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三十四章 下定決心尋師傅
    陸希夷一直糾結著那件事,直到了后半夜才睡著。

    第二日清晨,天剛微亮,陸希夷便被小夢的聲音吵醒了。

    “姐姐姐姐,有個哥哥要見你!”

    陸希夷睡眼惺忪,意識朦朧還沒完全清醒過來。

    她揉了揉眼睛:“什么哥哥?你是不是記錯了?”

    “小夢沒記錯,就是昨日那位手上一直拿了一把扇子的那個哥哥。”

    拿著扇子的那個哥哥?

    陸希夷聽著聽著一下就從床上坐了起來,睡意全無。

    她一聽便知道小夢這說的不是劉冀嗎?

    他們昨日不是才見過面嗎?他這么早就就過來到底是為了何事。

    正想著的時,小夢充滿稚氣的聲音便又響了起來。

    “姐姐快點!那個哥哥說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解釋呢!”

    陸希夷以為真的有什么十萬火急的事情,便連忙穿戴好一切便出發了。

    酒樓前廳,劉冀坐于一圓桌旁,正不慌不忙的品著茶,這看起來根本就不像是有什么要緊的事。

    陸希夷故作生氣模樣看了小夢一眼,小夢撇了撇嘴,連忙就溜到了一旁。

    “你就不要在怪她了,是本公子讓這丫頭催的急一些。”

    看劉冀一臉平靜的樣子,陸希夷真是一肚子的火沒處發泄。

    她憋著氣到了劉冀的跟前坐了下來,問道:“不知劉公子,一大清早便過來是所為何事?”

    “關于昨夜之事,陸姑娘怕是對我們二人有所誤會!”

    劉冀說著便用扇子指了指身旁的小書童。

    小書童也連忙點著頭:“對啊陸姑娘!我們公子可不想是你想象中的那個模樣!”

    陸希夷轉頭,一臉好奇:“哦?那你覺得我想象中的你們公子是何模樣?”

    “小的……”

    小書童被陸希夷問的說不出話來。

    劉冀被陸希夷這模樣逗的不由捂嘴一笑。

    沒多久卻又變得一臉正經模樣:“好了!本公子這次過來的確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同陸姑娘商量!”

    陸希夷聽完表示沒有興趣,正要離開時,卻又聽見:“就算可以幫助你制出更好的美酒,贏得一百兩黃金,陸姑娘還是一點興趣都沒有嗎?”

    聽到這里,陸希夷便停下了腳步。

    劉冀見事情有望,便又繼續補充道:“其實這事說來也簡單,只要陸姑娘按照你手上的果酒秘方去做,然后其余的事情交給本公子來做,就完全沒有什么問題了。”

    一說到果酒秘方,陸希夷便覺得氣不打一處來。

    她解釋道:“小女子真的不知道劉公子到底是聽信誰的讒言,認為果酒秘方在我這兒。”

    “我以我們酒樓的信譽起誓,我這里從來都沒有你需要的那個果酒秘方!”

    “劉公子如若不信,大可派人將我這酒樓里里外外的搜一遍,看看能不能找到公子所說的那個果酒秘方!”

    劉冀見陸希夷一臉嚴肅認真的樣子,也有些慌了神。

    他忽然之間猶如被人抽去了骨頭一般,癱軟的坐在了凳子上。

    低著頭喃喃自語道:“難不成,本公子一直以來都猜錯了?”

    陸希夷見劉冀這個樣子也不由得覺得好奇,到底是什么樣的事情能讓在柳州城呼風喚雨的劉冀這么傷神。

    她問道:“小兄弟,你家公子一直說的什么黃金一百兩還有果酒秘方秘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陸姑娘還不知道吧?三個月過后皇宮的人要到我們柳州城選貢酒,所為貢酒就是給宮里進貢的酒。”

    “只要選上了貢酒,可以說是好幾年的生意都不用發愁了,但是要當選貢酒絕對不是簡單的事情,只有手執果酒秘方的人才有機會。”

    書童說著說著忽然看向了劉冀。

    “我們公子其實是負責柳州城貢酒相關事宜的人,他見姑娘釀酒技術高超便以為姑娘手上有果酒秘方,哪曾想……”

    “看來這一次又要重新尋找合適的人了。”

    書童話音剛落,阿冷正巧從早市上回來,聽到了幾人之間的談話。

    “誰說要重新找人了?”

    小書童聽到阿冷這句話頓時來了精神:“公子可是知道什么?”

    “我早就有聽聞過果酒秘方的事情,只不過白老怕是不愿意輕易的將秘方交出來!”

    阿冷說的這些和劉冀所知曉的卻是完全不同。

    他辯解道:“白老不是早就退出了釀酒界,就連果酒秘方也早都傳給了他信任的弟子?”

    阿冷淺淺一笑。

    “你也提及到了這是果酒秘方,白老怎么可能可能如此簡單的就會找到滿意的弟子。”

    “所以目前來說,只要找到白老并且成為他的弟子才有可能拿到正宗的果酒秘方,至于江湖上那些自稱的果酒秘方,根本全部都是假冒的!”

