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終極學生在都市 > 神域篇 第二千三百零八章 冰靈猿王
    只有新鮮血液,才能保證他們這個在這神域里已然茍延殘喘漫長歲月的種族繼續茍延殘喘下去,并且有朝一日,復仇神域,成為神域的統治者!

    就算不能成為神域的統治者,也必須讓神域成為地獄!

    冰靈猿王滿腦子都是**,都是那如大山一般沉重的使命感,因此壓根就沒注意到一道快速鬼魅的身影不知什么時候已然出現在它身后了。

    其他冰靈猿的修為則是太低,因此第一時間也沒能捕捉到那道快如閃電的身影。

    等它們反應過來的時候,李澤道早就一劍過去了。

    劍光一閃!

    冰靈猿王身上毛孔根根豎起,它感覺到了濃郁的危險。

    它那龐大的身體猛地從鷹小雕身上蹦跳起來,試圖躲避這危險,隨即硬生生的停止在那里,那雙原本充滿**的眼睛里此時滿滿的都是驚悚,壓根就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它那被雪白毛發覆蓋的脖子那里竟然多出了一條刺眼的血痕!

    呼吸之間,血痕猛地爆裂開來,刺鼻的鮮血噴出。

    隨后,冰靈猿王的身體轟然倒地,眼珠子依舊瞪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李澤道收回長劍,目光變得有些呆滯。

    在這異國他鄉,親手宰了自己的同胞,的確是一件令人極其難受的事情,哪怕這位同胞手里沾滿了鮮血,心里充滿了罪惡。

    “錯了?對的?”一時間李澤道找不到問題的答案。

    這是一道難題,一道李澤道這個高考狀元都沒辦法立即回答的難題。

    風云突變,強大的冰靈猿王竟然轟然倒在臺上,死不瞑目,使得周圍那群冰靈猿都傻了,一時間都沒能反應過來。

    “滾!”李澤道眼神冰冷的掃了周圍一眼,一股可怕的氣息爆射而出。

    于是,那群冰靈猿差點被李澤道給嚇得膽子都快裂了,皆發出驚恐的嘶叫聲,轉身拼命的沖那谷口逃竄,一時間逃得干干凈凈。

    李澤道掃了被蒙著臉,身體顫抖不止的鷹小雕一眼,卻也懶得救這個壓根就不是個東西的惡毒女人,選擇讓她自生自滅,心想沒讓冰靈猿王把她給糟蹋了就算是自己善良了。

    取出聚魂瓶將冰靈猿王魂魄收集起來之后,李澤道轉身走人。

    李澤道不知道的是,他前離開這山谷,便有一道又矮又胖的身影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冰靈猿王的尸體跟前。

    “該死的走狗!叛徒!老子一定會讓你生不如死的!”惡毒陰森的聲音在這山谷里回蕩。

    隨即,他狠狠一拳砸在了那地面上,直接砸出了一個大坑出來。

    將冰靈猿王的尸體放入那大坑并且掩埋之后,男子抓起了顫抖不止的鷹小雕,呼吸之間消失在那山谷里,不知所蹤。

    ……

    兩日之后,李澤道再次返回到那片密林之中,繼續等待那些人的出現。

    這一等便是十數日。

    算下時間,小烏龜應該在十來天前便將那七彩蝴蝶給放了,以七彩蝴蝶的飛行速度,肯定也早就已經飛回去向那些人通風報信了。

    因此,那些人快找上自己了!

    李澤道拳頭微微握緊,眸子里滿滿的都是決然。

    又一天過去,李澤道并沒有等來那些人,卻是等來了另外一撥人。

    準確的說是兩個人,這兩個人同時出現,倒是讓李澤道覺得相當的意外,他萬萬沒想到竟然能同時遇到這兩位學長。

    一個曾經霸占云榜許久的最后被學院開除并且追殺的莫天涯。

    一段時間不見,莫天崖并沒有多少變化,依舊丑陋異常,渾身上下釋放出令人不寒而栗的危險氣息。

    另外一個男子則是那受不了李澤道轉眼間變成他師叔所以連夜主動消失在不周學院,曾經云榜排名第三的太叔無忌。

    太叔無忌也沒多少變化,還是風度翩翩英俊瀟灑。

    當然,在李澤道眼里這個家伙遠沒自己帥就是了。

    李澤道曾經都跟這兩個人打過交道,因此自是熟悉。

    特別是莫天崖,曾經一度被李澤道列入必殺之人名單當中,只不過后面發生了太多的事情,也實在找不到莫天崖的蹤跡,因此不知不覺的將這個丑陋無比的家伙給拋到腦后了,沒想到現在竟然在這里遇到他。

