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一百零五章 阿冷是太子嗎
    “小希,你應該燒了有一天了吧,玉冰燒也該成了。不如,我來幫你嘗一嘗,怎樣?”

    陸希夷心納悶,今天的沈思卓怎么如此好心?說話也不像之前那么充滿敵意。

    “還沒成呢,等到明天吧!”

    沈思卓鼻子嗅了嗅。

    “不行,我嘴饞了,怎么著也得讓我試一試。”

    不由分說,搬來椅子,跳上去,手里拿個酒勺舀。

    陸希夷也只以為沈思卓喝多了,便由著他。

    “小心啊,別從椅子上掉下來!”

    “你放心,我掉不下去!”

    沈思卓偷偷瞄了陸希夷一下,袖子里藏著一包藥粉,正要拋到酒壚里。卻聽到空中傳來一聲刺耳的蕭響,好像刺破喉嚨一般。

    沈思卓抬眼看去,一道亮光飛過來,想躲已經來不及。

    “哎喲!”

    噗通一下,翻到在地上,摔了個倒栽蔥。

    陸希夷笑成了一棵婆娑的柳樹。

    “咯咯咯!我早跟你說了,要小心,你不聽,現在怎樣?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說的就是你這種人了。”

    那包藥粉撒落在爐子邊,跟著沈思卓的血混在一起。

    沈思卓怕暴露了陰謀,嘴里罵了一聲。

    “真晦氣,難道我命里注定不能喝小希的酒嗎!”

    一頭罵罵咧咧,一頭往驛館里面鉆。他心里恐懼之極,到底是誰那么厲害,流星鏢如此準確,一下子便打中他的手腕,疼死了!

    劉冀看到沈思卓跑進驛館,不放心陸希夷,便趕出外面來。

    “小陸,剛才怎么了?”

    陸希夷聳聳肩膀。

    “我也鬧不明白,沈思卓怎么會從椅子上掉下來。”

    “從椅子上掉下來?”

    劉冀覺得不可思議。

    “沈思卓想嘗一嘗我的玉冰燒。”

    可是沈思卓對玉冰燒一直很抵觸,怎么會突然變好,想品嘗玉冰燒?

    驀地,劉冀眼睛變亮了。他蹲下身子,在爐子旁邊抓起一些白色粉末,粉末上帶著殷紅的血。

    “是血!”

    陸希夷驚駭的叫出聲來。

    劉冀思考一下,便斷定這是沈思卓的血。

    “沈思卓可不只是想品嘗玉冰燒那么簡單。”

    陸希夷覺得劉冀話里有話,又看到那些有獨特氣味的白色粉末,似乎明白過來了。

    “沈思卓是要……”

    劉冀不等陸希夷說完,便點點頭,好像他是陸希夷肚子里的蛔蟲一般,馬上洞悉了陸希夷想說什么。

    “不錯,沈思卓是想在你的玉冰燒里面下藥,讓你無法勝出。”

    難怪陸希夷覺得今天的沈思卓不太一樣,原來是騙她呢。

    “可是這血從何而來?”

    劉冀于是放眼四周,忽然一個影子在驛館附近的巷子閃過。

    “一定是他!”

    劉冀趕在前面,陸希夷在后面跟著。剛才那個閃過的影子,她也看到了,像是……

    追到巷子里面,黑咕隆咚的,哪里還有人影!便是一只貓也看不到。

    劉冀捏著下巴。

    “這個救你的人是誰呢?”

    陸希夷想起了那個在巷子里打退酒樓老板的黑衣人,身影十分像。

    “阿冷!”

    劉冀聽到陸希夷叫出這么個名字,十分驚訝。

    “你是說阿冷也在京城?”

    陸希夷熟悉阿冷的身影,她覺得應該就是阿冷。阿冷并沒有離開過,他就在陸希夷身邊,保護著她。

    陸希夷驟然兩眼含著淚光。

    “阿冷,你出來!你為什么躲著不見我?我知道是你在保護我!我很想見你一面!”

