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混在海賊世界的日子 > 正文卷 第四百三十六章 有壓力才會有動力
    空曠的船艙大廳中,落針可聞。

    蛇是冷血動物,蛇性本喜靜,喜陰涼,波雅兩姐妹在吃下蛇蛇果實之后,潛移默化中也有這樣的習性表露出來。

    動物系的惡魔果實大多都會有這樣的情況出現,比如說老妖。

    原本一把逼格十足的霸氣妖刀,被它整成了話嘮二缺風。

    不能不說是有果實能力的原因。

    船艙的光線偏暗一些。

    她們靜坐在那里,紋絲不動,宛若兩座雕塑。

    只有漢庫克拿著報紙翻看的聲音——這些報紙因為已經被翻看過,順序被打亂了,漢庫克并不能一眼就看到報紙第一版的消息。

    沙~沙~

    突然,聲音戛然而止!

    漢庫克的手指一下停頓在半空中,仿佛被定住了一般。船艙內的燈光并不明亮,此時漢庫克此時的眼睛仿佛要比燈光還要明亮百倍。

    只是亮如一翦秋水的眸子所包含的情緒太過復雜。

    她的視線聚焦在一副照片上,照片最顯眼的自然就是莫森,不得不說這張照片的拍攝人員有點厲害。

    首先是照片中莫森的眼神像是看到了真人一樣,他的面容沒有像以往那樣習慣性的掛著笑容,而是面無表情,眼神也有些冷,看上去鋒芒畢露,即使是照片,對上去也有一種被刺痛的感覺。

    甚至他的嘴角還微微上勾,帶著極為明顯的嘲弄。

    這幾乎就是莫森當時場景的再現!

    而相對于莫森,滿是鮮血狼狽倒地的三個天龍人還有他們圍過去的保鏢被定格的畫面就顯得狼狽而又滑稽了。

    這兩幅照片被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強烈的反差襯托,不光打擊了天龍人的形象……好吧,天龍人的形象已經沒什么好打擊的了。

    但莫森的形象經過對比完全再上一層樓!

    普通民眾對于天龍人從來都是畏懼,看清楚是畏懼而不是敬畏,因為絕大多數人說到天龍人第一反應就是害怕。

    能見到天龍人倒霉是一件很喜聞樂見的事情,雖然大多數人只能偷著樂不敢表現出來。

    不過,看過這張報紙的天龍人對他的印象說不得就會拉低很多。

    只是莫森不會在意而已。

    這么一說,從獲利的角度來講,這個構思這片報道與照片的人說不定就是來自革命軍的家伙,恐怕也只有以推翻天龍人為己任的他們才會不懼怕得罪這些世界垃圾。同時也不介意為莫森這個海軍傳奇找點麻煩。

    當然,此時的漢庫克沒有功夫去思考這些。

    她的雙手完全攥緊,報紙的一角被抓碎而不自知,已經失去了焦點的眼眸中滿是痛苦的神色,連帶著她的牙關也緊咬在一塊,面容變得痛苦而又扭曲。

    晶瑩的淚滴無聲滑落,把手中的報紙也浸染成悲傷的顏色。

    那里面,似乎全都是來自內心深處悲痛的記憶畫面。

    它們就這樣如同幻燈片一樣,一幅幅的劃過心頭。

    “姐姐大人,你怎么了?”

    “姐姐大人?!”

    “姐姐大人,你沒事吧……”

    桑達索尼婭以及瑪麗哥魯德兩姐妹發現了漢庫克的不對勁,她們兩個來到漢庫克身邊,神色焦慮的呼喚著她。

    兩人的聲音讓漢庫克回過神來。

    她看向兩個妹妹,臉上還有淚珠不停的滾下,用手臂輕輕擦拭了一下,把報紙遞給了展示給兩姐妹。

    “你們看了這個就知道妾身為什么如此失態了。”

    報紙上的黑白畫面就這樣毫無征兆的印在兩姐妹的眼底,她們在看清報紙上的畫面之后,震驚之下瞳孔幾乎縮成一個針尖大小。

    “這……這是,莫……莫森大人把天……天龍人殺了?”

    顫抖的聲音幾乎是從牙齒里擠出來一般,兩個姐妹像是失去了渾身力氣,跌坐在地板上。

    漢庫克把報紙收回,她聲音有些沙啞:“不,仔細看他對天龍人出手,似乎只是殺了他們一條寵物狗。”

    腦海中似乎又回憶起之前莫森跟她的交際,似乎那個時候他談論起天龍人就表示一副不屑的模樣。

    沒想到現在竟然直接對天龍人出手,也不知道他會怎么樣?

    這一下,海軍大將應該就做不成了吧?

    也不知道那些天龍人會怎樣對付他?

