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推陳出新
    “謝謝!”陸希夷接過酒囊往里間走。

    鐘易寒跟進去,看著陸希夷十指纖纖,拿著酒勺從酒壚里取酒,一勺一勺的倒在酒囊里。漸漸的,酒囊鼓脹起來。陸希夷旋上蓋子,冷不丁看到鐘易寒就站在作坊里,嚇了一條。

    雖然只看到鐘易寒深邃而有神的眼睛,但是陸希夷有一種感覺,她認為長著這樣一雙好看眼鏡的男人不會丑到哪里去。

    “大公子,給你酒!”陸希夷遞過去酒囊,雪白的小手和黑色的酒囊形成鮮明的對比。那水嫩的肌膚,吹彈可破。

    鐘易寒旋開蓋子,咕咚喝了一口,酒入肝腸,全身無一個毛孔不舒服。

    陸希夷能夠感覺到有一雙犀利的眼睛在盯看著她,這讓她心慌意亂,為了躲避,她只好轉身要走。

    此時,鐘易寒清冷的聲音悅耳的出來:“是對面的自在酒坊讓你如此煩惱?”

    陸希夷心想,怎么什么事情他都知道!于是,默默的點了點頭。

    “你對自己的酒沒有信心了?”鐘易寒靠近了陸希夷一些。

    陸希夷絞扭著兩手,本來她對自己的酒是很有信心的,可是當自在酒坊出現之后,她的信心就轟然倒塌了。這幾天來,她一直在專研新的酒,可是都不理想。

    “慢慢來,我相信你!”鐘易寒站在了她的面前,“我記得你的酒坊里有一種帶著焦味的酒,這酒叫什么來著?”

    陸希夷回答是雨前酒。

    鐘易寒道:“如果你把雨前酒和這種甜酒混合在一塊,讓酒既有焦味,又有甜味,會是一種什么體驗?”

    陸希夷眼睛亮了,她可從來沒有想到過要將兩種酒混合起來,不過這樣可行嗎?

    “我試一試看。”陸希夷又轉向作坊,按照鐘易寒提醒的去做。

    經過一個晚上的研制,陸希夷的新酒終于問世了。她急不可耐的將新酒拿到外面來,給劉冀和李瀟品嘗。

    “這是什么?”劉冀指著問陸希夷。

    陸希夷說:“新酒呀!你們嘗一嘗。”

    淙淙,倒了兩杯,李瀟和劉冀分別拿過一杯,稍微喝了一口。只看到兩個人眼睛瞪圓,半天說不得話,好像被魔法定住了一般。

    “怎樣呀?”陸希夷忐忑不安,這可是她花了一晚上才釀制而成的新酒,若是十分難喝,她真對自己沒有信心了。

    聽了陸希夷的話,劉冀又品嘗一口:“這酒叫什么名字?”

    “合味酒!”陸希夷脫口而出。焦味和甜味合在一起,不就是合味酒嗎。這是陸希夷想了一晚上才想到的名字。

    劉冀眼睛驟然露出光芒,嘴角勾起笑意,啪的一聲,將酒杯摁在桌子上,伸出大拇指。陸希夷果然不負眾望,又研制出了一種十分特別而又好喝的酒!

    “好酒!”劉冀贊成道。

    陸希夷看向李瀟,李瀟也點點頭。

    “明天咱們就推出這種新酒,我想一定可以大賣,將自在酒坊壓過去!”李瀟酒癮一上來,又倒了一杯合味酒,陶醉不已。

    陸希夷又叫李瀟拿一壺合味酒去國公府給鐘易寒品嘗,鐘易寒也說很好喝。有了鐘易寒的肯定,陸希夷更加有信心了。

    當天晚上,便釀了兩百多斤。天還沒有亮,李瀟便帶著一個跑堂的,到各處熱鬧的地方,將逍遙酒坊推出新酒的消息張貼。

    物以稀為貴,也以新為貴,大家看到這個消息,便都過來探個究竟,這酒如何?早早的,逍遙酒坊的門口就堵滿了人,紛紛要買這種合味酒。

    “真是不錯,香甜之外,還有一種焦味,味道很特別!”

    “給我來二十斤!”

    兩百斤的酒,不到半天就賣出去了。買不到的,就跟陸希夷預定。這個要五十斤,那個要一百斤。有的酒樓大,一下子就要三百斤!

    看著生意如此紅火,陸希夷心上那塊大石頭,終于落地了。她想到了鐘易寒,要不是他,逍遙酒坊也不會起死回生。

    逍遙酒坊這邊紅火,自在酒坊便就冷清下來。盧總管站在窗口,看著逍遙酒坊,氣憤不已,老牙都要咬掉。此時的他,才曉得陸希夷并不簡單,能在幾天之內就釀造出新的品種,陸希夷太厲害了!

    更不舒服的人是陸夫人和陸若靈,眼見得就要把陸希夷逼上了絕路,卻又讓她絕處逢生!太氣人了。

    “她用了什么法子?”陸夫人嘴巴里喃喃。

    盧總管把一個跑堂的叫過來,在他耳邊吩咐了幾句,跑堂隨后離開自在酒坊,扮作一個酒客,來到逍遙酒坊。

    “客官,里面請!”李瀟將人迎接進來,“你要買什么酒?”

    跑堂的說道:“自然是你們今天賣的最好的那種酒了!”

    李瀟正要說,合味酒已經賣完了,卻看到陸希夷從里面走了出來,對那個跑堂笑盈盈的。

    “請跟我到里面來。”陸希夷說完這句話,便帶著那個跑堂的進去。

    來到作坊,陸希夷拿出一壺酒,遞給跑堂:“這是我最后一瓶合味酒,本是想留著今晚喝的。”

    還有這樣的好事,陸希夷竟然把最后一壺合味酒留給他?跑堂高興不已,付錢之后馬上回到自在酒坊,跑上二樓來,將酒放在桌子上。

    “盧總管,這是最后一壺合味酒了,是陸掌柜特意留給我的。”跑堂的得意洋洋,還以為陸希夷看他長的英俊,所以便把最后一壺賣給他。

    盧總管等了眉頭都是一皺。陸希夷怎么會把最后一壺賣給跑堂?想了一想,盧總管終于想明白了。

    “她這是故意要我品嘗她的酒呢!”盧總管背剪著手,望出窗外,正好跟站在門口的陸希夷四目相對。他無法相信,那么稚嫩的一張臉,釀酒之術竟然如此厲害!

    跑堂淙淙給盧總管倒了一杯,遞給他。

    盧總管為人很高傲,本不想品嘗的,但是他又對陸希夷的酒充滿了好奇,情不自禁就端起酒杯品了一口。

    綿甜之外,還有焦味,這焦味并不濃烈,而是恰到好處,讓人回味無窮。盧總管想不出來,陸希夷是怎么釀造這種合味酒的,比之他的女兒紅,真是好喝很多。

    陸夫人站在一旁,看到盧總管緊緊的捏著杯子,感覺杯子就要破裂了,心里便好奇,盧總管喝到的是一種什么酒!

    “給我也倒一杯!”陸夫人吩咐跑堂的。

    陸若靈也道:“也給我一杯。”

    母女兩人將酒喝下肚,雖然她們對酒并不在行,品出來的意味沒有盧總管的深,但是確實好喝,也難怪陸希夷可以起死回生了!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