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二十一章 飛來橫禍
    張胖子的府邸中,所有的下人都聚集在了前廳,齊刷刷的跪成了一排,張胖子就坐在他們的面前。

    手里的文玩核桃在他的掌心中隨意的翻轉,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他眉頭緊皺。

    “今日,把你們全部都召集到這里的原因想必你們也應該清楚,我元寶酒坊開了這么些年,我不敢說天下第一,但是最起碼也比柳家強。”

    “所以,我是絕對不可能眼看著我酒坊被他們這幫雜碎壓制,你們也都給我想想辦法,今日要是想不出來好主意,你們這個月的工錢可就不好說了。”

    酒坊的下人大部分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這沒有工錢簡直還不如要了他們的命呢?

    一個個抓耳撓腮,急的好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可就是想不出來什么好注意。

    過了半天,一個身材干癟瘦小留著兩撇小胡子的忽然走到了張胖子的耳邊說了了幾句。

    “好,就按照你說的來,我倒是要看看他們還能得意到幾時。你趕快把這事落實,到時候少不了你的好處。”

    “得嘞!那小的就先下去了!”

    那下人簡單的行了一個禮就退下了。

    與此同時,正在酒坊里忙活的陸希夷不知道為什么,忽然感覺心里一沉,總覺得有什么事情要發生。

    屋內酒香四溢,大概是時間已經到了,該進行釀酒的下一步了,陸希夷由于走神卻還沒有注意到。

    “你想什么呢?這酒不打算要了嗎?”

    正在屋外幫忙劈柴的阿冷聞到氣味兒不對勁,一進門就就到蒸籠冒著大氣,該拿下來了。

    他一邊說著一邊上前將蒸籠拿了下來,陸希夷這才反應過來。

    連忙上前幫忙,一邊弄一邊錘了錘自己的腦袋,抱怨道:“也不知為何?這腦袋總是昏昏沉沉,這心里也感覺怪怪的。”

    阿冷回頭望著她。

    “從早上忙到晚上不累才怪呢?要不然一會兒這點做完了,我陪你去同濟堂看看吧。”

    陸希夷點點頭,她也覺得自己繃得這么緊,總有一天要出問題。

    于是他們倆便結伴到了藥鋪,接見他們的張大夫此時正忙的不可開交,今日看病的人似乎格外的多。

    兩人等不下去正準備離開的時候一個黑影忽然從他們的面前一閃而過。

    這人越是隱藏,陸希夷就越是想要知道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走,跟上去看看!”

    說罷,陸希夷就一把拽著阿冷的手一路跟在了那個人的身后。

    只不過這路線越走越熟悉,陸希夷恍然大悟,自拍大腿驚嘆著:“這不就是我們古井的路線嗎?這人到這里來做什么!”

    兩人越想越奇怪還是緊緊跟在那人的身后。

    到了古井,只見那人忽然從腰間的衣兜里掏出了一個白色的小藥丸。

    阿冷定睛一看,忽然二話不說一把捂住了陸希夷的嘴巴,伸出手臂將她圈在了懷里。

    “不好,小心!”

    話音剛落,只聽見忽然傳來的一聲巨響,似乎要把耳朵震聾。

    等陸希夷睜開眼睛時,早就已經不見了剛剛那人的身影,濃郁的白霧將周圍的景物全部吞噬。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濃霧這才漸漸褪去,周圍恢復如初。

    陸希夷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因為剛剛的事情實在是太奇怪了。

    她走到了古井邊仔仔細細的觀察了好久,發現沒有什么異樣,就連古井中的水也和平常一般無二。

    “這人大老遠的趕過來居然什么也沒有做,這周圍都是荒山野嶺,還有剛剛那白霧又是什么意思呢?”

    “不好了,酒坊里出事了!”

    此時,一個身穿深黑色上衣,胸前有個“柳”字的男人,正朝陸希夷跑了過來。

    陸希夷一眼看出來了這人一定就是酒坊里的人。

    看他一臉著急驚慌的樣子,她就知道一定是那張胖子又趁她不在去找酒坊的麻煩了。

    “王叔,你別著急,慢慢告訴我到底是出什么事了,是不是姓張的又來生事了。”

    那人跑的上氣不接下氣,喘了好久這才回答道:“不是的,是客人!好幾位客人喝了我們的酒之后上吐下瀉,說是我們的酒有問題。”

    “說是如果不給他們一個滿意的交代就讓我們的酒坊開不下去,現在老爺和夫人都急壞了。”

    “什么?怎么可能會出這種事,這酒可是我親自釀的,怎么可能會有問題。”

    “走!我們一起去看看,我倒是要看看他們還能說出什么花來!”

