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來慰問你
    “改日,改日!我今天還有事情要辦!”

    “不要嗎,今天你就來陪我,否則你也別來了。”

    “真有事情,改日哈!”掙扎了許久,關老板才把對方擺脫了。把頭縮回車子里,笑嘻嘻的自言自語:“這些女人,真不要臉! 不過,我就喜歡這種不要臉的女人。”

    陸夫人幫關老板在京城外面安排了一所房子,暫且居住。他的車子緩緩的駛出京城北門,穿過一片柳林子中。

    驀地,車夫卻把馬勒住了。

    關老板敲敲車子:“車夫,怎么不走了?”

    車夫回答:“前面有一個人擋住路了。”

    關老板哼一聲:“讓他走開!”

    車夫便對著那個人高聲喊:“前面的人,趕緊讓開。你是土匪嗎,干嘛將馬停在路中間?”

    對方一調轉馬頭,車夫看了,情不自禁叫了一聲“鬼”啊!

    關老板心一咯噔,急忙掀開簾子。對方騎在馬上,戴著一副發青的面具。乍一看,關老板還真被嚇到了:“你……你是何人?”

    鐘易寒打馬慢慢走過來:“京城人都認識我,你卻不認識我?”

    “你是國公府的大公子?”關老板方才想起來,對方可能就是鎮國公的大公子鐘易寒。

    “正是。”鐘易寒清冷的聲音,更增添了一絲恐懼。

    關老板吞吞口水:“大公子擋我去路,卻是為何?”

    鐘易寒眼睛閃過寒芒:“擋住你去路,自然是想跟你談一件事情。”

    關老板面色一沉:“不知你要談什么?”

    鐘易寒忽然將寶劍掣出,電光火石之間,已經把劍尖對準了車夫。

    車夫魂飛魄散:“大……大公子,你想干嘛?”舌頭打結,讓車夫無法完整的說完一句話。

    只聽鐘易寒冷冷的聲音如此說:“滾!”

    車夫巴不得呢,急忙跳下車,一道煙也似跑開了。

    關老板兩腿發軟,身子顫抖,眼巴巴的看著鐘易寒:“大公子,我跟你無冤無仇,你可不要傷我性命!”隨著關老板發出一聲尖叫,鐘易寒的劍尖!”

    關老板上下牙齒直打顫:“我沒什么可說的呀!”

    鐘易寒冷眸翻起:“再不說,我就刺進去了!”說著,劍尖就往前遞出一點點,已經觸及關老板的皮膚了。

    “哎喲,大公子不要!”

    “說!”

    關老板道:“公子先把劍拿開,這樣頂著我,我不好說。”

    鐘易寒便將劍砍下車子的車轅上:“這樣可以了嗎?”

    關老板討好的笑著,瞄了鐘易寒一下:“那天我……我是故意溜開的。”

    鐘易寒劍眉皺起。那一場大火,看來不簡單呀:“你怎么知道要著火?莫非,火是你放的?”

    關老板低下頭:“是我放的。”

    鐘易寒眸光疑惑:“你為什么要放火?你對逍遙酒坊有成見?”或許,是關老板看到陸希夷的逍遙酒坊生意紅火,便心生妒忌?可是,接下來關老板的回答,讓鐘易寒非常震驚。

    “有人教我這么干的。”

    “什么?”這是鐘易寒萬萬沒有想到的事情,竟然有人如此歹毒,設計燒毀逍遙酒坊?如果不是他恰好碰到關老板,真相或許就沒有大白于天下的一天。陸希夷的酒坊就白白燒毀了:“誰?”

    關老板又打馬虎眼了:“我不能說。”

    “我只要往前遞一寸,你立即斃命!”鐘易寒憤怒不已,將劍拔起,又指向關老板的咽喉。

    關老板腿腳都軟了,兩眼淚流:“大公子,我真不能說。要是我說了,我的小命也沒了。你……你還不如就一劍把我刺死算了!”

    什么人這么可怕,竟然讓關老板寧愿被鐘易寒刺死?突然,鐘易寒的眼神驟然恐慌,看著遠處。

    “你看,誰來了!”關老板轉頭去看,忽然感覺脖子上被人打了一下,登時眼前一黑,軟在鐘易寒的手里:“或許,她知道是誰干的。”

    鐘易寒將關老板放在馬車上,將馬趕到一座小廟里,然后把關老板藏在山神廟的帷幕后面。他騎上馬,撥喇喇趕來見陸希夷。

    沈思卓走進陸希夷的房間,猛然看到劉冀、李瀟、哈克等人都在,嚇了一跳怎么,你們都在呢?”

    “沈公子,你來這里找我,是想談什么事情?”陸希夷坐在茶幾邊,瞄了沈思卓一眼。

    沈思卓湊到陸希夷旁邊:“小希,我聽說你的酒坊被火燒了,特別悲傷生氣,便過來看一看你。順便……”

    陸希夷不等他說話,便來了個逐客令:“我說過,小希這個稱呼不該是你叫的。我不需要你的憐憫和同情,你出去吧!”

    李瀟抱手在胸,瞪著一雙眼睛:“沒聽陸掌柜說嗎?叫你滾呢!”

    沈思卓見李瀟腰間別著一把大刀,心便突突的跳,對李瀟露出一個討好的臉色:“小希——哦,我改!小陸……”

    劉冀哼一聲,就跟水牛噴一個鼻息:“小陸是我叫的,輪不到你呢!”

    沈思卓只好改口稱陸希夷為“陸老板”了。他這么稱呼,陸希夷心里才踏實自在:“陸掌柜,但凡是女人,哪怕再堅強,也有傷心難過,孤獨無助的時候。我覺得此時的你,應該有個男人伸出臂膀,讓你依靠。”

    “說夠了嗎?”陸希夷將房門打開:“夠了就滾吧!”

    哈克搖搖頭:“你們雍國怎么會有如此低賤的男人,真是氣死我了!滾吧,我越看你就越生氣。”

    沈思卓也是個傲氣的富家子弟,被人這么說,心里喊慚愧。紅著一張臉,便是脖子也都紅了:“陸掌柜,我來呢,一者是為了慰問你,二者呢是想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不是找不到鋪子嗎,恰好我在京城盤下了一個鋪子,地段十分好,你若搬過去,日后生意一定比之前的要好很多。”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