    劉冀聽完恍然大悟,如此說來他還是有機會的。

    只要找一個本就擅長釀酒的人認白老為師傅,那么他還是有機會的。

    只不過要到哪里去找這么一個人呢?

    劉冀想著想著忽然看到了陸希夷,這陸希夷根本就是老天爺給飯吃的人,這釀酒的技術更是沒得說。

    眼下除了她,劉冀還真是找不出來比她更為合適的人了。

    他看著陸希夷,過了好久,他才開口說道:“不知道陸姑娘可否愿意幫我這個忙?”

    “陸姑娘盡管放心,本公子一定不會讓你白忙活一場,只要陸姑娘成功的成為了白老的弟子并且在貢酒的比試大會上拔得頭籌,屆時一百兩黃金的基礎上本公子會再加一百兩!”

    聽到這個條件時的的確確是讓陸希夷動心了。

    且不說這逍遙酒坊剛開不久,就酒樓每天的開銷也都是一筆不小的支出。

    而且聽他們倆所說的白老應該也是釀酒界一位了不起的前輩,如果真的能從他的手下學到一些釀酒的技術,倒也是一件很好的的事情。

    怎么想,這件事對于陸希夷來說她也不會吃虧。

    她點頭答應道:“沒事,這件事就交給我來辦吧!”

    劉冀聽完長呼一口氣,這件事總算是有了著落了。

    “那好,這件事就拜托路姑娘了。”

    “只不過白老的行蹤不定,就連我也無法打聽出他到底身在何方,所以陸姑娘可要在這事多下些功夫。”

    陸希夷點了點頭。

    阿冷也回應道:“這件事你就放心吧!就算你不說,我也會幫著小希的!”

    劉冀滿意的點了點頭之后便離開了。

    待他走后,陸希夷一臉嚴肅的問道:“阿冷,你知道白老身在何處嗎?”

    阿冷卻搖搖頭:“我也說不出來白老所在的具體位置,不過我卻很清楚他平時回去哪里!”

    “哪里哪里?”

    陸希夷脫口而出。

    “要么酒坊!要么賭坊!”

    陸希夷聽完犯了難,這柳州城如此之大,賭坊和酒坊更是數不勝數。

    要想在在這么多的酒坊和賭坊中找到一個人,簡直是無異于、大、海撈針。

    阿冷知道陸希夷心中所想,他安慰道:“你也不要太擔心,正所謂皇天不負有心人,我明天也會和你一起去找找看,一定能找出來的。”

    眼前情況已經這樣了,陸希夷就當他這話是給自己寬心了。

    柳州城地勢偏低,屬于山城,三面環山,因此出行極不方便,人們為方便在閑暇時間找樂子,便建了不少的賭坊和酒坊。

    從北到南,大約百十來間賭坊和酒坊,就算除掉柳氏酒坊和逍遙酒坊,這期間的酒坊和賭坊也夠陸希夷和阿冷忙活上好一陣子的。

    “干脆先從這一家開始吧!”

    陸希夷指了指面前的一家賭坊說道,阿冷見狀點了點頭,和陸希夷一起進了賭坊。

    或許是因為賭坊很少有女人進去,又或許是陸希夷的長相本就自帶吸引目光的屬性。

    她一進去所有的男人都直勾的望著她,那場面就好像是一只迷途羔羊誤入了狼窩一般。

    就在所有男人很興奮的正準備做些什么之時,阿冷便站在了陸希夷的跟前,一雙大手搭上了陸希夷的肩膀。

    雖然沒有說什么,不過那場面明眼人一看便知道阿冷的意思。

    他無非就是告訴那些人,這女人已經名花有主了,看你們今天誰敢動她一下!

    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的話,那些人很可能便已經被阿冷殺得一個不剩了。

    他們深知這個漂亮女人已經和他們沒什么關系了,便收回了目光。

    陸希夷和阿冷一起從這一張賭桌找到了那張賭桌,可是沒有發現一個長的像白老的人。

    因為阿冷見過白老便按照記憶中的模樣畫了一張畫像,結果卻是一個相象的都沒有。

    兩人見沒有合適的人之后便出了賭坊,陸希坐在臺階上,望著手里的畫像,不禁失望說道:“你說這白老會不會和我們無緣,所以才不肯出來見我們?”

    “說什么呢?像你這樣聰慧的弟子,白老見了喜歡還來不及呢!”

    “再說了!我們這才找了幾個酒坊你就沒了信心,說不定白老正在接下來的某一個酒坊和賭坊等著我們去接他呢!”

    陸希夷聽到阿冷這番話頓時就有了干勁,她錘了錘自己有些酸痛雙腿,站了起來。

    “你說得對!白老肯定還在等著我倆呢!”

    “走!我們繼續!”

    于是一大一小的身影便又穿梭在烏煙瘴氣的賭坊和酒坊之中。

    兩人走著走著路過柳氏酒坊時,忽聞一陣熟悉的聲音,只見柳氏酒坊門口圍滿了人!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