    柳氏酒坊門前,幾個腦滿腸肥商人模樣打扮的人正指手畫腳的在門前大聲謾罵,要多難聽有多難聽。

    還有其他的一些人正站在他們的跟前看熱鬧,平日里都是和他舅舅稱兄道弟的,沒想到現在也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我告訴你,今日是喝了你們的酒才讓我上吐下瀉的,所以你必須要連藥費還有精神損失費全部一并賠給我。”

    “對對對,最起碼也要一個人一百兩才能算了,否則就只好去見官了。”

    此時,一旁的陸希夷已經親眼目睹了這幾個人的嘴臉。

    看他們這樣子這哪里是身體不舒服的人,精神的都可以上陣殺敵了,碰瓷還差不多。

    她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剛剛聽幾位說要去見官,剛好這酒是我親自釀出來的,既然幾位要求要去,那我們就走吧。”

    那幾個人聽到了陸希夷的聲音便齊刷刷的回過頭。

    陸希夷和別的女兒家不痛,雖然瘦小卻給人一種男子般的壓迫感,聲音清冷,一臉沉著。

    “不可啊,小系你一個女兒家怎么能陪他們去衙門呢!”

    他話剛剛說完,一旁的黃月俄忽然用手肘撞他。

    “你廢話怎么這么多,你對這小妮子這么好做什么!”

    柳大郎一時語塞,說不出話來。

    那幾個商人也愣了一下,只是癡癡的望著陸希夷,什么話也不說。

    “幾位怎么這個樣子呢?剛剛我不在的時候不是還挺厲害的嗎?怎么現在一句話也不是說了,莫不成幾位是訛錢不成?”

    陸希夷的這句話就像是導火索一般,那幾個人轟的一下就炸了,辯解道:“你別血口噴人,我們幾個人做了這么多年的買賣了,怎么可能會是你說的那種無賴!”

    “就是就是!你剛剛不是說去見官,走啊還愣在這里做什么!”

    陸希夷還有那幾個商人便一起來到了衙門,和他們同行的還有那些等著看熱鬧的老百姓。

    “升堂!威……武……”

    身穿官服的衙役手拿水火棍迅速的站在了衙門大廳的兩側。

    明鏡高懸四個大字下面坐著的就是他們的縣太爺,劉大人!

    這劉清水劉大人也是剛上任沒多久,據說之前是個秀才,后來前縣令大人王大富因為收百姓銀子而且數額很大,便被抓起來了。

    于是這秀才也終于翻身做主成為了縣令。

    “肅靜!”

    驚堂木猛地一下拍了幾下桌子,周圍一下就安靜了起來。

    劉清水這才問道:“下跪何人?報上名來!”

    “會縣令大人的話,小女陸希夷是柳氏酒坊柳大郎的侄女也是酒坊主管釀酒的。”

    “柳氏酒坊也不是開了一天兩天了,一直都是童叟無欺,而且做工精細。可是今日這幾位卻說喝了酒坊的酒上吐下瀉,還說要每人一百兩才肯作罷。”

    “你們幾個人,她說的可是真的?”

    這幾個人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劉清水又拍了拍驚堂木,質問道:“本官問話呢?你們只需要回答是或不是!”

    “草民這就說,她……她說的都是真的!可是我們幾個的確是喝了酒坊的就才感覺不對勁的。”

    “我們在這之前可是什么都沒有吃,一出客棧就去了酒坊!”

    “有何證據?”

    “酒坊的小二可以證明。”

    商人回答說道。

    “傳柳氏酒坊的小二。”

    話剛說完,店小二就已經到了堂上,而且這小二的回答也和商人所描述的一樣。

    “小姐,這幾個人的確是一大早就到了酒坊。”

    店小二還和陸希夷解釋道。

    “不!就算他們喝了酒坊的酒也說明不了什么問題,酒坊的酒是我親手做的,絕對不可能有問題的。”

    “為什么別人也喝了酒都沒有什么問題,但是就你們幾個人在這里說個不停!你們莫不是看我柳氏酒坊賺的盆滿缽滿所以心生妒忌,想壞我們酒坊的口碑不成!”

    陸希夷實在是忍不下去了,這幾個人一開始就咄咄逼人,無非就是仗著他們人多,如果不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他們還當真以為她陸希夷好欺負。

    “你這小丫頭怎么說話這么沖,我們幾個人都是生意人,怎么可能會眼紅你們一個小酒坊。”

    “就是說,你也不看看……”

    那些個人七嘴八舌的反駁道。

    砰砰砰!

    驚堂木的聲音再次響起,劉清水一臉嚴肅,語氣冰冷:“本官還在這里呢?你們都干什么呢!當本官不存在?”

    “既然都這么厲害那還找本官做什么!”

    被他這么一說,這當場又肅靜了不少,再也沒有人敢隨便說話了。

    半晌,劉清水捋了捋胡子又說道:“行了,你們幾個人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就本官說的最沒有道理。你們都先回去,還有你們這幾個好好呆在客棧里,等我調查清楚之后,自然會重新升堂宣你們的!”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