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十二章 釀酒西施好本事
    陸希夷暗暗瞧了阿冷一眼,然后對著花千月笑:“花公子見笑了,他是我撿來的,不是什么大人物。”

    然后就像是主子一般吩咐道:“阿冷,請兩位公子就坐。”

    阿冷抿唇,做了一個請的姿勢,這讓花千月眼底的玩味愈發的深了,落座后,花千月慵懶的笑:“陸姑娘,在下對你的酒迫不及待了。”

    楚秋也是一臉期待:“不知陸姑娘的新釀叫什么?”

    陸希夷沒有回話,目光看著外面,像是在等待什么,這讓柳大郎拿不定主意,“希夷啊,兩位公子已經來了,你怎么還不開始呢?”

    陸希夷一笑:“舅舅別急,這送酒錢的人可都還沒來呢。”

    柳大郎一臉詫異:“這......”

    陸希夷暗笑。

    她請這兩位來,不過就是給新酒預熱博一個噱頭,而真正付酒錢的還是這安陽鎮上的顧客了。

    片刻后,在酒坊打雜的小廝就氣喘吁吁的聲音傳來,“姑娘,這酒坊有新酒的信兒小的已經傳遍了,特別是在元寶酒坊門口,小的多宣稱了幾次,大批客人已經往這邊來了。”

    “很好。”陸希夷眼底含笑,然后來到楚秋和花千月面前,道:“兩位公子,待會酒如何,還請不吝言辭。”

    楚秋連忙拱手:“當日嘗了姑娘的猴兒釀,非常感謝,這事兒包在我身上。”

    現在這讀書人可沒幾個不會變通的,那王夫子在安陽鎮威望那般高,還不是要看張胖子幾分眼色。

    花千月卻挑起眉頭,倒是沒有一口應承下來,反問:“這陸姑娘請在下來是當托兒的啊,有報酬么?”

    陸希夷看著他那一雙邪肆飛揚的桃花眼,真的很想給他一拳頭:“你以為我的新釀是白喝的?如果花公子不愿,那阿冷送客。”

    阿冷上前,冷睨這花千月,周身的冷意擺明了不歡迎你。

    “陸姑娘你別生氣啊,等喝完酒,讓你的阿冷隨從再送我不遲呀。”花千月眼底的邪笑更甚。

    陸希夷這才作罷。

    很快,確實如那小廝所言,很多尋好酒的客人紛紛來到這柳氏酒坊。

    “聽聞你們柳氏酒坊出了新釀,今日我們前來喝喝。”

    自從柳老爹去了之后,柳大郎還是第一次見到這么多來買酒的客人,整個店都快坐滿了,可高興壞了,連忙讓小廝和黃月娥好生招待著。

    “希夷啊,你看這客人都來了,這酒是不是也應該上了?”

    這些客人可全是白花花的銀子啊!

    陸希夷見到人都差不多了,點了點頭:“上酒。”

    按照陸希夷的吩咐,每個客人的桌前都擺滿了三杯酒。

    這第一杯是柳泉酒,第二杯是她改良后的柳泉酒,這第三杯則是新釀梨花落。

    這些客人當即欲品這些酒,被陸希夷止住,對著眾人的疑惑,陸希夷道:“今日我特意請來了兩位品酒大師楚秋和花千月,先聽聽他們怎么說,如果這酒好,你們就喝,不好便不喝,如何?”

    “有這等不吃虧的好事兒自然同意。”這些客人當即拍手叫好。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楚秋和花千月身上,眾人瞬間反應過來:“這不就是那日文會上最懂酒的兩位公子嗎!”

    “對,如果他們覺得這酒好,那這酒定然是好酒無疑了!”

    而就在這時,花千月邪氣的開口:“聽聞陸姑娘也是品酒的高手,要不,和我們一起?”

    眾人目光瞬間移到陸希夷身上,陸希夷長得明艷,氣質清冷,被這么多人打量著,沒有一點怯意,點頭:“好。”

    這算是應承下來。

    比品酒,她自然不輸。

    “那姑娘先請。”說著,花千月將自己的第一杯酒推到陸希夷的面前,陸希夷看著他修長白皙的長指,眸光一閃,便沒了異樣。

    端起酒盞,一揚手,第一杯喝下,清脆的聲音徐徐響起:“柳泉清冽,味美甘甜,入喉清爽,可謂佳品。”

    花千月挑眉,一臉不贊成道:“是嗎,這柳泉酒論清冽比不上蜀江春的西川春雨,論甘美比不過它的綿長,佳品是不是言過其詞了?”

    花千月這話一落,就感覺到一到冷冽的視線落在他的后背,不由的讓他背脊一寒,不用想,也知道這目光從何處來的。

    目光有意無意的掃過阿冷,笑得不懷好意。

    陸希夷聽聞,臉上沒見絲毫慌亂,她勾唇一笑,直視花千月:“佳品比不得上品,柳泉酒的價比不得蜀江春,何來言過其詞?”

