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換個方式問你
    陸希夷眼睛里閃出異樣之光。她沒有聽錯吧,這是沈思卓嗎?竟然會送一處商鋪給她?他有什么意圖?

    她將沈思卓看了又看:“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你看看我的臉,就知道我是不是在說真話。”沈思卓表情驟然認真嚴肅。

    陸希夷詢問的看了看旁邊的劉冀等人,他們也鬧不清沈思卓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這是地契以及一些合同書。”為了表示真誠,沈思卓從兜肚里拿出地契等,放在茶幾上,攤開給陸希夷看。

    陸希夷掃了一眼,果然是地契以及商鋪出租的合同書。

    “如果你同意,我們馬上立契約。”沈思卓說。

    陸希夷隨便問了一句:“這個鋪子在哪兒?”

    沈思卓見陸希夷神色變舒緩,心里高興:“就在馬行街上,你也知道,那里正對面就是皇宮,王公大臣、皇上皇后太子爺,經常經過那里。大內采買各種東西,也都是在馬行街采買。你若是能在那里開個酒坊,生意一定興旺。”

    陸希夷等人都愣住了。

    沈思卓慢慢的向門外走:“陸掌柜,你可以考慮考慮,如果想好了,便給我個回復。”

    陸希夷如墜云里霧里,她都不知道沈思卓是何時離開房間的。

    劉冀捏著下巴,冥思苦想:“這個沈思卓,難道洗心革面變好了?”

    “不知道!不過,這個鋪面挺吸引我的。”陸希夷搖頭,一臉困惑。

    李瀟瞪大了眼睛:“陸掌柜,你不會答應去沈思卓的鋪子里開酒坊吧?”

    “有什么不可以!沈思卓能搞什么名堂?他若是敢偷雞摸狗,我就把他的腦袋擰下來。”哈克道。

    正說著,外面又有人敲門。

    “進來!”陸希夷叫道。

    進來的是客棧的跑堂,手里拿著一封書信:“陸小姐,剛才有個人將一封書信交給我,讓我轉交給你。”

    陸希夷接過書信,封皮上什么都沒有寫:“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嗎?”

    跑堂的搖頭:“他交給我信件之后就走了,并沒有留下名字。他說,你看了書信之后就會明白的。”

    “好了,我知道了,你出去吧!”陸希夷打發了跑堂,撕開信封,看到了頭兩個字:“易寒”!她急忙將書信藏到背后:“我有些困了,你們都出去吧。”

    劉冀分明在陸希夷的臉上看到了一絲紅暈:“誰給你寫的?”

    陸希夷低下頭,腳在地上畫著什么:“一個朋友而已,沒什么重要事情。”

    一看到陸希夷這模樣,劉冀猜到了八九分:“既然是情郎寫來的,那我們就出去吧。小陸,可不要被京城的男人騙了哦?京城的男人很壞的。”

    “劉大哥,你胡說什么呢!”這分明是開玩笑的話語,不過卻戳的陸希夷十分不自在。

    劉冀哈哈大笑,跟哈克、李瀟離開了陸希夷的房間。

    等他們走遠了,陸希夷才將書信拿出來開。開頭署名就是鐘易寒:“來北門外山神廟,有急事相商。”不過是簡簡單單幾個字而已。鐘易寒會有什么重要事情要跟她商量?這會不會是另外一個人冒充鐘易寒,引誘她出去,好將她抓起來?

    “大公子對我有救命之恩,即便冒著危險,我也要出去走一趟。”打定了主意,陸希夷偷偷溜出客棧,騎上馬,來到北門外的山神廟。

    廟子很小,破敗不堪,庭前雜草叢生,應該是許久沒有人來上香了。鐘易寒怎么選擇這種地方,跟她見面?

    “大公子?”陸希夷心里有點害怕,輕輕的呼喚一聲。

    “你在叫我?”那熟悉的清冷的聲音,在背后響起。

    陸希夷扭頭看,真是鐘易寒,一看到他明亮的眼睛,她就好像迷路的人看到了北極星。

    “大公子!”

