主盯看著莫公公,神色有些異樣:“為什么?莫非有人在酒里下毒,要害我不成?”

    然而莫公公卻笑了,吞吞口水,擺擺手。

    “快說,別磨嘰!”長公主鳳眼豎起,便十分有威嚴,儼然可以看到當年她帶兵和鎮國公一起打天下的樣子。

    莫公公道:“長公主有所不知,你所喝的是逍遙酒坊的玉冰燒……”

    “哼,我知道,掌柜的叫做陸希夷,對不對?”長公主現在真想把耳朵堵起來,不想再聽到陸希夷三個字。

    莫公公善于察言觀色,好像聽長公主話語,似乎對陸希夷有許多的不滿。長公主方才從庵觀回京,怎么就怨上陸希夷了?“回稟長公主,老奴想說的不是陸希夷,而是她的酒。這玉冰燒乃是肉酒,公主是出家修行之人,喝不得。”

    還是陸希夷剛來京城的時候,沈思卓將玉冰燒的這個秘密告訴王大富,王大富又告訴了昆公公,昆公公和莫公公交談之間提到這件事情,所以莫公公知道玉冰燒是肉酒。

    長公主聽了莫公公的話,正要發火,忽然心里琢磨:現在發火,還不如到了明天晚上再發火,到時我讓陸希夷吃不了兜著走!心里打定了注意,嘴角便勾起一絲微笑:“竟然是肉酒,那就算了,我不喝就是!”

    “公主殿下,老奴一會兒便去跟皇上說,讓他換另外一種酒侍宴,這種酒實在不適合……”莫公公的話還沒有說完,長公主便插了嘴。

    她正是要玉冰燒侍宴,才能讓陸希夷吃罪:“算了,既然是皇上的最愛,又何必換呢?我最近出家修行,也不想喝酒,吃幾口茶便是了。”驀地,眼神犀利,精光四射的看著莫公公,“就按我的意思去辦!”說完,長公主飄然離開。

    莫公公從長公主最后的眼神里看到了深意,只是一時間猜不透這深意是什么。不過,既然長公主執意要用玉冰燒,那便用玉冰燒吧!

    長公主心里十分得意,嘴里嘀咕:“要是我不讓陸希夷吃點苦頭,我就不是雍國的長公主。”

    來到御花園,正好碰到皇帝的法駕,長公主急忙閃在一旁恭迎。昆公公告知皇帝,皇帝心想,她不僅是自己的親姐姐,也是雍國的開國功臣,豈能讓她跪下行禮。

    “皇姐,起來說話!”皇帝下了轎子,來到長公主面前,親自扶起。“你我是一家人,何必如此大禮。”

    長公主笑了一笑:“如今你是雍國皇帝,我只不過是個出家的尼姑,豈能亂了尊卑!假如君不君,臣不臣,這天下怎么治理!”話雖然如此說,她還是站了起來。

    今天春陰,不陽不雨的,御花園里百花齊放,十分好看。特別是櫻桃李花,開的正盛,滿枝滿葉,紫的紫,白的白,粉的粉,紅的紅,五彩繽紛,落英如雪。

    “皇姐,你回宮中這么幾日,朕都沒有跟你一起來御花園逛,朕剛剛處理好了政事,正好一起走一走,看一看。這春天景象,一晃就過,可是很難得的。”皇帝一面手,一面托著長公主的手臂,走過一叢櫻桃李花。

    皇帝對花贊賞不已,又吟誦了幾句詩句。其實長公主都沒有聽在心上,只是隨聲附和。其實她惦念著陸希夷的事情。

    只見她眼珠子轉了轉,沖著皇帝微微一笑:“皇上,我聽說你十分喜愛逍遙酒坊的玉冰燒,是也不是?”

    “正是!”一談到玉冰燒,皇帝就更加高興,“這玉冰燒實在是好,便是黎國的大使也說好,可謂是我們雍國的國酒。”

    長公主盡量在臉上擠出笑容,所謂人前笑兩笑,辦事好商量:“皇上,不知道釀制這玉冰燒的人,是什么來頭?”

    “朕也未曾與她蒙面,只是昆公公說,她是逍遙酒坊的掌柜,還是個小女孩。朕十分驚訝,一個女孩子,在釀酒方面,竟然有如此高的造詣!”皇帝越說越興奮,越說越興高采烈,“明晚宴席,皇姐便可嘗一嘗這百年一見的玉冰燒。”

    皇帝越是夸贊玉冰燒和陸希夷,長公主心里就越不是滋味,只是臉上還是努力微笑,僵硬的很:“聽皇上這么一說,我還真想看看這個陸希夷是何方神圣。嗯……”蘭花指抵著香腮想了一想,“不如這樣,明天晚上的宴席,皇上把她請來,讓大家都瞧一瞧,好不好?除了滿足我們的好奇心,也好讓人知道皇帝恩澤,雨露均沾,有功勞的必賞,有罪過的一定懲罰。”

    “好,好!”皇帝撫掌大笑,其實他也很想看看陸希夷到底長什么模樣,“就按照皇姐的意思去辦。”

    當下,便把昆公公叫過來,吩咐他去逍遙酒坊,賜予陸希夷一套衣裳,明天晚上準時來宴席。看著昆公公離開御花園,長公主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了一絲淺淺的不易察覺的笑容。

    昆公公領著兩個太監,來到逍遙酒坊,李瀟在柜臺里,沒有看到其他人。昆公公見李瀟傲然不過來迎接,十分生氣,咳咳兩聲:“傳陸希夷過來接旨!”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