    可是四周靜悄悄的,便是一只蟲子的聲音都沒有。

    “算了,回驛館吧!”劉冀勸說道,“或許是你看走了眼。救你的人估計只是一個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俠客,僅此而已。”

    不過,陸希夷相信自己的判斷,阿冷就在她的身邊,她甚至能從空氣里的氣味,聞到阿冷就在附近。

    突然,不遠處傳來咿咿呀呀的聲音,同時火光沖天。陸希夷和劉冀看去,見一行隊伍正打巷子經過。

    “是誰呀,這么大的排場。”

    劉冀撇撇嘴,心里生起鄙夷之色。這么大晚上了,出入還敲鑼打鼓,十分擾民,除了皇帝,劉冀想不出還有誰敢這么做。

    “小陸,我們趕緊躲到暗處。”

    陸希夷卻看得十分入迷,完全沒有聽到劉冀在說什么。劉冀急忙一扯,將陸希夷扯到角落里躲著。

    “是太子!”

    陸希夷忍不住叫了出來。最前一排衛士舉著旗號,上面就寫著“太子”兩字。

    這么晚了還出來,太子可真是醉生夢死啊!

    中間一頂漂亮的轎子,陸希夷定睛看去,轎子里的人掀開一道簾子。借著火把的微光,陸希夷依稀看到一張熟悉的面龐。

    “是阿冷!”

    雖然只是一瞬間,當陸希夷足以判斷那在轎子里的人就是阿冷!

    劉冀捂住陸希夷的嘴巴。

    “別喊!要是太子知道我們躲在暗處偷看,會沒命的!”

    陸希夷快喘不過氣來了。

    “放開我,我要窒息死了!”

    “你答應我不要大聲說話。”劉冀說。

    陸希夷點點頭,劉冀便放開手。陸希夷深深的吸一口氣。

    “悶死我了!”

    “我要是不捂住你的嘴巴,我們麻煩就大了!對了,剛才你叫什么?”

    陸希夷也覺得不可思議。

    “我好像看到了阿冷坐在轎子里。”

    噗嗤!

    劉冀也捂住自己的嘴巴,盡量不發出聲音。

    陸希夷很尷尬。

    “你笑什么?”

    劉冀笑了很久,方才止住了。

    “你是說,阿冷是太子?”

    陸希夷也覺得阿冷不太可能是太子,但是她剛才見到的臉龐,真是跟阿冷一模一樣。

    劉冀覺得是陸希夷太想阿冷了,所以才認為轎子里的人是阿冷。

    “你是想到當太子妃,是不是?”

    具有諷刺的話,一傳入陸希夷的耳朵,便讓陸希夷面色酡紅,低下頭,忸怩的很。

    劉冀拍拍她的香肩。

    “好了,我們回去吧!就的當今晚做了個夢!要是再不回去,哈克就要在玉冰燒里做手腳了!”

    兩人趕回驛館,哈克正抱手在胸,異樣的看著他們。

    “去哪兒了?酒都不要了。”

    陸希夷和劉冀互相對看一眼。

    “我們覺得夜色很美,所以一起出去散步。”陸希夷想了想后說。

    哈克眼睛又落在陸希夷的酒壚上。

    “喂,你的玉冰燒可以了嗎?”

    陸希夷將僅剩的幾塊柴火丟進火里,拍拍手。

    “等燒了這幾塊柴火,玉冰燒就可以了!你的呢?”

    哈克一臉的傲慢得意,他認為這一次的比試,他一定能贏。

    “就在半個時辰之前,我的酒已經釀成了!你要不要先嘗一嘗,知難而退?”

    這是哈克警告陸希夷,如果覺得玉冰燒勝不過哈克的雪神仙,那就不要等明天當眾試酒了。

    陸希夷可不吃這一套,玉冰燒是她的得意之作,代表著雍國最高的釀酒技術。如果連這點自信都沒有,陸希夷就不再釀酒了。

    “還是不要試你的酒了吧!假如我知道你的酒贏不了我,還繼續明天的比試,豈不是故意害你!”

    哈克捏緊拳頭,看向陸希夷的眼神亮如火炬。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再等幾個時辰,要京城的市民來品評誰好誰次。”

    劉冀打個呵欠。

    “你們慢慢聊吧,我累了,先回去休息了!”

    哈克也對陸希夷揮揮手。

    “陸小姐,晚安!”

    陸希夷對著哈克的后背,吐吐舌頭。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