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二十二章 銀子的魅力
    從衙門回來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月光將陸希夷和阿冷的影子拉的好長好長。

    陸希夷一邊走著一邊碎碎念,滿心的不服氣。

    “我這是倒了什么霉,偏偏碰上了這么一群人,被他們這么一說,這酒坊好不容易好起來生意不就是又要淡下去了嗎?”

    阿冷走在他的面前一言不發,看他眉頭緊皺的樣子似乎在思考什么重要的事情。

    想著想著他忽然就停了下來,身后嘟囔著的陸希夷沒有反應過來,一頭撞在了他結識的后背上。

    額頭一下就被撞疼了,她捂著額頭一臉埋怨。

    “你干什么啊,能不能好好走路!”

    阿冷猛地一下轉過身子,面對著陸希夷回答道:“難道你就不覺得奇怪嗎?怎么會有這么湊巧的事情。”

    “說重點!”

    陸希夷一邊揉著腦袋一邊說道。

    “我是說,你看為什么張胖子前腳剛說不讓我們柳氏酒坊好過,然后后腳這幾個人就找上門來了,這未免也太奇怪了吧!”

    本來她還沒有朝這方面想的,被他這么一說她也是覺得有些奇怪,這天底下怎么會有這么碰巧的事情。

    看現在天色也不是特別晚,她決定還是先去張胖子的府上看看到底是不是像阿冷所說的那個樣子。

    她轉身就準備離開,阿冷一把揪住了她的衣領問道:“女孩子家家的,一個人去也不怕,我跟你一起好了。”

    說罷,兩個人就朝著張胖子的府邸出發了,一大一小的影子很快就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此時,張胖子的府邸上正是一片熱鬧的景象。

    他們二人還未走進,遠遠的就聽到了張胖子和其他人劃拳喝酒的聲音。

    大門處還站著兩個門童,就連后門也有人把手,這根本就進不去。

    陸希夷看到這番景象可是急壞了,抱怨著說道:“這可怎么辦啊!我怎么進去呢!”

    阿冷忽然站了出來,悄悄貼近了她的耳朵:“你是不是忘了還有我呢!”

    聽到這話,陸希夷先是一愣,然后就感覺到阿冷一把抱住了她的腰,一用勁她的身子一下就騰空了。

    嗖的一下她就直接翻過了院墻,到了張胖子屋罷便一把揭開了手里的紅布,金光閃閃的銀子忽然出現了二人的面前。

    小門童還是第一次看到這么多的錢,激動的都不知道該怎么說話了。

    “你在這里等……等一會兒,我這就去稟告老爺。”

    門砰的一聲就關上了,小門童屁顛屁顛的就到了劉清水的房間外。

    這會兒劉清水已經洗漱完畢都準備睡覺了,卻忽然聽到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還有小門童的聲音。

    “老爺老爺,你快起來看看吧,門外站著一個人拿著好多銀子,說是要親手送給您,您還是起來看看吧!”

    本來被門童這么一打擾劉清水的怒火噌的一下就起來了,可是一聽到有人要給他送錢,他便又覺得沒有什么了。

    他連忙穿上了衣服,一邊傳一邊說:“你讓那個人等等,就說我馬上就過來了。”

    不出一會兒的功夫,劉清水已經全部穿戴完畢出了房間。

    “人在哪兒呢?快點帶我去看看!”

    他說罷就被門童領到了后門,一打開門就看到了那個揚言要給他送錢的人。

    “你是要做什么?”

    聽到這里,黑衣人忽然彎腰低頭說道:“這是二百兩銀子希望縣官大人可以笑納,只是我家主子的事還希望您可以多開恩!”

    劉清水不解。

    “你家主子是?”

    “就是白天和柳氏酒坊發生矛盾的那幾位商人。”

    聽他這么一說劉清水這才明白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什么也不說也不表明態度,只是盯著銀子看了好久。

    過了一會兒,劉清水忽然背過身,一身正氣的回答道:“你們這是什么銀子,本官身為百姓父母官,豈是你們能用錢打發的,回去告訴你的主子,這件事我就當沒有發生過,走吧!”

    此話一出,蹲在草叢里的陸希夷和阿冷簡直就是兩個反應。

    陸希夷一臉驚訝,而阿冷卻是一副早就料到的樣子。

    路上,陸希夷自言自語的說道:“真是看不出來,沒想到這劉清水居然這么清廉,送上門的銀子都不要。”

    阿冷冷哼一聲:“不是不要,是嫌太少。哪有那么多清廉愛民的好官,只不過你沒有給出他心里面的那個價位罷了。”

    “如果你不相信的話,我們明日晚上再來一次,你信不信這一次他絕對會收下銀子。”

    陸希夷表示不相信,于是等到第二天的晚上她便又和阿冷一起到了縣令府的后門。

    還是那個時辰,黑衣人又端著銀子過來了,唯一不同的就是昨晚的二百兩銀子已經變成了一千兩,撞在了一個箱子里。

    大門打開,這一次是劉清水走了出來,一看到黑衣人他便說道:“你怎么又過來了?本官不是告訴過你了嗎?身為百姓父母官是不可能被你的錢所打動的。”

    黑衣人笑而不語的聽著,等劉清水說完,他才說道:“大人你別著急,要知道今日晚上可是和昨天晚上不同,你先看看這個再說話!”

    說罷,黑衣人便打開了木箱子,里面居然是滿滿當當的一箱黃金,就算是劉清水這一輩子也沒有見過這么多的錢。

    他居然下意識的扶住了一旁的門框,只是因為有些腿軟。

    態度也一下就產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劉清水沖里面的下人喊到:“來人吶!上座看茶!”

    “來,我們進里面細說!”

    草叢里的陸希夷都看呆了,虧她之前還以為這縣上終于出現了一個全心全意為百姓著想的好官,沒想到這劉清水也和上個王大富一般無二,或許比他還要貪。

    “好了,習慣了就好了,我們進去看看這劉清水到底準備怎么辦?”

    阿冷一邊說著一邊就把陸希夷拽到了劉清水和黑衣人聊天的房間外。

    “這個……是本官昨天說話重了些,那個凡事都好商量嘛,你說對不對?”

    “關于你主子的誠意本官也都看到了,正所謂盛情難卻,你大老遠把這些東西送過來肯定也累壞了吧,我們先去吃點東西,至于你們拜托我的事情,你就放心吧,絕對沒問題!”

    兩個人很快的就打成了共識,不一會兒就傳出了他們喝酒聊天的聲音。

    房間外聽了半天的陸希夷雙手都握的指節泛白,她輕聲呸了一聲。

    “果然都是一丘之貉,要知道他是這種人我當初就不應該提議見官的。”

    “這下完蛋了,現在縣令都和他們是一起的了,官司肯定是贏不了。”

    陸希夷一臉擔心,一旁的阿冷卻是一臉平靜:“不到最后一刻誰也不知道,說不定會有奇跡發生呢!”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