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一百零四章 合作愉快
    恰巧沈思卓從房間出來,聽到陸希夷跟哈克比試釀酒,心想:我倒要看看,陸希夷能不能贏得過黎國的釀酒師。他巴不得看熱鬧呢,拍著手叫好。

    劉冀心里討厭沈思卓,抹了他一眼。

    “這里有你什么事兒呀!”

    沈思卓面上一黑。

    “小希和哈克使節的比試是面向京城所有人,我也在京城待著,而且還在驛館里面,怎么,我就不能看嗎?”

    “看能看,但不許搞破壞,否則……”

    劉冀看一眼沈思卓頭上的還沒有愈合的傷口。

    “否則,我可要再送給你一份大禮!”

    傷口上撒鹽,沈思卓冷哼一聲,將扇子撲的一下打開。

    “你要我插手,我還不插手呢!不過小希,我可要提醒你一句,不要給我們雍國丟臉!”

    帶著兩個隨從,去京城尋花問柳去了。

    哈克也不再說話,走到外面爐子邊,就吩咐請來的傭工往爐子里面灌水燒火。他心里暗暗琢磨,要贏陸希夷的玉冰燒,除非拿出黎國的國酒“雪神仙”。

    這酒乃是用天山珍貴的蓮花和雪蛤一起腌制,需要花費一定的時間。不過沒有關系,黎國也有促酵劑,只要往燒開的水里滴幾滴促酵劑,那么兩日之內,雪神仙酒就可以釀制而成。而哈克手中已經有了雪蛤和雪蓮,他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這東風就是時間。

    陸希夷看哈克已經開始釀酒,而她什么工具都沒有準備呢。不過她眼睛一瞥,看到了驛館小房子里的爐子。

    “那不是嗎!直接把釀蘇合香酒的家伙都搬出外面來,不就可以了!”

    當下便和劉冀以及其他人,將小房子里的家伙都搬出驛館門外來,正對著哈克的爐子。

    不一會兒,便吸引了很多京城的仕女游人,過來觀看熱鬧。

    “這是在干嘛呢?支起爐子要燒飯嗎?”

    “這么大的鍋子?不像是燒飯。”

    “笨蛋,他們在釀酒呢!”

    “奇怪,干嘛當街釀酒?”

    陸希夷找來一張面罩,蒙在臉上。可從穿著,還看得出來陸希夷是個女的。

    “你還得回去打扮打扮。”

    劉冀建議。

    于是陸希夷便換了衣服,將自己裝扮了一下,然后戴上面罩,便看不出是男是女了。

    哈克也蒙上了面罩。

    兩人行為如此古怪,更加讓人奇怪,來看的人也越來越多。

    “這是要釀酒施舍嗎?”

    “看不懂!”

    鐘易青聽說此事,也過來看,狐疑不已,將館丞找來問話。

    “這兩人在干嘛?”

    “他們一個是哈克使節,一個是陸希夷,他們在比賽誰釀的酒好呢!”館丞指著兩人說。

    鐘易青想了想,忽然嘴邊露出陰冷微笑。

    “陸希夷想贏哈克,先過了我這一關。”

    “小公子,你想干嘛?”館丞問。

    鐘易青忽然看向館丞。

    “最近我觀察到了,那個跟陸希夷一起來的男人,叫什么名字?”

    “那個老是跟著陸希夷的男人?叫劉冀!”

    “我說的不是他。那個人雖然是跟陸希夷一起送貢酒來京城,不過好像跟陸希夷和劉冀很不對付。”

    館丞恍然大悟。

    “我知道小公子指誰了!你說的沈公子沈思卓。”

    鐘易青對沈思卓感興趣起來。

    “你給我安排安排,我找他有事情商量。”

    能鐘易青辦事,館丞高興還來不及呢。

    交代了事情之后,鐘易青轉身離開。

    鐘易青盯著陸希夷,鐘易寒也盯著鐘易青,正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鐘易寒看到鐘易青面上有陰險之色,便猜出來鐘易青對陸希夷不懷好意了。按照他對鐘易青的了解,鐘易青不會讓陸希夷那么容易贏下哈克的。

    假如陸希夷輸掉了這場比試,傳到了皇上的口中,皇上必定認為陸希夷丟了他的面子,丟了國家的面子,以此殺陸希夷的頭。

    不過,鐘易寒想到了這一層,卻想不到鐘易青究竟要這么破壞這場比試。除了緊緊盯看著陸希夷的爐子,沒有其他辦法。

    樊樓。

    鐘易青在雅閣里見到沈思卓,是館丞帶他到這里來見鐘易青的。

    “你是沈公子?幸會!幸會!”

    鐘易青顯得十分熱情客氣。

    沈思卓通過館丞得到對方就是鎮國公二公子,急忙給鐘易青鞠躬施禮。

    “應該我說幸會才對!”

    桌面上擺滿了好酒好菜,不過對于有錢的沈思卓來說,這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能夠結識鎮國公的人。

    鐘易青臉上好像永遠掛著笑容。

    “沈公子,請坐。”

    沈思卓局促的坐下。

    鐘易青親自給沈思卓倒酒。

    “我叫沈公子來,是有一件事情要請你幫忙。”

    堂堂的鎮國公小公子竟然說要求他幫忙,沈思卓受寵若驚。

    “小公子有話便說,不需客氣。”

    “嘿嘿。”鐘易青陰險的笑了幾聲,“現在陸希夷正在跟哈克比試誰的酒好,我想買陸希夷輸。如果你能幫我在酒里做些手腳,讓玉冰燒變淡,那么我就可以將你舉薦給太子。太子一定非常喜歡你!”

    如果能成為太子的紅人,那就再好不過了。當太子當上國君之后,必定會封賞親信,那時候沈思卓將從一個吊兒郎當的財主變成一個有官爵的大人物,簡直是野雞變成鳳凰呀!

    “如果能得小公子舉薦,那真是沈某人的萬幸。小公子提到的事情,我也曾做過,只是陸希夷狡猾的很,還是被她識破了。”

    “現在給你再來一次,你還敢嗎?”

    鐘易青看沈思卓的眼睛精光四射。

    當時在柳州城,之所以沒有成功,是因為有阿冷在陸希夷身邊,沒有了阿冷,陸希夷寸步難行。

    “那好,為了小公子的深情厚誼,我就再試一試。”

    鐘易青舉起酒杯。

    “來,為我們合作愉快干杯!”

    沈思卓喝得醉醺醺的,很晚方才回驛館,駐足看陸希夷在爐子前坐著燒火。從爐子的小小煙囪里噴出酒的芳香,情人心脾。

    沈思卓從地上撿起一顆石子兒,輕輕往爐子邊上一丟,當的一聲。

    “誰!”

    全神貫注燒火的陸希夷被嚇了一跳,急忙從椅子上跳起來。卻看到沈思卓笑彎了腰。原來是他在惡作劇!

    陸希夷氣鼓鼓的,兩手插在腰間,指著沈思卓就罵。

    “你缺魂兒呢!沒有看到我在燒火?人嚇人嚇死人,知道不知道?”

    沈思卓笑瞇瞇的,日本團扇扇了扇。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