    鐘易寒眼神溫柔:“你膽子挺大,看了那封書信,就馬上過來。你就不怕有人冒充我,引誘你?”

    “我是挺害怕的,不過哪怕被別人騙了,我也愿意。”陸希夷笑了一笑。

    鐘易寒覺得陸希夷很傻,眉頭皺起:“為什么?”

    陸希夷道:“大公子救了我這么多次,假如我看到你的書信,卻不敢來見你,我良心何安。”

    “傻姑娘!”鐘易寒輕輕說了一句。

    陸希夷忸怩的好像是剛出閨的十幾歲少女,嬌羞不可方物:“對了,公子叫我來這荒涼的山神廟,卻是為了什么事情?”

    鐘易寒往廟子里走:“跟我來。”

    陸希夷便跟在他身后,進入廟子。只見他跳上神座,抱下來一樣物事,陸希夷定睛一看,嚇壞了:“這……這是個人!”

    “不錯,是個人。你看他是什么人。”鐘易寒將那人翻過來,面朝上。

    陸希夷更是驚駭了,指著對方半天說不得話:“是……是我隔壁金銀鋪關老板!”

    鐘易寒冷哼一聲:“正是他!”

    陸希夷心里冒出好幾個疑團:“他那晚不是被大火燒死了嗎?”

    鐘易寒冷笑了一聲:“起初我也是這么認為,不過他的消失還有那場火災,是個陰謀。”

    “陰謀?”陸希夷今天得到的驚訝,不是一點兩點。先是沈思卓莫名其妙的討好她,要給她一個商鋪。現在關老板,又“死而復生”。

    鐘易寒知道陸希夷在想什么:“那把火是關老板放的,目的就是要摧毀你的逍遙酒坊。”

    陸希夷的嘴巴張開一直合不攏。

    鐘易寒接著說:“而他摧毀你的酒坊,不是因為他妒忌你的生意,而是受到別人指使。”

    “是誰?”陸希夷問。

    鐘易寒搖頭:“我也不知道,問了關老板,他死活不肯說。我想,或許你跟關老板見面之后,會想出來是誰。”

    鐘易寒蹲下身,在關老板某個大穴上點了一下。關老板“呀”的輕輕叫一聲,睜開兩眼。看到陸希夷,和鐘易寒那張戴著面具的臉,頭皮都發麻。

    “公子,我還沒死?”關老板瞪大眼睛。

    鐘易寒道:“不能這么輕易就讓你死。陸老板,接下來的審訊就交給你吧。”

    關老板對著陸希夷就咚咚的磕頭:“陸掌柜,放我一馬,我也是受人指使的。如果要怪,就怪我官迷心竅。”

    跟陸希夷有仇的人,有好幾個。一個便是沈思卓,一個是酒樓的那個老板:“只要你說誰是指使你的人,我便要求大公子放了你。”

    “我真不能說,一說我的命便沒了。”關老板守口如瓶。

    陸希夷琢磨了琢磨:“這樣吧,我換個方式問你,你只要點頭就可以。”

    關老板也不知道陸希夷問什么:“你先問一問。”

    陸希夷道:“指使你來害我的人,是男的女的?”

    關老板心想,回答性別,陸夫人總不會說是他泄密吧?“是女的。”

    “這個女人是平民百姓還是官宦人家?”陸希夷滿意的點了點頭,腦子里便閃過幾個對她有仇恨的女人。

    關老板回答:“是官宦人家。”

    問題又進了一步:“大約是什么年紀?”

    “比我略微小一些,但也不會小幾歲。”關老板想了一會兒。

    陸希夷眼睛忽然充滿了仇恨,兩個小手緊緊捏成了拳頭:“我想問的,就這幾個問題。大公子,可以放關老板走了。”

    就問這幾個簡單的問題,陸希夷便已經知道了答案?太不可思議了:“你知道是誰要害你了?”鐘易寒看著她。

    陸希夷兩片薄薄的嘴唇抽搐著,點了點頭。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