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一百四十三章 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我就知道,他們的本意不是要殺我們,也不是要搶錢財!”鐘易寒于是對李瀟說道,“你保護陸掌柜,我來應付他們!”

    此時,陸希夷也隱隱覺得那些人是別有陰謀。

    鐘易寒又是一跳,同時劍尖遞出,紅光一閃,又有一個黑衣人中劍,這一劍貫穿胸部。那個中劍的黑衣人忍不住疼,哼了一哼,便暈倒在地上。

    所有的黑衣人眼神開始變得恐慌,回頭去看那個帶頭的黑衣人,聽那個帶頭的指令。

    擒賊先擒王,鐘易寒假裝去進攻那些黑衣人,那些黑衣人不敢跟他對劍,急忙散開。鐘易寒劍到中途,突然轉變方向,刺向那個帶頭的黑衣人。這一下變化太快,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鐘易寒好像根本不需要時間,一下子就欺到那個帶頭黑衣人面前。

    發青而冰冷的寶劍橫在他的脖子上,黑衣人面對的不僅是劍,還有鐘易寒鐵青的面罩和驟然冰冷的雙眼。

    “你……你要殺我嗎?”這一句話,是黑衣人情不自禁溜出口來的,帶著一點兒顫音。

    鐘易寒道:“我不想殺人,但是逼的我急了,我也會殺人!命令你的手下人馬上離我們的車子遠遠的,不要打雪水的主意,否則就活不了。”

    黑衣人吞了吞口水,額頭上已經冒出一大顆一大顆汗珠。他的眼珠子快速的轉動,思考著鐘易寒會不會真的對他下殺手。

    鐘易寒已經猜出他在想什么,手腕一用力,劍身更有力的壓在黑衣人的脖子上,血慢慢的流出來:“再不下命令,我可真就動手了!”

    那決絕堅毅的眼神,絕對不只是嚇唬嚇唬而已。黑衣人本來冷硬的目光,驟然軟了下來:“退開!”

    其實那些黑衣人等的就是帶頭人這句話,剛才鐘易寒只是耍了兩招,他們就已經明白不是他的對手,再僵持下去,對他們沒有任何好處。于是,他們一步一步往后撤退。

    氣氛不再那么緊張,陸希夷心里舒了一口氣,但卻并不表現在臉上。李瀟的心情也是一樣的。三個人打十幾個人,李瀟沒有任何的勝算。

    等到那些退出去有大約有兩丈來遠時,鐘易寒將手里的帶頭人用力一推,帶頭人飛出去,被他的手下接住。

    “大哥!”

    “怎樣了?”

    帶頭的黑衣人嘴角還銜著青草泥巴,他深深呼吸一口氣,現在這種情況,惱羞成怒幫不了他們。雖然那個叫他們來伏擊的主子說過,無論是誰,都格殺勿論,哪怕是鎮國公的大公子也不管。但這位黑衣人想的明白,如果真殺了鐘易寒,擔罪責的肯定是他。

    “兄弟們,咱們走!”黑衣人捏了捏去拳頭,今天的事情他承認失敗了。

    看著那些人離開,不一會兒便消失了蹤影,鐘易寒有一會兒發怔。

    陸希夷感激他再一次救了她的性命,打馬過來:“大公子,你怎么了?”

    鐘易寒轉過臉,卻是冰冷的面罩,而他的眼神有說不出的凝重。他薄涼的嘴唇蠕動了幾下,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告訴陸希夷,但最后還是沒有說:“我們回去吧!”只見他縱身一跳,又跳在馬背上。

    陸希夷覺得他好奇怪,分明是有事情說,卻話到嘴邊又吞下去。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那些被黑衣人趕散的傭工,見安全了,便也回來繼續趕車。十輛車子的雪水沒有一桶丟。

    鐘易寒一路默默無言,神思凝重。那幫人分明不是沖著人來,而是沖著雪水而來。他們的目的很明確,不是殺人,是要搗亂,阻止陸希夷釀出好酒。

    而且,鐘易寒也大概猜的出來他們是誰指使來的,不是太子就是鐘易青。剛才那個帶頭的黑衣人,不敢和鐘易寒對視,分明是認識鐘易寒,而且知道鐘易寒的本事,所以才不敢死磕到底。是不是鐘易青干的,晚上回國公府,鐘易寒一問便知道了。

    三個人一路無話,將雪水送到逍遙酒坊,劉冀從里面跑出來,打開桶蓋,看到白花花的雪,不禁喜上眉梢。

    “哎呀,大公子說六十里地外有雪,果然有雪!”劉冀笑呵呵的,有了雪水,他們就可以釀美酒了。

    這雪山上的雪水雜質是最少的,用來釀酒正好,陸希夷已經迫不及待想嘗一嘗那用雪水釀制出來的玉冰燒和雨前酒了:“劉大哥,你安排人把雪水運進作坊里面,我吩咐廚子整一桌子菜來,犒勞犒勞大公子。”

    “大公子?”劉冀滿眼狐疑,朝外頭看了又看,“大公子去哪兒了?怎么不見人呢!”

    鐘易寒分明就走在后頭呀,怎么會不見了呢!陸希夷跑出門外來,果然不見了鐘易寒的影子。奇怪,難道他回國公府了?幫了她這么大的忙,總得讓她感激感激才是呀!總是做了好事就走,真沒勁兒!

    陸希夷將腳一跺水磨磚:“哼,他不吃,我們自己吃!”

    劉冀悄悄把李瀟叫過來,找了個僻靜的地方:“怎么,小陸跟大公子吵架了?”

    “沒有啊!”李瀟矢口否認,一路回來大家都沒有說話,哪里來的爭吵。“你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就是想問個問題而已,便被李瀟諷刺,劉冀頓感無趣的很,便帶領傭工將雪水搬運進作坊,倒在清洗干凈的水缸里。

    鐘易寒騎馬回到國公府,天色已晚,府中開始點上燈籠。恰好在大門碰到鐘易青走出來,看到鐘易寒愣了一下,臉上的肌肉抽動了抽動,落后又露出不自然的微笑:“大哥,你從逍遙酒坊回來了?”

    鐘易青不敢跟鐘易寒正面對看,分明是心里有鬼“你這是要去哪兒?”鐘易寒一面說,一面注意觀察鐘易青的臉色。

    “去……”鐘易青稍微思想了一下,忽然惱火的很,“大哥,我去哪兒,用不著你來管我吧?”驀地,眼里流露出譏諷,“你去你的逍遙酒坊尋歡作樂,我去我的花柳巷尋歡作樂,各不相礙!”

    鐘易青的話招致鐘易寒的一聲冷哼:“今天在雪山腳下遇到的黑衣人,是你派出去的吧?”

    鐘易青已經擦過鐘易寒身邊,猛然聽到這句話,他的腳步又凝滯,好像生根了一般。過了一會兒,當他回過那下巴尖尖沒有一點血色的臉時,已經森然:“大哥,我怎么聽不懂你在說什么?”

    “你當然聽的懂我在說什么!”鐘易寒道,“你對陸希夷懷恨在心,所以千方百計的要阻撓她釀出好酒,便派人出去。你又不敢惹禍,便吩咐那些黑衣人不要殺人,只要將水桶破壞便是完成了任務。可惜,你派去的人太次了!”鐘易寒看鐘易青的眼神驀地銳利而凌厲。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