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八十七章 玉冰燒秘法
    劉冀拍拍手:“沈公子想說什么?要感謝我嗎?不用不用,這個是我送你的。禮輕情意重嗎!哈哈哈哈!”

    劉冀笑的如此得意,沈思卓氣的臉發紫。

    陸希夷聽到笑聲,趕過來一看,沈思卓額頭上鮮血之冒。嚇了一跳:“這是怎么了?”

    “你問問沈公子,發生什么事情了?”劉冀笑道。

    沈思卓憤憤的哼一聲:“陸希夷,別裝蒜了,你和劉冀給我等著!”

    怕過來的人越來越多,沈思卓急忙又從窗口爬出去。只是窗口離下面的小船有些高,只聽噗通一聲,沈思卓掉在船上,發出哎喲一聲。

    “混蛋,你干嘛不接我!”

    鏢師扶起沈思卓:“公子,你沒事兒吧?”

    額頭被劉冀打破,腳又崴了一下,能沒有事嗎!

    “快把船搖回航船。”

    “好的,公子!”

    鏢師急急忙忙撥著船槳,小船好像是離弦之箭,很快回到對面的航船上。

    陸希夷一下子明白過來了,忍不住噗嗤笑出聲:“劉公子,你這一棍子,打的可夠狠的!”

    劉冀擦一擦臉,眼神嫌厭:“打一棍子還算便宜他了,我若聲張起來,將他當盜賊抓住,一個麻袋困起來,幾個人圍著打,就是把他打死了,我也沒有罪!我念著他也不是十惡不赦的人,沒有必要將他打死,所以才只是敲了他一下。”

    陸希夷見劉冀一味的擦臉,好奇的很:“你臉怎么了?”

    劉冀吐吐舌頭:“別說了,這個沈思卓當真是色魔,一進來,就撲在床上,對著我狂吻,弄的我一臉的唾沫!哎呀,惡心死了!我趕緊去洗洗。”

    說著,劉冀離開陸希夷的閣子。

    陸希夷粉臉生紅,羞答答的好像是富貴人家的閨女。沈思卓是沖著她來的,想親的人是她,想象一下,要是劉冀不跟她換閣子,被沈思卓抱住狂吻的人就是她了。一想到這里,陸希夷如何不羞?

    幸好,劉冀懂的憐香惜玉,知道陸希夷會害羞,找個借口走了。否則,陸希夷更加羞憤。

    經過了此事,沈思卓一看到劉冀便面紅耳赤,不敢和劉冀對眼。劉冀也趁機對沈思卓冷嘲熱諷。沈思卓只當沒有聽到。

    不過,沈思卓卻不就此罷休,他躺在吊床上,左思右想,眉眼陰鶩:“我就不信,搞不定陸希夷!”

    眉頭一皺,計上心頭。他忽然跳起來,叫一個伺候他的小廝過來,在小廝耳邊嘀咕了幾句。小廝快速離開。

    走了幾日,航船又在一個大鎮甸停靠。鎮子溝通東西南北,是交通要道,所以非常熱鬧。晌午十分,沈思卓搖搖擺擺來到一個酒樓,包了個雅間,叫了幾個鎮上的女人過來陪酒,吃喝了一半,小廝忽然走進來:“公子,人來了!”

    沈思卓眼睛一勾:“讓他進來!”

    小廝帶著一個男人來到沈思卓身邊,小廝介紹:“這位就是逍遙酒坊打下手的任貴!”

    任貴主要是在外頭幫著張叔炒菜,這一次和陸希夷一起送貢酒去京城。

    “沈公子,你好。”

    沈思卓笑瞇瞇的,客氣熱情的很:“任貴大哥請坐,請坐!”

    任貴是個貪吃貪喝的人,見了這一桌子酒菜,如何不流口水。只是礙于沈思卓和逍遙酒坊之間的糾葛,所以沒敢坐下。

    “沈公子,你有事就說吧。”

    沈思卓將手一揮,包間里的其他人都退了出去。沈思卓親自給任貴倒酒:“任貴大哥,我想跟你打聽個事兒。”

    任貴:“你說!”

    沈思卓皮笑肉不笑:“這個貢酒玉冰燒是怎么做成的?”

    這可是獨家配方,任貴怎能說!

    “這個……”

    沈思卓看出了他的為難,也不馬上讓任貴說,便只是灌他酒。

    “任大哥對陸希夷忠心耿耿,那我們就不提這個!只管喝酒!”

    喝得半酣,沈思卓將一袋銀子提上來,放在桌子上,故意把銀子弄的叮當響:“任貴大哥,這里面是五十兩銀子,如果你能告訴我玉冰燒的制作流程,以及制作工藝,這五十兩銀子就是你的了。日后,我還要重謝!”

    任貴也是喝多了,把沈思卓認做了兄弟,拍拍沈思卓的肩膀:“沈公子,我只是在外面做下手的,其實并不知道玉冰燒究竟怎么制作。不過,每一次釀制貢酒,陸掌柜總要購進很多的五花肉,我也納悶,難道玉冰燒是用肉腌制而成的嗎?”

    這個消息對沈思卓來說并沒有太大的用處,白白花了五十兩銀子。沈思卓悻悻然。不過,他還是在面上擠出笑容,跟任貴喝酒,問任貴一些關于陸希夷的細小事情。任貴喝多了,可謂是知無不言。

    有事則話多,沒事則話少。大約一個月后,航船終于來到了京城外面的碼頭。碼頭上已經有來接應的宮人,將所有的貢酒都送回宮中,陸希夷、劉冀等人則被安排在館驛住下。

    難得來京城,總得去街上走一走看一看。陸希夷和劉冀方才出館驛大門,沈思卓便騎著沒有一點雜色的白馬過來,對陸希夷笑嘻嘻道:“小希,你是第一次來京城嗎?我帶你去三街六巷走一走,這里可有很多首飾鋪子呢!”

    陸希夷露出嘲諷的目光,她可是土生土長的京城人呢!

    “不用了,我已經有伴了!”

    劉冀咳咳兩聲:“沈公子,要一塊去嗎?哦對了,你額頭上的傷口如何了?要不要我請你去看一看大夫?這傷口說重也重,說輕也輕,要是留下了疤痕,就可惜了你這張嘴臉了!”

    劉冀故意說“嘴臉”兩字,惡心沈思卓。

    沈思卓一看到劉冀就生氣,跟牛噴鼻息一般哼一聲,也不再說一句話,調轉碼頭便走,自言自語道:“既然沒有陪著逛,便去拜見拜見義父!”

    陸希夷和劉冀打馬來到天街,真是熱鬧非凡。突然,前面鑼鼓聲震天價響,街道上的行人都紛紛往兩邊房子里退去。

    “這是怎么了?”陸希夷納悶著。

    遠遠看去,見一個穿著黃背心的公公帶著幾個內衛,敲鑼打鼓,一遍高聲喊:“避讓!”

    劉冀腦袋能縮到脖子里去:“快走,這是法駕來了!”

    “皇上要來了?”陸希夷也是吃了一驚。

    要是沖突了法駕,可不是鬧著玩兒的!

    兩人急忙下馬,躲到天街旁邊的酒店里,從窗口里偷看皇帝的法駕經過。

    先是開道官,兇神惡煞的開道,要是還有人敢停留在街上,那就格殺勿論。隨后是提著香籃、捧著如意的宮女、太監,然后是一排內衛,簇擁著兩頂華麗的轎子,轎子里不是皇上就是皇后。轎子過后,一個須發雪白的老人騎著高頭大馬,神經傲然。旁邊跟著兩個人,一個是一位年輕的公子,一個戴著面具。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