    要知道天龍人在這個世界上的權威可是至高無上的,尤其是她們曾經做過天龍人奴隸的人對于這些高高在上的世界貴族內心更是充滿恐懼。

    從沒有那么一個時刻,漢庫克那么關心一個人的情況起來。

    重新把目光聚焦在報紙上面,漢庫克的目光從那副很有沖擊力的照片上轉移到周圍的文字上面。

    所有的字符快速的從她眼底劃過,她近乎急迫的想要知道事情最后的結尾。

    直到看到莫森說得幾句原話在文章最后被一字不落的搬了上來,漢庫克才破涕為笑,這一瞬間整個船艙似乎一下子變得明亮夢幻起來,兩個妹妹幾乎是在同時被奪了心神。

    “我還以為是誰,原來是世界上最臭名昭著的垃圾天龍人,真是失禮了。”

    “原來不能用垃圾來形容天龍人嗎……可惜了這么貼切的形容詞。”

    “香波地群島的狗怎么這么瘋狂,竟然連天龍人都敢攻擊,現在我殺了它已經為你們解除了威脅,不用謝,畢竟這是作為海軍的職責。”

    ……

    似乎是想到了莫森說這些話的時候那個神態,漢庫克的嘴角忍不住勾了起來,原本梨花帶雨的面容在這一刻美的有些驚心動魄,勾人心魂!

    “這個混蛋,說話還真是一如既往的氣人呢。”

    ……

    ……

    啊嚏!

    啊嚏……

    “誰在背后罵我?”

    癱坐在飛魚背上的莫森連續打了兩個噴嚏,有些狐疑的向四周看了看,完全沒有發現什么可疑的東西。

    他神色有些狐疑:“不會是戰國老頭吧?肯定是他,不用說,這個時候肯定一邊處理文件一邊罵我給他惹了麻煩呢。

    這個糟老頭子壞得很,成天只想我把世界海賊全都給滅了,還能老老實實的——一天到晚凈想好事。

    哪能既想馬兒跑,又不給馬吃草的道理,不會惹事的海軍不是好記者的道理都不懂。

    嗯,或許還有可能是那三個天龍人也說不定,當初那個傻兒子可是要讓我放學別走的……

    希望他們不要耍什么幺蛾子,畢竟我已經有了目標了,要是出現多個天龍人傷亡的話事態的嚴重性就不一樣了。

    算了,先不管他們,還是休假完再說,報仇打打殺殺多沒意思,有這會空還不如尋覓一些美食,看一些美女呢。

    可惜,沒有比基尼……差評,看人家德雷斯羅薩這點就做的很好。

    嘖嘖,多弗朗明哥搞歪門邪道真是個高手。”

    莫森不停嘀咕著,茫茫大海之中也不怕被別人聽到他想要對付天龍人這種大逆不道的想法。

    要不然,他別說大將了,海軍都做不成!

    之前對天龍人的寵物出手,不管他耍賴也好,怎么也都好,反正沒有傷到人都能圓過去。

    這要真的之后出現天龍人傷亡,被發現證據,他只有叛離海軍一條路可以走了。

    “喂,老妖,一起出來嗨啊!

    你放心,這次我保準不出題了,真的,比真金還真。”

    可惜,任由莫森喊了半天,老妖穩如一條死狗,完全不為所動。

    任你在外面吹破天都沒用。

    它已經打定主意了,這一段時間它就全都在刀鞘之中修養生息了。

    至于答題。

    答什么答?

    題什么題?

    那是什么東西,它作為一只帥氣的鸚鵡表示想要溝通請先說鳥語!

    你不會鳥語?

    切,low爆了!

    鳥語都不會說,等你學會鳥語再說吧。

    反正就是死活不出來!

    大海有時候很好,廣邈無邊的大海很容易就能讓人的身心開闊起來,那些凡塵俗事全都會拋之腦后,可惜縱情享受和煦的海風,享受熱情的陽光。

    大海有時候又不好,當無邊無際的大海只有孤零零一個人的時候,周邊除了海水還是海水,那種孤寂感很容易就會蠶食人的內心,這種感覺不下于那種完全幽閉的環境。

    好在莫森早就習慣了如此。

    要不然你以為老妖那些歌都是從哪里學來的?

    再說。

    十多年日復一日的鍛煉,十多年無數次生死廝殺,莫森除了三觀其他方面不管是氣度還是心態都跟過去的死肥宅有很大不同。

    打個比方,像他最初見到香克斯的時候雖然也能跟他們合得來,但心里面還有各種忐忑激動等心情,而不是像現在完全就是朋友間的平等交流。

    這種轉變就是隨著經歷閱歷,以及自身所擁有學識、實力、金錢等等增加自然而然就水到渠成了。

    所以即使沒有老妖出來陪他,他一個人也可以享受孤獨。

    何況,腳下不是還有一只飛魚嘛。

    “飛魚,你這速度可有點不太給力,我都已經把能力加持到你身上了,你才這點速度,小心我到地方把你燉了!”

    這里確實,自從莫森果實能力覺醒之后,除了睡覺之外,他無時無刻不保持著鍛煉的姿態。

    飛魚在剛從香波地群島出發的時候,他的能力已經延伸到飛魚身上。

    讓它的速度幾乎成倍增加。

    但莫森習慣了他那種速度,就像是一個f1塞車手你讓他開個拖拉機那他能感覺滿意嗎?

    莫森的話音落下,感覺他身下的巨大飛魚身子抖了一下,一瞬間拔空而起。

    巨大的身影飛上了天空,在莫森能力覆蓋之下,不光是速度更快也更省力。

    同時也能更持久了!

    原本只有五分鐘,現在至少能持續一刻鐘。

    “喲呵呵,這才對嘛!所以說,不管是人也好動物也好魚也好,一定要有壓力才會有動力啊!

    目標九蛇島,前進!”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