    花千月裝作一愣,然后恍然大悟道:“原來如此,我就說這蜀江春怎么比這柳泉酒貴了一倍不止呢。”

    這話一落,圍在周圍的客人都不由的一愣。

    他們才恍然大悟,這柳泉酒竟然比蜀江春便宜這么多,雖然清冽和甘美差了一點,但是價格可謂是合理了許多啊!

    這元寶酒坊未免也太黑了!

    陸希夷眼底微微閃過一抹詫異,帶著一絲探究和打量落在花千月身上,只見他那張平平無奇的臉上,一雙桃花眼卻頗為醒目,飛揚邪肆,“那第二杯,我和楚兄先來。”

    楚秋一襲白衣,端得是極為風雅,頗為講究端上酒盞,袖口一遮,酒已經入口。

    片刻后,一聲贊嘆從他口中溢出:“好酒,清冽之余又極為甘美,兩味皆合,且酒味綿長,不愧是好酒。”

    “照你這么說,這還不是柳泉酒么?”花千月笑問。

    因為花千月剛剛質疑了陸希夷,他的話反倒讓這些客人覺得更為可信,連忙道:“這位公子,快嘗一嘗。”

    楚秋拱手:“花兄,你品一品,便知道我所言非虛。”

    花千月倒是沒有一點講究,端起酒盞就往嘴里送,放浪形骸,肆意風流,那瀟灑極為吸引人。

    他喝完后,癟了癟嘴。

    陸希夷在無人所見的角度,用眼神警告花千月,敢砸她場子,她絕對跟他沒完,而花千月絲毫不受陸希夷的警告影響,拋著桃花眼,笑:“這酒確實不錯,比起那蜀江春好些,勉強能入了本公子的口吧。”

    這番話倒是狂得狠,但是從他嘴里說出來,居然很能讓人信服。

    這些客人愣住了:“比蜀江春還好些?”

    花千月不耐煩了:“本公子的話還能有錯,這蜀江春也不是什么好酒,這杯酒嘛,倒是勉強能下肚。”

    不少人聽到這話都要吐血了。

    這位公子,是不是太沒臉沒皮了?

    蜀江春在這安陽鎮上可算得是好酒了,竟然說這酒比蜀江春還好?

    這一下子就勾起了眾人的好奇,迫不及待的想嘗一嘗了。

    “陸姑娘啊,這杯酒叫什么名字啊?”

    陸希夷再次詫異,這花千月倒是一個善用人心的高手,到底是敵是友還分不清,但是能讓她賣出柳泉酒就足夠了。

    “這是我和舅舅經過研究改良,研制出口感更佳,純度更高的柳泉酒。”

    柳大郎一旁連忙點頭:“對,這便是柳氏酒坊的招牌酒。”

    這些客人大喜:“這柳大郎的外甥女一來,就讓這柳泉酒比蜀江春還好喝,而且價格還更低,那誰還去元寶酒坊喝那蜀江春啊!”

    “對,不過這第二杯也是柳泉酒,那第三杯一定是新釀了!”

    “不知道這陸姑娘還能給我們帶來什么驚喜?”

    “楚公子,花公子,還請兩位快快品酒呢。”

    陸希夷這次沒有賣關子,直接介紹,“這酒名為梨花落,采集梨花釀成。”

    花千月聽聞一笑:“千樹梨花百壺酒,陸姑娘,這梨花還沒開呢,你這梨花酒是怎么來的?”

    陸希夷不理花千月,對楚秋道:“楚公子,請你品嘗。”

    楚秋欣然飲下,連連贊嘆:“梨花香淡,口感清雅,其中的甘美竟然有綿綿不絕之意。這些時日,梨花還沒開成,陸姑娘竟能釀出口感如此佳的梨花釀,難得,難得啊!”

    這楚秋是書生,喝了幾杯下肚,不經詩意大發,來了一句“口角噙香對月呤”真當是妙!

    花千月也不由嘗了一盞酒,然后高看了陸希夷一眼:“不錯啊,陸姑娘,這酒比之蜀江春略勝,今天本公子來對了。”

    這么久了,花千月終于說了一句勉強能聽得下去的話了。

    這些客人見了三人品酒,早已經饞了,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喝下一盞,陸希夷卻突然開口:“今日在座的客官,這三杯酒算是我柳氏酒坊請的,如果喜歡這酒,希望之后再來品嘗。”

    這些客人沒想到陸希夷居然這般的大方,他們這些大老爺們再怎么說也不能被一個小姑娘給比下去對吧,當即開口:“要是這酒真不錯,我今天就帶半壺回去。”

    “對,我也是!”

    很快,陸希夷請人三杯酒這事兒不小心被傳開了,加上最近聽聞這柳大郎的外甥女貌美無比,一時間這釀酒西施的名號就傳了出去。

    而街角。

    “嘭!”

    陸希夷直接把花千月抵在墻上,一臉冷笑:“花公子,酒錢十兩,否者你今兒別想走。”

    這花千月臉上嬉皮笑臉的,不以為意:“陸姑娘,做人可不能像你這么不厚道,我才幫了你,你這么快就翻臉不認人了?”

    陸希夷陰森森一笑,一張臉艷麗逼人:“難道你沒有聽說過,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