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一百二十章 來了個奇怪的客人
    鐘易寒轉身離開。

    陸希夷的香肩忽然被人拍了一下,嚇得她魂不附體:“誰呀!”

    劉冀吃吃的笑著:“怎么,有念著你的大公子呢?”

    陸希夷吐吐舌頭:“劉大哥,你再胡說八道,我讓李瀟來收拾你了!”

    劉冀眼神犀利如刀:“說中你心思了吧?那么認真!”

    陸希夷將腳一跺,嘀咕一句“不可思議”,氣呼呼走進里面。

    她果然過來跟哈克一桌碰杯,連喝了十幾杯酒,陸希夷感覺暈頭轉向的。加之昨晚到現在,都在忙著,她并沒有多少時間睡覺。她找了個借口,回到自己房間,倒下就睡著。

    篤篤篤!

    也不知睡了多久,有人在外面不停的敲門:“陸掌柜!陸掌柜!”

    陸希夷揉揉眼睛,只見窗戶外面天色已經黑了。打開門一看,是李瀟:“怎么了?”

    李瀟氣憤憤的:“剛剛有個客人過來,我們說酒已經賣完了,想要喝的話明天再過來。可是對方一言不發,走進酒坊就坐在椅子上。問了他好久,他方才說要找你。”

    陸希夷打個呵欠:“找我?有什么事情?”

    李瀟哼了一聲:“我要是知道就好了,問他找你做什么,他也不說,只說一定要你去見他。”

    陸希夷想了一想,忽然眼睛放光。莫非是阿冷來了?情不自禁口里就喊出了他的名字。

    “阿冷!”

    李瀟愣了一下:“阿冷是誰?”

    陸希夷也不想跟李瀟解釋,三不做兩步跑出外面去。她等了這么久,終于等到阿冷來了!

    “阿冷!”陸希夷人好沒有來到前面,聲音就傳出去了。

    對方面色陰沉,眼睛如刀,嘀咕了一句:“什么阿冷,阿熱的!她瘋了!”

    陸希夷跑出來一看,她看到的并非驚喜,而是驚怕。她的身子僵住了,一動不動:“是你?”

    陸明德冷哼一聲,站起來,右手背剪,冷冷而又惱火的看著陸希夷:“你越來越瘋了,好好的大小姐不做,竟然開酒坊?真是丟人顯眼!”

    李瀟很納悶,這么這個老人一看到陸希夷就罵?

    陸希夷不屑的撇撇嘴,她只用眼角的余光看陸明德:“我靠自己的汗水吃飯,有什么值得丟人現眼的?好過有些人,專門用陰險的毒計來謀取錢財地位。”

    陸希夷這句話,分明就是在暗諷陸明德的夫人。

    陸明德咬咬牙齒:“我們陸家的臉都讓你丟盡了!”

    陸希夷更是不屑了,諷刺的看著陸明德:“估計陸員外郎是貴人多忘事,我已經跟你斷絕了父女關系,如今你走你的橋,我走我的路,怎么會讓你丟了面子?如果按照你這樣說,整個京城做買做賣的人,豈不都丟了你的臉面?”

    陸希夷那天離家出走,是和陸明德斷絕了父女關系,可是再怎么斷,陸希夷身上流的還是陸家的血液。陸明德怎么能容許陸家的人開酒坊呢?“我告訴你,不論你現在是不是我女兒,馬上把酒坊關了!”

    李瀟此時方才明白過來,眼前這個人就是禮部員外郎陸明德,陸希夷竟然就是陸明德的女兒。

    陸希夷倔起來,比一頭牛還要倔,將頭一甩:“我辛苦了幾天,方才開得了這個酒坊,你讓我關就關?沒門!”

    陸明德暴跳如雷,指著陸希夷:“你關也得關,不關也得關!”

    陸希夷抬起下巴,一臉傲氣:“除非你殺了我!”

    陸明德抓起桌子上的茶杯:“你以為我不敢?你是我女兒,殺你不用坐牢!”

    看看旁邊隨從手里拿著一把刀,他便把茶杯放下,抽刀出鞘,就要過來砍陸希夷。

    李瀟急忙將身子一閃,擋在陸希夷身前:“還請陸大人手下留情!”

    陸明德睜大眼睛,脖子上、額頭上青筋曝出:“什么東西,給我滾開!”

    陸希夷冷冷的看著陸明德:“陸大人,我可是皇上御賜的皇家釀酒師,你敢殺我!”

    陸明德心一咯噔,他氣憤之下,忘記陸希夷是給皇上送貢酒的了。

    陸希夷知道陸明德怕皇帝,所以把拿出皇帝的招牌來,果然,陸明德馬上軟下來:“我……我教訓自家女兒,皇上管不著。”

    陸希夷笑了:“皇上是天下人的皇上,是雍國百姓的父母,你說他管得管不得?皇上如今很喜歡喝我的玉冰燒,你殺了我,讓皇上沒有玉冰燒喝,你想想他生氣不生氣?如果你夠膽兒,就下手吧!我絕對不還手。”

    陸明德拿著刀,手卻發抖:“你……你真是氣死我了!”

    琢磨了一會兒,陸明德態度驟然溫柔:“希夷,跟爹爹回家,好不好?我們家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你又何必再這里干苦力活兒?這是你女孩子該做的事情嗎?聽爹爹的話,回家吧!”

    “只要我的要求得到滿足,便跟你回家。”陸明德的話勾起了陸希夷的傷心事。

    陸明德自然知道,陸希夷所說的要求是什么:“這……你不是故意抬杠子嗎?”

    “怎么叫抬杠子?本來那件事情就該查。”陸希夷憤怒不已。

    “好了!”陸明德不想在外人面前,揭家丑:“你今天不回去,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回去的!”陸明德帶著隨從,走出門外,上了轎子,走了。

    李瀟為陸希夷捏了一把汗水:“我真沒有想到你竟然是陸員外郎的女兒。”

    陸希夷卻并不以這個名稱為榮:“你剛才也聽到我說了,我和陸家已經斷絕了關系,再不是陸明德的女兒。我現在就只是逍遙酒坊的掌柜。我的身份,你也不要到處說,好不好?”

    李瀟拍著胸口:“我李瀟不是那種多嘴口無遮攔的人,陸掌柜就放心好了。”

    陸希夷忐忑不安,陸明德既然知道她在京城了,那日后肯定會一次兩次的來找她,麻煩事情就多了。

    李瀟看到了她的滿臉愁容:“陸掌柜,父女之間何必鬧的這么兇,不如你就回陸府,跟老爺子道個歉!”

    李瀟根本不知道她和陸明德的矛盾是什么,她也不想告訴李瀟:“日后再說吧!”

    口雖不言,但李瀟看出來陸希夷內心以后很深的惆悵。

    李瀟摸摸腦袋。兩父女之間有這么深的深仇大恨嗎?非得斷絕關系不可?

    夜靜無聲。

    陸希夷內心苦悶,一個人在天街上行走散心。京城過了某個時間點便要禁止平常百姓行走,所以在大街上,陸希夷看不到任何一個人,這更讓她有孤獨凄涼之感。

    星星散落如雪,好像跟在柳州城的那個夜晚一樣,便是這情緒也跟那晚一樣。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