    李澤道并沒有立即露面,而是靜靜的躲在暗處,看著這兩個人在那邊對峙。

    以李澤道目前的修為,這兩個人自是感受不到他的存在。

    一個衣決飄飄,器宇軒昂,帥氣逼人;另外一個丑得出奇,鼻歪眼斜,那殘缺的身體蜷縮在黑袍里。

    如此完全不同的兩個人自是形成了極其鮮明的畫面。

    “莫天崖,我看你還能逃多久?”太叔無忌握緊手中長劍,面色陰沉得可怕。

    想他堂堂靈神境修為強者,追擊這不過區區準靈神境修為的狂徒,追擊大半天了愣是追不上他,這著實讓他憋屈得很想吐血。

    這個家伙果然是變態!其速度之快真是可怕。以靈云境修為擊殺靈神境修為的強者,怕不是隨便說說的。

    想到這里,太叔無忌心里的警惕更甚,一點都不敢大意。

    莫天崖沒有回應,也沒有繼續逃,他就這樣用猩紅的眼睛靜靜的盯著太叔無忌看,就像是獵人在盯著走投無路的獵物看似的。

    甚至他那猩紅的舌頭還伸了出來,輕輕的舔著自己那干裂的嘴唇,就如同在舔著鮮血一般。

    太叔無忌的頭皮驟然間發麻了下,呼吸也略顯急促了,他突然間意識到一件事情,那就是這個變態似乎故意將自己引誘到這片密林來。

    就在這時,太叔無忌只覺得眼前一花,原本站在那里的莫天崖竟然消失不見了。

    呼吸之間,竟然有一股帶著死亡的氣息從身后襲來,使得他汗毛根根豎起,身體變得僵硬。

    太叔無忌臉色大變,他知道這個變態此時就在自己身后。

    他看也沒看,狠狠一劍朝身后劈了過去的同時身形一閃朝前急掠。

    “嘶……”

    什么東西被抓破的聲音響起。

    與此同時,太叔無忌只覺得自己左手肩膀火辣辣的疼得厲害,心里更是駭然到了極致。

    他萬萬沒想到莫天崖就像換了個人似的,速度竟然變得如此的可怕,一交手就狠狠的在自己身上抓出幾條血痕出來。

    身體由動轉靜的莫天崖微微低頭看著自己那鮮血淋淋的手,卻是沒有半點不適之意,甚至舌頭還伸了出來,舔起手指上的鮮血來了,整個人看起來跟那從地獄爬起來的魔鬼沒有什么區別。

    他抬頭看著太叔無忌,他那張丑陋無比的臉上竟然露出笑容出來。

    這笑容詭異,惡毒,貪婪,仿若來自地獄的厲鬼。

    “你血肉的味道很不錯。”莫天崖陰森森的說。

    “這個變態!”太叔無忌臉色更是難看,那握著長劍的手哆嗦了下,眼神里流露出膽怯之色。

    太叔無忌心生退意,反正自己曾經是他的手下敗將,逃跑也不丟人。

    但是,莫天崖顯然不會給他逃走的機會。

    就在太叔無忌心生膽怯打算先跑再說之際,他的身影又一次消失在太叔無忌面前。

    太叔無忌的神經一下子就繃緊,這變態又想如法炮制跑自己身后去?

    握緊手中長劍,快速轉身,看也沒看就是一劍出去。

    就在這時,一只冰冷干枯的手卻像是憑空出現一般,竟是一下子就掐住了太叔無忌的脖子,極其暴力的將他的身體給提了起來。

    太叔無忌呼吸一下子停滯,眼珠子瞪圓,面色慌亂無比,卻又保持著一絲冷靜,并沒有就此等死。

    他手中那被一圈又一圈蘊含著恐怖藍色氣旋包裹著的長劍狠狠的劃向莫天崖的身體。

    但是,先發制人的莫天崖的速度顯然比太叔無忌快太多了,他另外一只干枯的大手一下子就扣住了太叔無忌那手腕,猛地發力。

    咔嚓!

    太叔無忌的手腕干脆掐斷,手中長劍落地,在看他那張臉,憋得通紅的臉上滿滿的都是痛苦之色,豆大的冷汗狂冒。

    “這下完了!”太叔無忌眼珠子瞪圓,心里泛起了陣陣絕望以及不甘心,著實后悔追這個變態到這地方來。

    “放心,我不會殺你的。”莫天崖說。

    太叔無忌稍微松了口氣。

    “我就是想讓你生不如死。”

    “……”

    就在這時,劍光一閃!

    一把長劍竟然破空而來,狠狠的削向莫天崖那只死死掐著太叔無忌脖子的手。

    這一劍來得突然,來得毫無征兆,仿若憑空出現一般,卻又快如閃電,快到莫天崖此等向來以速度取勝的高手竟然也沒能反應過來。

    嚴格來說莫天崖已經感覺到危險了,只不過卻是已經太遲了。

    這一劍速度的實在太快了,快到莫天崖壓根就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

    血光一閃!

    莫天崖那手被這把憑空出現蘊含著恐怖氣息的劍硬生生的削斷了,連同著太叔無忌的身體掉落在地上,只不過那只手依舊死死的掐著太叔無忌的脖子。

    驟然間遭此大變,莫天崖的除了臉色煞白了下之外,竟是沒有任何的慌亂,他那身體化作一道殘影,向后急掠。

    他不管對方是誰,他只想先離開這里再說,否則他怕是要死在這里。

    但是,莫天崖顯然太高估了自己的速度了,或者說他太低估對手的實力了。

    他突然間感覺到脖頸一陣錐心刺痛。
河南福利481最近200期走势图