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七十九章 我中毒了嗎
    陸希夷聽出了李員外的意思,兩手抓著拳頭:“姓李的,無憑無據,你不要妄加猜測!什么叫容易上癮,那是我的酒釀的好!”

    縣太爺冷笑:“陸希夷,聽著李員外的意思,是你在酒里面放了無色無味的東西,以此讓酒客上癮,接二連三去你店里買酒……”

    李員外迫不及待說:“老爺明察,正是如此!她也必定在葡萄酒里下了同樣的藥物,但是一不小心,在這缸酒里下的多了,所以我家的家丁才喝死了……”

    陸希夷怎么會容忍李員外如此污蔑逍遙酒坊,抓起的拳頭舉起來:“姓李的,分明就是你栽贓陷害!我酒坊的酒,我敢喝一百缸!”

    上一次沈思卓也是這般污蔑陸希夷,被劉冀少爺揭穿了陰謀,有驚無險。這一次,李員外又來這一招!陸希夷急得想吐血。

    “你……你想干嘛?想殺人滅口嗎?”李員外看到陸希夷舉起拳頭,早嚇得魂飛魄散,連忙向縣太爺求助,“老爺,快為草民做主啊!”

    啪!

    縣太爺將驚堂木一拍,喝道:“陸希夷,公堂之上豈容你胡作非為,還不快給本官放下拳頭!否則,我可要動刑了!”

    阿冷對陸希夷擠擠眼神,示意她不要激動。

    陸希夷稍微冷靜下來,想著如何戳破李員外的陰謀。

    李員外見陸希夷服軟,氣焰更加囂張了,臉上浮現得意的漣漪:“外頭的市民也都看到,剛才我買來的狗,只喝了一碗陸希夷的葡萄酒便口吐白沫,這就是證據。老爺,請把陸希夷關進大牢,押送刑部問審!”

    一去了刑部,那就不一樣了!刑部里的大刑比縣衙里的不知道要多多少倍,那里的公差個個都兇狠,如狼似虎,去了那里的人,哪怕是青白的,也會被屈打成招。所以,一聽到這個名堂,陸希夷俊俏的面龐唰的一下變白了,兩腳發軟,身子晃了一晃。

    幸好阿冷在一旁,扶著她,否則她真有可能摔倒在地上。

    “大人,你作為父母官,凡事不可草率!”阿冷眼光如拒,每次縣太爺看到他,心都會抖一抖。“這缸葡萄酒已經送去了山莊,誰也不知道有沒有人故意在里面放毒藥,陷害我們逍遙酒坊,如果大人就憑著李員外一面之詞,將小希送去刑部,未免太將人命當兒戲了!”

    縣太爺想了想,還是先請仵作過來驗一驗葡萄酒里有什么藥。

    “回稟大人,酒里面確實有一種藥物。”仵作如是回答。

    陸希夷和阿冷大吃一驚:怎么會呢?

    縣太爺眼睛發亮:“知道是什么藥物嗎?”

    仵作面色疑惑:“這藥我見過,其實……”

    縣太爺和李員外異口同聲問:“其實什么?”

    仵作看了看陸希夷和阿冷:“其實這藥并毒性!”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很吃驚。接下來的疑問,也就順其自然了。

    “既然沒有毒性,陸希夷為什么要放到酒里面?”縣太爺在問仵作的同時,也在問陸希夷。

    阿冷知道了,仵作驗出來的是在沈思卓那里拿到的藥水!

    “仵作,你知道那是什么東西嗎?”縣太爺又問了一遍。

    仵作回答:“是促進發酵的藥物。”

    “其他的酒坊都放嗎?”

    “這是第一次見到。”

    啪!

    縣太爺又把木板一拍案子:“陸希夷,這分明就是慢、性、毒、藥!李員外的家丁就是喝你的酒死的!來人呢,先給她來二十大板,看她招也不招!”

    阿冷身影一飄,冷眸一翻:“我看誰敢動她一分一毫!”

    衙役急忙又散開,不敢靠近陸希夷。

    現在阿冷終于把事情都弄明白了。李員外買來的那條狗,其實之前已經灌了毒藥,喝葡萄酒下去不過是讓毒藥早點起反應,所以狗才在眾人面前嘔吐而死。李員外就是要把陸希夷和他帶來縣衙,讓仵作來驗葡萄酒里面含有什么物質。

    因為背后搗鬼的人是沈思卓,沈思卓知道阿冷將藥水拿回去,一定會放進酒水里,仵作一驗,便可以驗出來。雖然不是毒藥,但足以讓逍遙酒坊聲名掃地。更重要的,皇帝知道這件事情,一定會將逍遙酒坊的人統統誅殺!

    所以,這件事情可大可小,阿冷絕對不能掉以輕心。

    “阿冷,你這是要藐視本官,藐視公堂嗎?”縣太爺喝道。

    阿冷拍拍陸希夷藕臂,安慰她不要擔心。

    “我想問一下仵作,除了這個促酵劑,你還驗出什么來了?”

    仵作職務了半晌,搖頭:“除此之外,別無其他了!”

    “很好!”這場禍事,說到底是阿冷帶來的,他一定要為陸希夷洗白,“所謂促酵劑,顧名思義,就是要加快葡萄酒發酵,何毒之有?假如真有毒,喝多了可以至人死亡,那么我現在就把剩下的半瓶都喝下去,讓大家看看,到底有毒沒毒。”

    轉頭向外:“小夢,你回去把我那瓶藥水拿來!”

    小夢那天見過的,知道阿冷指的是哪一瓶。她跑回酒坊,在作坊墻壁上的籃子里,找到了那個瓶子,又上氣不接下氣跑到衙門來。

    “哥哥,給你!”

    阿冷手里托著藥瓶,面對仵作:“這就是我所放的促酵劑,如果不不相信,可以驗證驗證,是不是跟你在那缸葡萄酒里發現的東西一模一樣。”

    縣太爺:“仵作,馬上驗!”

    一個時辰之后,仵作得出了結果:“回稟大人,阿冷拿來確實是我剛才所說的促酵劑。”

    阿冷拿著藥瓶,對縣太爺說:“現在我就把整瓶藥水喝下去,假如有毒,我必定會口吐白沫,眼睛翻白而死!”

    “阿冷,你別……”陸希夷話還沒有說完,阿冷已經咕咚一下,將藥瓶里剩下的都喝到肚子里。

    即便不是毒藥,這種促酵劑喝多了,對身體也是不好的。

    阿冷將瓶子一丟,展開兩手:“大家看看,我有什么異樣嗎?”

    害怕大家不相信他身子一點疼痛也沒有,阿冷拿著劍,在公堂上表演了一套精彩絕倫的劍法。

    收劍凝氣之后,阿冷臉不紅耳不熱,氣有不見喘,面帶笑容:“大家看到了,我有中毒跡象嗎?”

    縣太爺陷入了為難之中。如果不把陸希夷送去刑部,可已經收了沈思卓的錢;如果把陸希夷送去刑部,可是現在僅有的證據又不足夠證明她有罪。他看向李員外:“你有什么話說嗎?”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